家信风波(纪实散文)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

自从被关進劳教所的高墙铁窗,法轮功学员自由寄信和收信的权利便被完全剥夺了。但凡寄出的信件,都必须经过四道检查:干警、中队、大队、政工科;收到的信件检查顺序倒过来。只要发现信中任何一句话不符合他们的“政治要求”,就直接扣留。因此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尤其是家里人也是炼法轮功的,从此也就失去了联系。然而,可笑的是,劳教所在扣留的信件中如果发现有对他们做“转化”工作有利的内容,就利用广播喇叭将“来信”一遍又一遍地广播宣传。这一天夕阳如血的晚饭时刻,广播喇叭又响了。

亲爱的爸爸:

  近来您的身体好吗?全家人都非常想念和牵挂您。

  自从您被抓走那天起,咱家里象塌了天一样,妈妈整天哭,哭得眼睛出了毛病,天不太黑时就看不清楚了。我劝她保重身体别哭了,可是越劝她她越是流泪。俺爷爷和奶奶看到那天你被戴上手铐又被拉上警车,受了刺激,整天卧床不起,一直念叨,说你从小就老实……没想到现在会進监狱……

  爸爸,你离开我们快两年了,我到下个学期就该上中学了,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咱们家里你是顶梁柱,全家人都离不开你呀!你走后咱家的责任田基本上荒芜了,我要上学,弟弟还小,妈妈由于挂牵你身体一直不好,一日三餐要做饭,还要照顾爷爷、奶奶和弟弟,实在顾不过来。今年割麦时,妈妈一个人起早贪黑,累得晕倒在地里两次……爸爸,现在正是秋庄稼生长的时候,下过两场雨,咱家田地里的草比苗还高,妈妈拿着锄去过地里几次,可她一个人实在是锄不动也锄不过来啊,去一次她就在地里哭一次。她说一到地里就想起了你,从前你在家,地里的活都是你干,一点也用不着她。

  爸爸,你知道咱们家被抄过……又被罚款,现在实在是没有一点钱了,前不久卖了两只鸡,开始妈妈说请个医生给爷爷和奶奶看病,可爷爷和奶奶硬是让我妈妈先去医院看眼。可是到了最后,妈妈流着泪说,等下个集日把剩下的两只鸡再卖了,凑够30元钱,给爸爸寄过去。说爸爸在那里,比我们更苦……

  爸爸,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回来了,你笑着走進咱家的大门。我真是太高兴了。可是,就当我激动地扑向你怀里时,一下子就醒了……我真恨我自己,如果不是太激动,就不会醒那么快了,我后悔的蒙着被子哭了一场……爸爸,如果这个梦是真的,那该多好啊!

你的女儿:小兰   2002年x月x日

因炼法轮功而被劳教的人被专门编成一个大队,分成十几个班,每班四五十人不等,吃饭时以班为单位,在水泥操场上相向蹲成两排,十几个班排下来,黑压压一大片。当广播喇叭里读完这封信时,正吃着饭的法轮功学员一个个都默默低着头,泪水扑嗒扑嗒,落進了盛着半碗稀菜汤的饭盆里。是啊,谁没有妻儿父母?谁没有一个家?

劳教所的管教们之所以广播这封信,其目地是想通过信中凄凉悲怆的内容,使法轮功学员想家、惦念家,从而为了家中的早日团圆而“转化”,也就是放弃信仰。监督吃饭现场的干警见法轮功学员纷纷垂泪,正中下怀,信息反馈上去,广播喇叭播送一遍又一遍。……

 当夜,小兰爸爸躺在双人床的上铺,床铺靠着铁窗,一缕皎洁的月光水银般照射進来,使他辗转难眠。他从枕头下面悄悄拿出准备好的笔和纸,凑着月光开始写信。

彩云,我思念的妻:

我知道这封信你无法收到,但我还是要写,我心里的话,只能对你说……

小兰写的来信收到了,不,是听到了。一边听我一边流泪,为了我,让你和家里人都受苦了……

转眼离家两年了,我何尝不思念家啊!假如现在他们能放我离开劳教所,尽管离家五百多里,我走也能走回去,爬也能爬回去……

彩云,这几年咱们走过的每一步你都是清楚的,不管别人说什么,咱们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是与人为善,遇什么事都是先为别人着想,乡里乡亲谁不夸咱俩个好?你炼功以后,多年的胃病和失眠不治而愈;收获更大的,是通过读书学法,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和做人的道理。乡邻们看到你身体的好转和咱们家庭的受益,纷纷到咱家来要求学炼法轮功,陆陆续续有几十个乡亲先后得到了大法。那个时候咱们整个村子里都洋溢着欢乐和幸福,凡是炼功的人不但身体都强壮了,下地干活不知道累,而且家庭和睦,尊老爱幼,都比着做好人,见谁有困难就帮,国家的公粮抢着缴。

可是,怎么也想不到。99年“7.20”那个黑色的日子,整个国家的专政工具在一个恶魔的指令下,竟然对这些善良的百姓下了毒手。抄家、抓人、关押、惨无人道地折磨……

我们只是要做个好人,做个更好更好的人。99年“7.20”以前,法轮功在全国普及已经几年了,凡是能真正了解法轮功的,都是有口皆碑啊!

还记得我被抓走那天吗?我从地里干活刚刚回到家,几个警察闯進来,又拉又打把我铐起来扭上警车。唯一的理由是说我是村子里法轮功的“组织人”。父母亲那么大年纪了,向警察苦苦哀求,村里的人围满了街道,哪个乡亲眼里没有怒火?愤恨的诅咒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鬼子進村了!”……“好坏不分!真没人性!”……“这群黑狗!”

其实,警察们也是受害者,他们因为完全接受中央那个昏君的摆布而受怨骂。我后来也遇到了个别好的警察,执行对法轮功学员的任务时,不打人,搜查也是敷衍一下,而且暗地里说,“都知道你们是好人”;“可是,江泽民的命令,谁都没有办法。”……这样的警察,眼神也是善良的。相反,那些不分皂白、凶狠打人的警察,眼中流露出的是失去灵魂似的空洞和迷茫。这是天下最可怜的人。我为他们良知的泯灭而流泪。

我被关進拘留所以后,一位据说是“610”的领导人笑着对我说:“‘转化’了,写个‘悔过书’马上就放你回家。思想不‘转化’,一律送劳教所,这是政策!”……就这样,我被判了三年。

女儿的来信,我是在吃饭的操场上从广播喇叭里听到的。劳教所认为小兰信中所述的家庭困难的情况,能打动“法轮功人员”思念家人的心,能促使这些人尽快“转化”,所以就当成宣传材料一遍又一遍地广播,真是煞费苦心……他们还这样做思想工作:“你们是由于炼了法轮功才被劳教的,家中的所有困难都是由于法轮功引起的。你们应该憎恨法轮功,批判你们的师父,转化过来,争取减期。”真是太可笑而又卑鄙无耻!我们本来都是无辜的好人,都有一个温暖的家;是他们强行抓人,强行劳教!现在却让我们憎恨法轮功?这不是在我们伤口上洒盐吗?真是岂有此理,有罪的是他们!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所有的罪名都是造谣强加的。让我们“转化”,转化到哪里去?“转化”成坏人吗?我们决不可能扭曲自己的良心去做助纣为虐的事。法轮功给予了我们善良、健康、幸福和永恒的真理。师父对我们有再造之恩!应该悔改回头的是那些暴君和奸臣,应该转化反省的是那些助纣为虐的帮凶!

……我知道现在这封信不可能寄出,但是,我还是要把实际情况写出来……我相信,将来,总有一天,我们受迫害的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

三天后的下午,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全体八个班三百多人突然被紧急集合到劳教所大礼堂里。黑衣警察们提枪拿棒,戒备森严,仿佛出了什么大事……不一会,小兰的爸爸被五花大绑,押上了前台,他面色腊黄,嘴角流着血……台下的法轮功学员都惊愕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警察们在劳教人员外出劳动的时候,对法轮功学员的寝室進行了突击清查,在小兰爸爸枕头里翻出了那封月光下写的信。他们认为信的内容是在“对抗政府”,“攻击中央领导人”,于是当场宣布:给劳教期间抗拒改造、顽固不化的小兰爸爸加期六个月!

小兰,可怜的孩子啊!没想到你写给爸爸的信,先是让他们利用宣传,攻心不成,接着又酿成了爸爸遭毒打、被劳教加期的一场风波……

天下善良的人们啊!快救救孩子,救救这人间吧!

(写于2004年1月中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