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世人要用心


【明慧网2004年7月13日】正法到了今天,个人对正法進程的理解是,目前的每分每秒都是为世上的众生能够得救,同时成就大法弟子威德的。现在为了救度世人,大家想了很多办法,形式方式应该说多了很多,我们有自己的媒体,有自己的表演队,舞狮队、腰鼓队、合唱队等等,大活动、小活动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大家也都挺辛苦的,不过这里想借一些现象谈谈我们在做的过程中暴露出的不足。

比如有一个社区活动,负责联系的同修联系好了,说我们可以去参加游行和表演,于是有人被通知去打鼓,有人被通知去舞狮,有人准备资料,有人准备音乐和喇叭。去到之后几乎没有一个人去打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社区活动,活动的主题是什么,特色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被邀请,我们的参与和活动的主题有什么联系。

也许是因为我们的心还没到,我们的鼓队就会没有了音乐,打鼓的同修也没法打出鼓点,大家面色尴尬的在人们面前走过,想要展现的美好、神威都看不到。然后是表演,由于不了解这个社区和其社区活动的主题,我们的主持人只能在台上讲法轮大法,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奇怪,因为对于一个常人来讲,他只会觉得你不是来参与和庆贺他们的节日的,也不是真的想来给社区带来什么有意义的理念和支持,你表演的很好,只是为了要推销自己和想说:你看我们多好。人是讲利益的,你们很好跟我有什么关系?其实社区的活动主题本身就是“停止暴力我们要和平”,这本来就是大法能给予的,我们的讲话中却一句也联系不上。

然后表演一结束,大家立刻迅速离开,几乎没人去光顾别人的展位,或是和主办者和其它社团的人士交谈。也许大家也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好谈的,但那却是人们生活的乐趣。其实我们不知道,为了要到一个展位,同修费了很多力气,因为在当地人的印象中,并不认为我们是真的要参与社区活动,或是关心他们的社区,尽管我们说我们不是,但我们的表现却没有体现出社区活动需要的包容与关怀。结果活动结束后,我们自己觉得自己很付出、很伟大,但人们还是不认识我们,他们还是不知道真、善、忍和法轮功的关系,以及和他们自己有什么关系。

这样的活动我们从年头忙到年尾,仍然社区是社区我们是我们,而且对很多中国人来讲,他们反而在迷惑:你们要干什么。

同理,一位同修说:我不知道自己要到DC去干什么,我对游行没兴致了,我看到队伍中的同修也只是盲目的在走,聊着天把横幅打的歪歪扭扭的,我不认为那能够真正的讲清真象。这当然有点极端,但却说明一个问题,我们有多少人在问,这次DC活动在正法中的意义是什么?活动的安排是什么?主题是什么?和美国人民及世界人民的生活有什么关系?我去到那里对讲清真象能帮上什么?我准备怎么参与?如果这些问题都没有想过和讨论过,那么我们带去的就只能还是行头,而不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那颗能熔化钢铁的佛心。

同一个社区,我们连续三年参加他们的活动,可我们几乎还是不被人们认识,这已是我们不能再回避的问题。如果我们真的把众生看得那么重,而不是把自己参与的正法工作、项目、活动看得比人更重,那么我们时刻想到的,大概是怎样才能把师父对世人的慈悲,通过弟子的言行让只有肉眼的世人看到和感受到。

其实写下这些的过程中,我自己是非常的惭愧,但同时感到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自我清醒的过程。师父慈悲我们,看我们修炼得苦,不忍心说我们,但在最近的《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讲清真象中救度了很多应该挽救的生命,但是还不够。其实到现在为止,大家做到的还是有限的,从数量上来讲比例还是很小。”师父讲给我们的就是真象,我们该以怎样的努力去改变这样的现状呢?

其实这里说的虽然是游行,但其它各种救度世人的方式也是一样的,我们是否应该把我想说什么,我要表现什么的想法,变成人在渴望什么,我们如何用人们能听得懂、看得懂的方式,使他们从大法中受益。而要改变这样的思维,我们一定要用心去感受人,去关心人,去包容他们同时启发他们的善念,哪怕只有一丝善念也要抓住。

个人认识,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