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我


【明慧网2004年4月20日】我现年50多岁,在大法中修炼已有七个年头了。尽管自己感觉提高并不很快,但仔细想想,与修炼前比,还是象换了一个人,是大法改变了我。

我生来个性强,从上小学开始,读书刻苦勤奋,生怕落人后。参加工作后,更是革命加拼命,几年几大步,很快就有了令人羡慕的工作和地位。仕途越顺利,名利心也越严重。慢慢地,我很看重名声、名誉、名气,常常以能者自居,看不起别人。与人相处,什么事都要争个赢,吃不得一点亏,受不了一点委屈,得理更是不饶人。不管工作上还是生活上,总想比别人强,为此要多付出,因而总感到压力很大,活的很累。经常有淡淡的忧愁,莫名烦恼,妒嫉别人也遭人妒嫉。每当遇到矛盾时,采取的办法是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坏,在这种恶性循环中,自己的脾气越来越躁,动不动就发火,有时管孩子都是怒不可遏,搞得周围的环境很紧张,自己也很痛苦。因为自己毕竟有一定文化和理智,有时也知道个性不好要改,但一个常人,要从根本上改变自己谈何容易,下再大的决心克制,也管不了多长时间,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当我第一次看了《转法轮》后,认为修炼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对我来说太难了,我怎么能做得到?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两年时间。

因为缘分,两年后,我又一次走进了大法。这一次走进来,我就铁心要坚修下去。这个决心一定,我就感受和体悟到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炼功后不久,我遇到过两次车祸。一次是我骑自行车与迎面而来的面包车相撞。面包车的车灯与玻璃撞碎了,我的自行车被撞怀,但我人没受伤。就在相撞的那一瞬间,我没有丝毫害怕,只有清楚的一念:我不会有任何事的,结果真是如此。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同时又以这种方式为我消去了业力。第二次是我骑自行车在一拐弯处,一个的士从我后面过来,把我重重地撞倒在地,司机自己开车跑了。我50多岁的人,别说是骑自行车被汽车撞,就是走路被撞也是不轻的,可我没受任何伤,对司机也无怨无恨,这也是大法的神奇所致。

我修炼后身体的变化是很大的。修炼前虽然我看起来也还比较健康,其实我是大病不犯,小病不断,有的是顽疾,如神经性皮炎,医院没有根治的办法,我只能是常年皮肤药不断。再就是腰腿痛,俗话说:病人的腰痛,医生的头痛。没有什么特效疗法。还有颈椎不好,自己摸索用睡觉不用枕头治疗。感冒平均每月一次,严重时,一病就发烧,吃药不管用,不吊针不退烧。自从炼法轮功后,我所有药全部停了,至今已有七年没上过医院,(我是公费医疗)不仅为国家节约来了一大笔医疗费,而且身体相当健康。随着修炼时间的增加,我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纯净,感觉越来越舒服,这种神奇,是人看不到也想象不到的,只有修炼的人才体会到的。

修炼后心性的提高,虽然不象身体的变化那么的直观,那么明显,但它也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当走过一个阶段后,回头看看,也会看到自己的变化和提高,而且这种变化是本质的变化,是其他任何外界的力量都不能使他再改变的。记得刚得法时,当我看到师父的经文:“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何为忍》),我想,要做到这样,对我谈何容易,因为那时我连常人那种碍于面子的忍都很难做到。

尽管如此,我还是按此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一关一关地过心性关。开始是含泪而忍,有时实在控制不住,但事后一般都能认识到。师父说,认识到了也是提高。修炼的过程,正如师父所说的:“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当你们的名、利、情要放下时才感觉苦。”(《真修》)这一点我是刻骨铭心地体会到了。就这样经过一段磨练后,我觉得自己的心境与过去完全不一样了,平时基本能保持祥和的心态,无忧无烦,无怨无恨,遇事找自己,有时对于来自常人的无礼不善之举,也能做到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修炼前,我比较看重名利。由于在机关工作时间较长,在那种环境中形成的追名逐利的思想和行为,几乎成了不易察觉的习惯,谈话、做事、动念都离不开自己的得失(这种认识是现在才有的)。机关对政治非常敏感,象法轮功这样基于有神论的气功,就是在国家镇压前,机关炼功的人也是不声张的。镇压开始后,顶不住的就放弃了,敢于坚持炼下去的,必须要有不怕身败名裂的勇气和思想境界。2001年,由于旧势力的安排,我被迫劳教一年半,在名誉、地位、金钱、亲情的诱惑下,我丝毫没有动摇,常人对此都不理解,也有好心人为我可惜。去年我回来后,有朋友怕我想不开,到家里来跟我谈心,发现我很开朗,没有任何思想包袱,对我也就放心了(当然,我也借此机会跟他们讲真象)。有时跟朋友闲聊,当听到他们向我抱怨自己利益得失时,我仿佛感到自己与他们不在同一个境界中,觉得常人真的很苦。过去我对钱财比较在乎,就象师父说的那种情况,得到一点高兴得不行,失去一点痛苦得不行。现在我一切随缘。这几年邪恶对我的迫害,使我损失几万元,尽管我不承认这场迫害,但对人世间的这种失去我并不放在心上,并拿出几万元帮助父母兄弟解决生活中的问题,协调家庭矛盾,使我的小家庭、大家庭都很和睦亲热。

我知道,用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衡量,我还有很大的差距。写出以上这些,全是为了证实大法。我身体上的顽疾、思想上的顽疾为什么能得到根治,我深知,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自己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大法就无所不能,我的变化真实地证明了这一切,是大法改变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