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就不能继续做中国公民?(图)


【明慧网2004年7月13日】我叫高昊,是90年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的毕业生,在国内的半导体行业工作两年后,就去了新加坡的特许半导体制造公司做工程师,下面的经历是我在新加坡工作时,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因为我是法轮大法学员而不给我办理护照延期和护照换新手续的过程。

在我快要离开上海到新加坡工作时,我的母亲开始炼法轮功,当时正忙着出国也没在意,只是知道她身体好了很多,每天人挺精神,常常为了参加法轮功的集体炼功和洪法活动忙里忙外的。到了新加坡一段时间后,收到了妈妈寄来的《转法轮》一书,当我静下心来认认真真一读,我就被李洪志师父所阐述的法理吸引住了,当时真后悔为什么在国内就没注意。不久我又在新加坡找到了炼功点,而且也开始像妈妈一样经常参加集体炼功和洪法活动。

2001年5月,由于护照快要到期了(2001年10月17日到期)。我去驻新加坡的中国大使馆做护照延期。到取护照的时候,柜台的人跟我说:“主管的官员要见你。”不久出来了一个40多岁的官员。他把我带到一个会客室,对我说:“现在国家有政策,你要想能延你的护照,你必须离开法轮功组织。”我说炼法轮功和参加活动、以及和平请愿都是自愿的。他说法轮功有什么好啊?现在国家在禁止。我说“法轮功教人向善,教人做一个好人,是一种信仰,国内的舆论是被某些人控制的,为什么打压以前没出哪么多事,国家还宣传。”他又说:“现在中国有些地方很苦,你们这样搞对国家的经济也不好。”我说经济不好,江泽民还花一亿多美金买一架空军一号飞来飞去,现在中国的人权记录多糟呀。官员说但是在联合国谴责中国的议案还是被否决了。我说:“你看看否决的都是哪些国家,都是穷国,人权记录差的国家,都是江泽民用老百姓的钱买来的。很多事情你们不知道,不是国内报纸上讲的那样。”说着我拿出了介绍法轮功真象的小册子-《和平的历程》。那位官员接过后显的很紧张,竖起耳朵听着会客室另一间套房的动静,同时迅速翻开一页看起来。看了没两眼,套房里突然传出一阵怪笑。吓得这位官员赶快把书还给了我。接着他说:“我们有自己的消息来源。国家政策规定除非你写一张放弃法轮功的声明,不然不能延护照。”我说我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他什么也没说取来我的护照让我出了大使馆。

我在工作单位里和同时从中国来的同事们提及此事时,他们都说,“你别那么认真,中国是什么社会制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第一,我炼法轮功是亲身受益了,虽然我年轻,身体健康上没什么大的感受,但是法轮功教会我做一个正直的人,我现在活的自信踏实,那种苟且偷生的事情我不做;第二,大使馆不会简简单单叫你写份‘声明’就完事,以后什么诬蔑法轮功的活动他们一定还要你参加,我的‘声明’他们也会作为工具用来欺骗其他的法轮功学员写‘声明’从而达到他们诬陷法轮功的目地,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我不干。”

因为当时我还在办澳洲的移民,我就将护照不能延期的情况告诉澳洲大使馆。他们说只要我在护照到期前進入澳洲仍然可以给我移民身份。但是不幸的是,不久后,我的护照在雨水中泡得时间太长而无法使用了。我去咨询澳洲大使馆,官员说,签证还可以,只是护照需要我去做一本新的。这样我又来到了中国大使馆。接待我的还是上次的那位官员。他说:“上次已经跟你说了,只有写一篇声明放弃修炼法轮功才能给你一本新的护照。”我质问他为什么炼法轮功就不能做中国的公民。象我这样的人难道不是人吗?

他哑口无言,停了一下说,这是“国家政策”。我说你做为国家公务员应该有国家公务员的良心。现在对法轮功的镇压完全是当权者搞的文革式的运动。他说:“我只是执行国家的政策。”我说那你给我一张证明说因为我炼法轮功而不能给我护照。他说这不行。我说那你把国家文件拿给我看看,是哪一条规定炼法轮功不可以做中国公民。他说:“不行,我就是在执行政策。”我说:“你是不是怕给我证明后受牵连被送回中国去?”他说:“你知道就好。”从谈话中,我看出这位官员其实也是江泽民集团的受害者,在邪恶势力的淫威下迫不得已的干着坏事。真不知还有多少中国人生活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情况下。

来到澳洲后,我又去当地中国领馆办理过两次护照换新的手续,都被拒绝,第二次我在电话里同领馆官员谈话时,他说:“你都快成澳洲公民了,就别再找这种麻烦了。”语气中流露出一种无奈。

最近,在互联网上得知“在1999年至2004年间,在美国、日本、荷兰、瑞士等多达18个国家发生了多起法轮功学员申请更新或延期护照时遭到中国领事馆拒绝的事件。”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感慨,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不惜剥夺本国公民的公民权,这真是中国人的耻辱!


高昊的被雨水浸泡过的被中领馆拒绝延期和更换的护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