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帮助被病魔困扰的同修


【明慧网2004年7月15日】我母亲是一位97年得法的弟子,从得法开始到7.20,以及后来坚持修炼、上访、讲真象,一直都做得很积极。

2004年5月底我突然得知她被病业表现严重干扰的情况,后来在亲戚家里见到她,我大吃一惊,她脸色蜡黄,全身浮肿,走路都需要人搀扶,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当即和同修交流,留下来和我母亲一起学法、发正念、交流,看问题究竟出在哪。

通过交流,得知我母亲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中间被家里人架去打了几次吊瓶,在她的坚持下没再打了,但情况并没有好转,在这种状态下一直拖到现在。这中间有黑手的迫害,同时也有自己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积累造成的,但不管我们有什么执著没去,我们都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的。

一起学法时,我发现母亲的主意识不是很强,思想业也干扰得厉害,我问她平时是不是这样的,她说不是,这段时间干扰得特别厉害。我们和她交流要她一定坚定正念,冲破干扰,当你坚持学法的时候就是在消除它,当你被干扰得放下书或不想学时实际就是向它妥协了。

曾有弟子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请示师尊:“弟子是7.20以后得法的弟子。当病业的现象发生时,如果认为它是病业而去承认它,是否因此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是否应该发正念?”

师尊明确的指出:“至于说是不是有旧势力干扰?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分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的事,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如果你说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出现什么事情,那一定是干扰。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不要执著于只要我痛苦、我难受了,我就认为这一定是干扰;我只要痛苦、难受了我就不干了,我就要发正念。当然发正念是可以的,你打出的功呢,它该管的能管,它不该管的功也是按照法在做,因为你修炼中就是按照法的标准修成的功。(众笑)所以我想呢,大家就是理智的去做。”(《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

我母亲平时很少看《转法轮》之外的经文及讲法,一般新经文来之后都是同修给读一遍之后,就几乎没有学过了,她说原因是看不清字。听到这里,我心里非常内疚,因为我流离失所两年,平时很少有机会和我母亲集体学法。其实她的这些情况,师父在后期讲法中都提到过,但由于她没能学透,以至在魔难来时,把它当作了一种病业去承受,黑手就抓住了这一点无休止的迫害,这也是大家整体上没有协调好造成的。

不断的学法、交流,我们都逐渐的找到了自己很多问题,母亲的情况也有一些好转。我们找机会耐心的向亲朋好友讲真象,让他们理解我母亲为什么坚持修炼,他们也不再说什么了,很同情我们。一个星期后,我父亲流着眼泪求我以后不要走了,留下来照顾母亲。想到自己的使命,看到母亲越来越清醒,我留给她一个装着师父所有新经文广播的MP3,征求了一下她的意见,背上包和同修离开了。

就在我们离开的第二天晚上,父亲将母亲送進医院。当我赶到医院时,母亲正虚弱的躺在病床上,看到我们来了,她精神好了很多。父亲把我叫到一旁,告诉我母亲患的是恶性肿瘤,癌症晚期,病危通知单都下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听了不动心,坚定的发正念铲除这一切假象。我给母亲背《洪吟》(二),同修在一旁发正念,晚上又给她读《转法轮》,她一直精神都很好。那天晚上我们发了一宿的正念,我母亲偶尔半夜醒来,我们对她说,我们是一个整体,不允许黑手以任何借口迫害。

第二天,发完6点钟正念,我就和母亲交流,一定要坚定正念,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这是非常严肃的。我建议母亲出院,在家多学法、多发正念,千万不能把自己当作一个病人,母亲同意了。母亲对父亲说自己要出院,父亲立即就想到是我对母亲说了什么,立刻对我大发雷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心平气和的劝他。他跑去给所有的亲朋好友打电话,把他们都叫来了,十几个人把我叫到外面小花园里,咬牙切齿的骂我,我耐心的对她们说,我妈已经这样了,医院都判了死刑,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他们不相信我说的一切,认为把我妈接回去就是等死,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让我妈死在医院里,那样他们也算尽心了。

我对他们说:“明明有一线希望都不愿意试一下,宁可等死,你们是真的为她好吗?”看到他们被黑手及后天变异的观念支配得已经丧失了理智,而这一切的根本都是黑手借着人的不正确思想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最终的目地是想毁掉一个大法弟子。看着亲人们在无知中造着业,我难过得掉下了眼泪,更看清了黑手们的邪恶伎俩。

接着外地的亲戚也打电话过来,不同意我母亲出院,我不断的向他们讲着真象,尽力做到不被人情带动。在这正与邪的较量中,我脑子里始终想着师父的法,最终坚持了下来。他们又跑去找我母亲,我母亲也非常坚定,他们在病房里大吵大闹,母亲坚持要出院,我们在一旁不停的发正念。最后父亲同意了,我叫来了车,把母亲接回了家。

在这其中有的同修对我的做法不是很理解,认为这是我母亲的事应该由她自己决定,我说,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她的事就是我的事,迫害她就是迫害我,更何况我还身在其中,怎么能将自己置身度外,在一旁冷眼旁观呢?当你看到同修在难中,难道你不想为她做点什么吗?当你在修炼的路上面临困境的时候,难道不希望得到同修真诚的帮助和提醒吗?

我想我们不应该首先想到同修有没有走正、有没有执著,而是先检查自己有没有走正,是不是真的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基点对待自己遇到的一切,黑手不就是一个劲的挑我们这没做好、那里不对,这执著、那人心没放下,拼命的制造干扰和魔难,还冠冕堂皇的说在帮助我们圆满,我们一定要清醒,坚定的照着师父的话去做,那才是标准。当然我们在这其中还有很多没修好的地方,但那并不可怕,我们会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修出真正的无上正觉,那才是永远圆容不破的。

虽然这样,黑手还是不放过任何一个钻空子的机会。母亲回到家,我们不断的听师父的讲法,发正念,她的情况明显的好转,脸色也红润了,她也正念倍增。父亲也不再说什么了,脸上逐渐有了笑容,来看望母亲的亲戚也赞叹大法的神奇。来劝我妈去住院的居委会主任在看到我妈的情况后,再通过我和他讲真象,也非常理解我们了。

不知不觉中我们放松了正念,生起了欢喜心。因为还有一些大法工作要处理,在一次我们出去打完电话回来,母亲肚子非常疼,父亲在一旁非常着急,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发正念的同时,我跟父亲讲真象,同修在一旁给母亲背法,要她不被假象迷惑,坚定正念。

以后父亲只要有什么不满,我就给他讲真象,用他能够理解的语言,打开他的心结。这次的事情让我对师父讲的全面、细致、耐心的讲清真象有了一个更清晰的理解,大法弟子的亲人也在承受着这场邪恶的迫害,本身的特殊位置以及对亲人的情,一不注意就容易被黑手控制来干扰大法弟子,而我们的讲清真象就是在直接的清除邪恶。

我们也知道这一切是针对我们每个人的心来的,尤其是我母亲。母亲一有什么不舒服的状态,父亲就用一些常人的手段来帮她抑制痛苦,母亲也没有拒绝,不自觉中把自己当作了一个病人,我们和她交流,她老是说自己这么难受、那么难受,甚至产生了“师父有没有管我”这种非常不正的念头。我们不断和她交流,和她学法、发正念,针对她的问题,反复的给她读师父在《大纽约地区的讲法和解法》中的一段讲法:

“我们有些学员是出现过不对劲的情况,但是我告诉大家,多数都是两种原因。一个是新学员,你修炼的那段过程和你证实法的这段过程是溶在一起了,要你撵上来嘛,所以个人修炼是伴随着做证实法同时進行的。再一个呢就是被干扰。被干扰,你不能老是觉得谁干扰了我要消灭它、谁干扰了都不行。(众笑)可是你为什么不想一想,为什么干扰你?为什么能够干扰得了你?是不是自己有什么执著?放不下的?为什么就不看看自己呢?真正原因是在自己这儿,它才能钻了空子!你不是有师父管吗?就是一个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师父就要保护他了,因为他喊了这句话,在邪恶中,我要不保护他都不行的,何况你们修炼的人呢?还有个别学员真的得了不治之症,大家想一想,有多少学法前的重病人及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学了大法都好了,而为什么有一些学员反而不行了呢?难道大法对众生有分别吗?我这个当师父的对学员不同吗?我真的要问一问你们:你是在真修吗?你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了吗?!在讲清真象中是以对迫害法轮功不满那种常人心在做,还是真正站在大法弟子的角度证实法、救度着众生?旧势力是安排了一些人進来,为什么多数都能行了,而为什么自己就不行?我的法不是讲给你的吗?!”

出问题的时候啊,感觉不对的时候啊,一定要看自己!看看自己哪儿错了被邪恶钻空子了。错了就应该认识到了,就应该做好。你们别忘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啊!你们是来证实法的!修炼苦,证实大法中邪恶更邪恶呀,能走过来的,就一定是众生之王。”

读到这里我已是泪流满面,师尊对一切生命的无限珍惜、对宇宙穹体洪大的慈悲,我们岂能体会佛恩浩荡的真正内涵呢?任何问题师尊在法中都讲过的啊,没有实修,真是很难走过来的。

从母亲身上,我看到了自己很多修炼中的问题,有些是很基本的问题。真正的生死存亡面前,我是人还是神,是坚定的跟师父走,还是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没有什么比在大法中修炼更严肃的了,我们有没有从根本上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改变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观念?如果真是这样,那在修炼的路上还有什么能挡住我们?

母亲越来越放不下自己身体所反映出来的状态,学法、发正念都要人提醒,无论怎么交流就是放不下。我跟她谈了自己两年前绝食的体会,告诉她只要坚定正念,就一定能走过来,她听了后好了一点,但还是没有完全放下。

在出院后第十一天,父亲找到很多人,要他们劝说母亲住院,母亲最后说了一句:“听女儿的”,我一言不发的发正念。那些人走后,我告诉母亲,我把你当作大法弟子,但你自己能不能把自己当做一个真正修炼的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象。”(《心自明》),这是我母亲这段时间经常背的经文,我问自己真做到了吗?我越来越看清了黑手们的险恶用心,它就是要消磨你的正信、正念,让你的思想越来越不正,甚至对师父对大法产生怀疑,最终毁了你。看到母亲消沉的样子,我问自己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树立起她的正念。

很快的,在一群常人的围攻之下,虽然我在一旁一直提醒,而且我知道这次母亲能够坚定下来,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但人放不下自己的根本执著时这是很难的,母亲最终还是妥协了,救护车来了,母亲流着眼泪说:“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被父亲扶上了救护车,看着这凌乱的场面,我心里很难过,很自责自己在这中间没能做得更好,一种前功尽弃的感觉涌上来,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坚定正念。

母亲住進医院后,正念已经很弱了,我对她说,虽然在医院里,但这并不是说师父就不管她了,师父珍惜每一个弟子,包括那些走过弯路的弟子,千万不要有任何不正的思想,这一切都是黑手强加的迫害,它们就是要毁掉你的正信,一定要坚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要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就这样母亲开始听法和发正念。

由于母亲没能清醒的认识这场邪恶对她的迫害,消极承受着这一切,身体上的各种症状越来越严重,她的想法也越来越混同常人,打算在医院治好后回家再炼,就在这种人心驱使下,黑手加重了迫害,中间有一次出现了生命危险,她自己意识到了却无可奈何。医生说她输進去的血和高蛋白根本没有发挥作用,我很清楚为什么,与她交流,她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各种状态让她既想坚定正念,又想依靠一下常人的手段,也就是一手抓着佛不放,一手抓着人不放,就这样不断的被黑手钻着空子。由于各种迹象表现出来我已经不能再呆下去了,出于安全考虑,我找到在家的同修,请她们继续帮助魔难中的母亲,然后我离开了医院。

写到这里黑手们的一切邪恶安排已经跃然纸上。黑手很清楚,如果我母亲这次在家里能够走过来,那将是一次非常有力的证实大法,讲清真象。它们就拼命干扰,不放过一切机会的干坏事,利用一切它们认为有用的常人,说出一些针对你执著的话来动摇你,就看你动不动心,“我们举个例子。低层次修炼心不动,很难做到。老师什么样你可能看得不清楚。突然间有那么一天,你看到来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大神仙。这个大神仙夸你两句,然后教你点什么东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乱了套了。”(《转法轮》)另外空间的那些黑手不正是那些“没得正果的大神仙”吗?但如果我们正念很强时,是可以否定它的。

同样在我们地区不久前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有一位老年同修,也是表现出严重的病业状态,家里人将她送進医院,诊断为肝癌。在打吊瓶时,她想起自己是大法弟子,没有病,她一把拔下针头,要求出院,家里人大吵大闹,死活不让,但她非常坚定,后来家里人只有将她再送去检查,后来检查出来什么病症也没有了,家里人都难以置信。这就是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这中间同修的正念固然非常重要,但我们整体上也有很大的漏,面对魔难中的同修表现出来的麻木,看到同修的不足不够慈悲,看到黑手的迫害无可奈何,这些不都是我们自身非常严重的问题吗?同修出现了魔难,固然有她(他)们的执著,但我们真的把自己摆在这中间去修炼,把同修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一样对待,真诚帮助、提醒同修的时候,体现出来的法力无论是在人类社会还是在另外空间,一定都是惊天动地的。

在写这篇文章的同时,外地同修告诉我一件事情,说有个同修,乳房上烂了一个大洞,每天流脓水,医院诊断癌症晚期,该同修死活不敢让别人知道,到医院都不敢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正念已经很弱了,当地协调人反复帮助她,同修们也帮她,就是不起作用,单位还想把她送洗脑班,同修想把此事曝光,她不干,说不是旧势力迫害——都这样了,还不清醒,协调人一筹莫展,问他有什么建议。他就把我母亲的事情告诉了她。其实,在这件事上,关键不是同修正不正,而是我们在此事上有没有正念。这样一讲,协调人觉得很有道理,找几个同修到她家去连续高强度发正念除恶,据说连续发了十几个小时,不管体现到表面空间的效果如何,至少这种整体坚定除恶的心,令邪恶胆寒。其实,师父在《正念制止行恶》中也讲了“正念过程中不惊不怕,恶人施暴不停正念不止。”只要邪恶还在迫害同修一天,象这样整体除恶就应该不停,真能这样,我觉得象这样利用病业干扰同修、甚至夺去同修肉身生命的破坏现象,会逐渐减少很多。

我体会到,同修们在此事上有一个基点要明确:表面上,我们是在帮助同修,其实呢,是在帮自己,是在做自己的事情。邪恶迫害同修,它们是在破坏大法,做为大法弟子,铲除邪恶、维护大法不是自己的事情吗?不是我们必须尽到的责任吗?那除恶后将来体现出的威德,不是我们自己的威德吗?有哪样是为别人做的呢?

在这个基点上的认识模糊,也可能是造成其他同修不能很好的发挥整体作用的原因之一。

同时也提醒那些仍在魔难中消极承受的同修,赶快清醒、赶快清醒,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啊!过去的人为了一个世间小法小道都可以“朝闻道,夕可死。”我们这些得了宇宙根本大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有什么理由不珍惜师尊给的一切呢?

这段时间网上频繁有同修被病业现象严重干扰的报道,我意识到应该尽快将母亲的事情写出来,将邪恶曝光,让大家更加认清黑手的邪恶本质,更主动的去帮助身边的同修,同时更是尽到自己护法除恶的伟大责任,清除邪恶。

让我们大家形成一个金刚不破的整体,让伟大的佛法在我们大法弟子身上展现出来,珍惜这共同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正法修炼机缘。

以上是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还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最后恭引师尊的诗词《梅》结束此文。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风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著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