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讲清真象,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2004年7月2日】2004年3月中旬的一天晚上,我与70多岁的同修H在讲真象时被一坏人发现,我不愿他对大法犯罪而断送了真正生命的未来,就很慈悲的耐心的向其讲真象。谁知此人中毒太深,把一家人都叫出来围着我们并拽着我的胳膊。当他打手机时,我发正念打不通,结果三次都没打通。但忽略了他家中还有座机,这样,我们就被劫持到了派出所。

我俩被分开非法审问。我们牢记师父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我们坚决不配合邪恶,拒绝说出姓名、住址、只说“叫大法弟子”。警察只好将该镇的管段民警一一叫来认人。等搞清楚,把我们强行(我的一支衣袖被拉坏,脱开了衣肩)送往看守所时,已是当晚11时了。警察说“不在拘留证上签名还是要坐牢”,强行要我们脱下自己的鞋换上囚鞋。我们说:“修真善忍没有犯法”,坚决不穿囚服、囚鞋。由于在非法审问时,我们不停的讲真象并要他们不要当江泽民的殉葬品,为自己留条后路,警察认为我们嘴硬,叫囚室里关的犯人不要我们睡,连床边都不让坐。

我们背诵着师父的诗《正念正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在乍暖还寒的春夜,赤着双足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夜。以后几天我们都睡在地上,我们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不站队,不报数,不穿囚服、不背监规,一切不配合,一定要正念闯出看守所。

在囚室,我们照常炼功、背法、唱大法歌曲,每小时发一次正念(只能估计时间)想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我们,我们的心宁静、深远、祥和、安稳。我们深知,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几天后师父就会安排我们回家。

管囚室的警察指使犯人在生活上处处刁难我们,我们守住了心性。有几个犯人还口口声声说我们脏、臭。我们严肃的告诉她们:“修大法的人心灵最美,而且我们全身都有功,任何病毒、细菌都不敢沾边,因此我们里外都最干净。”我们这两个年近六旬、年逾七十,又绝食绝水3天的大法老弟子决定用冰凉的水洗头、洗澡。我大声说:“你们听仔细,我们连喷嚏都不会打一个的。”那些人听着冰冷的水浇在我俩身上的声音,恐怕肉皮子都觉得冷起了鸡皮疙瘩。

我们都被非法抄了家,从H同修家里抄的东西一大包,有大法真象资料、光碟、大法书籍、师父经文,连家中几千块钱的现金、工资卡都被抄走了。警察威胁H同修:家也抄出很多东西,要判2年。同修听后就错生一念:“恐怕我一时出不去了”。就停止绝食、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马上喉咙就象锥子锥过那样痛,她立即明白,是师父在点化她,那念不对。我们修的是正法,做的是最正的事,散传单、讲真象也是因为江氏集团的欺世大谎,应该判刑的是践踏宪法、镇压修真善忍好人的邪恶之徒。大法弟子被关被判是邪恶的迫害,我们怎么能承认呢?思想中估计会判刑实际上就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也承认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炼功人你老认为它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压進去。”(《转法轮》)你估计会判刑那不是在求吗?你求判刑,那当然就会被判了。师父还说:“你们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如果你们正念很强,能放下生死,金刚不动,那些邪恶就不敢动你们”。

法理上认识清楚后我们做得更好了。被关的第5天晚上我即被释放,同修H也于被关的第6天回了家。

回家后,我意识到当天在释放通知书上签名之事做错了,心里很不安,很难过,很后悔。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呀,弟子糊涂,不该签名啊”。我想起师父说的“修成修不成都得凭着那颗心去修的,……差一点都不行”(《转法轮》)。在《大纽约地区法会上讲法和解法》中师父又说:“不要给你们证实法中走过的路、树立你威德的这段时期留下任何污点和遗憾,那是永远不可能抹掉的。”师父的话语响在耳畔,我彻夜难眠。是啊,“差一点都不行”,“污点和遗憾,那是永远不可能抹掉的。”我决心改正。第二天,我一人来到看守所,叫开大门,对值班的警察严肃而又平静地说:“请你转告他们,昨天我的签名作废。”

事隔一天(释放第三天)上午9时许,县上610、政法委、派出所、镇610等十多人闯進我家(家人开的门),起初他们说:“跟我们去镇上一趟,跟我们去派出所一趟”,后来干脆说破:“我们要送你去法制教育中心学习,请配合我们。”师父说:“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讲法》)。我就想:真好笑,你们有什么资格管我,给我安排修炼的路?“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于是我斩钉截铁的对他们说,“我是好人,哪儿我都不去”。说完就進了我的房间,关好房门。家人也说:“绝食5天刚回来,身体都没有恢复,你们又要弄她去哪里?”儿子回来很生气的说:“不准到我家来,我妈犯啥子法啦?”

我坐在床上发正念要他们快走。这时我听见他们在撬我房门,我想起明慧网登的同修正念正行的文章,想到邪恶是最怕曝光的,于是我打开窗子,骑在窗台上(一只腿在外),并请师父加持我,亮开嗓门,高声喊了起来:“我们单位上的人们听着,公安在光天化日之下来绑架修真善忍的好人啦。我退休前工作怎样,人品怎样同志们有目共睹,难道我炼了法轮功就变成坏人了吗?我原来20多种疾病,每年住医院,年年报医药费好几千元,自从修大法后5年没吃过一片药是千真万确。原来我脸色蜡黄,面目浮肿,全身无力,走路都站不稳,现在我脸色红润,精神抖擞,大家也是有眼睛看的。现在全球60多个国家都有人炼法轮功,连同一祖先、同样文化的香港台湾也有几十万人炼,只有中国大陆不准炼,还向全世界撒弥天大谎诬陷法轮功。”于是我讲起了所谓“法轮功不准吃药”、“法轮功杀子杀双亲”、“天安门自焚”等真象。

最后我说,“法轮功发传单、讲真象是还民众的知情权,是澄清事实,希望善良老实的中国人民不要被报纸电视宣传的谎言所蒙蔽。我高呼:“做好人无罪!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迫害修大法的好人天理难容,罪责难逃!”我滔滔不绝,大声讲了两个多小时,他们灰溜溜的走了。

午后,受师父点化,我想此事还未了结,邪恶不会就此罢休。我叫家人全部离家,将我反锁在家中。我将客厅沙发一座挨一座,从墙边一直摆放到入户门,差一寸就抵着门了。我发正念邪恶从哪儿都進不了我家门。2点过,它们果然又来了,并从上班家人处索要来钥匙,因有沙发抵着,门只能开1寸宽,進不来。我走進了一间临街的房间,骑在窗台上,请师父加持我,对着过路的行人和街对面的住户高喊:“善良的人们请你们听着,我炼法轮功、修真善忍,锻炼身体做好人,公安要来迫害我。我们法轮大法蒙受千古奇冤哪。”接着就象上午那样讲了炼功后身心的巨大变化,大法在全球60多国洪传,得到一千多项褒奖的情况,江泽民迫害致死近一千大法弟子,十多万人非法劳改劳教的血腥事实。江泽民已被起诉告上法庭,中国高官十多位被判有罪,香港回归十周年纪念日香港五十万人大游行等被当局封锁的消息一古脑儿的讲出来。

我对那些来绑架我并打算开车送我去洗脑班的人(十多人,三辆小车)说:“你们今天能两次听大法弟子讲真象是你们的福份,我这把年纪又绝食绝水五天,能有如此充沛精力上下午连续高声讲话,证实了大法的威力,法轮功的超常神奇。我希望你们扪心自问,到底大法弟子干了什么坏事?赴京上访宪法允许,在天安门高呼:‘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符合法律。奉劝各位再不要助纣为虐了。当年追随‘四人帮’迫害老干部的哪一个有好下场?媒体现在都不说法轮功的话了,判大法弟子一不敢开庭、二不敢张贴布告,‘提起国徽到看守所判’(囚室犯人原话)都偷偷摸摸的了。你们可以与前几年比较,心中应该比我更清楚。建国以来整错了又平反的事是司空见惯,你们也该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我坚信,光明一定战胜黑暗,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他们默默的听着,深思着,又悄悄的走了,再没来过。

我是关着修的弟子,可以想象今天另外空间的正邪较量是何等激烈。我在心里说:弟子一定更加努力学好法,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从人中真正走出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