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枪击案目击者叙述事件过程(图)


【明慧网2004年7月15日】我叫Helen Liu,是南非枪杀事件的目击者之一。在枪杀事件发生的时候,我正坐在司机梁大卫的旁边,也就是副驾驶座上。当我们得知中国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和商务部长薄熙来去南非访问,我们澳洲学员一行9人就赶到南非递交诉状,控告他们在中国迫害法轮功学员,目地是制止这场迫害。

2004年6月28日晚6点,我们抵达南非约翰内斯堡机场,租了两辆轿车前往首都比勒陀利亚(Pretoria)的总统府宾馆(Oresidertid Guest House)進行和平抗议,我们的车辆以120公里的时速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晚8:30时左右,突然一辆浅色轿车从后右侧方追上来,并一路向我们开枪射击,然后在右侧方和我们保持着平行的距离,我们快,他也快,我们慢,他也慢,他们的车子上有4-5个人,我侧过头来看见一个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黑人,持枪向我们连续射击,我惊呼道:“他们在向我们开枪,大卫快开车!”大卫说:“我的脚很疼,踩不了油门。”我喊了一声“发正念”,这时匪徒将我们的车逼到路边的草丛中,那是马路左侧低势的排水沟。我们的车子被迫停下,匪徒的车也停了几秒钟,然后快速逃走。我们隔日白天察看现场,发现在我们停车前方不到10米处有一个大深水沟,如果我们的车子再往前开一点,就车毁人亡了。

高精度图片
匪徒将我们逼入路边的草丛中
高精度图片
车上弹孔
高精度图片
地上的血迹

高精度图片
匪徒离去,很快一辆交通警车路过,我们与他谈了枪击一事
高精度图片
南非警察寻问枪击案
高精度图片
南非交通警车寻问枪击事件

高精度图片
梁大卫右脚
高精度图片
梁大卫左脚
高精度图片
梁大卫在南非医院

我们的车子被击中了5枪,前右轮胎被打爆,大卫的两脚被击中,右脚被子弹打穿,造成粉碎性骨折,左脚底被打下一部分肉,他当时已经不能正常控制车辆了,腿也被子弹擦伤,我们的车停在黑暗中,大卫的脚很疼,动不了,我们想把他抬出车子,我去抱他的腿,感觉他的脚湿糊糊黏糊糊的,因为天黑,什么也看不清楚,我相信那是流了大量的血,于是我打开箱子拿了一件自己的上衣,裹住了大卫的腿,想让血流的少一点吧,我那时还不知道大卫的脚已被子弹打穿,血是从脚上流出来的,大卫很坚强,没有吭一声,我也顾不上问他疼还是不疼,我们把他抬下了车,他已经不能动了,我们只好把他放平,他躺在草地上,血不断的流着,我们很快截了一辆车将大卫送到医院,在去医院之前,我掏出照相机拍了一些现场照片,在闪光灯的作用下我看清楚了地上的血迹、车上的枪眼儿和车轮胎被打爆的情景。因为着急赶去医院,又十分的匆忙,我只照了一部分。现在回忆当时的情景,十分惊心动魄,又十分幸运,这也是师尊的保护,匪徒的动机是要将我们整车人杀死,造成车毁人亡的自然车祸假象,他们绝对是职业杀手。

大卫被抬進医院后進行了几个小时的手术,我和另一同修在门外守候,手术完成后,我们進去看见大卫的脚包裹着厚厚的纱布,血透过纱布不断的流到地上,我去叫护士,护士又拿了一大包纱布裹了一层又一层,过了一会儿血又透过新的纱布流到地上。大卫告诉我他口渴,很想喝水,我想他是失血太多。


南非报纸报导枪击案

我肯定这是曾庆红雇凶杀人,我们第一次去南非,与人没有恩怨,匪徒又不是抢劫,可他们出手之凶狠,非要置人于死地的架式。我们此行的目地就是控告曾庆红,而且我们的行程并不保密,有谁会怕我们呢?除了曾庆红一伙,没别人!

我们并没有被这场枪击吓倒,我们马上开新闻发布会,向各媒体揭露,呼吁全世界的人们谴责、制止这种恐怖行为。我们去唐人街发资料,摆酷刑展,大家都各就各位的忙着,有去见议员的,有去政府部门的,有去大使馆的,和南非学员、台湾学员、还有其他国家的学员,大家都在讲真象。

记得7月1日这一天,我们澳洲三个女学员去南非唐人街发资料,那些善良的华人个个都接资料,还谢谢我们。就在当天一家唐人报纸《华侨新闻》转载了我们被枪击的事件。中国驻南非大使馆新闻官钱進同时在报纸上造谣说:“法轮功鼓励人们自杀,是×教,……每年春节都有法轮功成员自焚;与西方反华势力勾结,充当……。”等煽动仇恨的话。中国驻南非大使馆还在报上发表了声明,当地华人看了这些报道,刚才脸还好好的,一下子对我们就凶悍起来,几个人围住我们说我们卖国,让我们走开,说着就摆出要打人的架式,我高声喊着:“请大家听我说一句,让我告诉你们我们法轮功在中国被迫害的真正原因吧。”他们安静下来,我说:“现在全世界有60多个国家的人们在学炼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提倡真、善、忍,确实使人道德回升,而且有很好的祛病健身的功效。99年中国有一亿人学,这可是官方报导的数位,就是因为炼的人太多了,这个人数叫江××妒嫉和害怕,是他要镇压,好人多他也怕。很多中国领导人反对他镇压法轮功,因为他们调查的结果,法轮功确实对国家、对人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而且还给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药费,确实有很多癌症病人炼了这个功以后,身体都得到了康复。但是江××他一意孤行的这么做了,他不能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温家宝到美国访问,我们学员都有打出:“欢迎温家宝到美国访问”、“严惩江××”、“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我们不反对政府,我们反对江××发动的这场迫害,江××在煽动仇恨,在造谣栽赃让我们中国人杀中国人,我们出来讲真象就是在阻止中国人杀中国人。他们说:“你说的是真的吗?”我说是真的,他们又都拿了资料,说:“那我们就好好看看,了解了解,我还给了他们每人一盘光碟,他们说谢谢你们。

我们化解了这场干戈,第二天我们在唐人街继续摆酷刑展,在大家准备期间,突然来了6-7个年青华人,他们扯横幅,殴打学员,打完后扬长而去,这些人与昨天的人还不一样,他们明显是受雇行凶。

记得2002年我回国探亲,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我是澳洲公民,要求见澳大利亚驻中国大使馆的官员,他们不让我见,还耍流氓说:“你以为你是谁!?你想见谁就见谁?”还威胁我说叫我失踪,他们说:“看来你很久没回中国了,对中国的‘国情’还不太了解,看来我们得好好给你洗洗脑。中国有几千个叫你这名字的,失踪你一个不算什么,谁看见你了,问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我们也没见过你。你听清楚了没有?”这就是中国警察,比黑社会人还坏,比盖世太保机构还恐怖。

2004年5月我80多岁的母亲病危,被担架抬上救护车送医院抢救,我想赶回国探望,签证被拒,我问理由,中国领事馆的人说因为我是法轮功学员。

我们向全世界呼吁制止江氏集团雇凶杀人、打人的恐怖行径,制止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强烈谴责江氏集团把国家恐怖主义扩张到海外的罪行,请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行动起来,制止江氏集团的国家恐怖主义,阻止他们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


被枪击车辆中5位学员在机场告别南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