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南非之行


【明慧网2004年7月15日】2004年6月28日早上,我和另一名台北学员抵达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亚,准备向江氏流氓集团的主要成员——曾庆红、薄熙来和平抗议以制止他们迫害法轮功的恶行。在台湾机场因为我们携带的真象资料超重,拆了超重部分那箱资料提在手上,没想在香港转机时,遇见了好多中国大陆同胞到南非旅游,这些友善的同胞拿了真象资料就阅读起来。

到达南非机场换上黄色大法字样的衣服,看见好多中国人,我们继续发法轮功真象资料,1个多小时后一名瑞典学员抵达,后来一位南非学员来了,我们买了地图,租车前往曾庆红开会的地方,已有三名南非学员在那儿。我们拉出了两条横幅,约10分钟警车就来了,我们拿真象资料给警察看,并说明我们来的目地。南非警察看了有关大陆迫害法轮功的资料感到很震惊,路上行人也争先恐后的要拿真象材料,很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惜准备的资料太少。后来听说曾庆红离开了,没多久我们也离开找到旅馆安顿下来。晚上就获知抵达南非的一名澳洲学员被枪击,双脚重伤被送往医院。

29日我们丝毫不受影响,一早就出发沿路询问曾庆红开会的地点,找到后我们分两处门守候,我和另一名台北学员在正门挂横幅时,警察马上就过来,给他看真象资料又告诉他中国所发生的事,以及我们来的原因,他非常惊讶,难以置信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在大陆受到残酷的迫害。他允许我们的行动,后来又有警察表示要有许可证,搜查我们的包包,没发现什么。于是一些学员去警察局申请,我们移开位置,在离正门远一点的路口,来了三次警察,每一个我们都跟他们讲真象和发真象资料,他们都很友善也十分同情我们。后来曾庆红的车队从另一个门口出来,澳洲学员赶紧拉开横幅,曾庆红一眼瞧见要法办他的大横幅,灰头土脸的走了。下午我们去一个公园洪法炼功,来了记者采访。

30日当地大报大篇幅报导澳洲学员梁先生被枪击案件,和昨天下午公园洪法的消息。下午我们在一个饭店召开记者会,说明枪击案和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约20多位记者出席,发问十分踊跃。

7月1日当地报纸又再度大篇幅报导枪击案和记者会。我们兵分三路讲清真象,一是澳洲办事处,一是台北办事处,其它人去中国城。我们拜会了庄训铠处长,他没接触过法轮功,由不知道到明白,最后表明了对法轮功的支持。之后我们去造访来自台湾的林青嵚先生,他的太太是国会议员不在,由他代表接待我们,我们主要是希望华人报纸能重视此事件。我们交谈时有华人报纸记者在场,起初他们以为枪击案不是针对法轮功来的,后来经由澳洲学员小李讲述他的亲身经历:他的太太返回上海被关到劳教所。因他在澳洲各机关部门讲清真象,呼吁救援,虽然太太10天后释放,但他却遭到威胁,汽车多次被损毁,有一次放在车上两三百本的《转法轮》被偷走。报社社长来了,听完这段话表示:他们的报纸已经改正了,改由英文版的翻译过来刊登(原先登的是中国提供的枪击案事件与法轮功无关的内容)。他还问我们报上登的与真象有无出入?并表明支持我们继续为揭穿谎言努力,我们的付出会得到回报,提醒我们要更小心。他们表示南非枪击事件层出不穷,这一、二十年来首次华人的枪击事件登上了南非大报的头条。

2日我们在中国城有酷刑展的活动,揭露江氏集团在大陆残酷迫害法轮功。上午做准备和布置的工作,中国城的管理员来了,叫我们迁移,向他们讲清真象后,另一人去问老板,回来时说没问题,我们可以使用场地。中午休息时间路上没有行人,大部分学员去用餐,只留下三位学员,此时来了6位年轻华人破坏我们的布置,又对学员动粗,一南非男学员被拳打脚踢。学员报警后,来了警察保护,南非的警察很有正义感,都很善良,明白真象后都支持我们。下午酷刑展表演,我扮演的是受迫害的大陆大法弟子,指甲被钉竹签。傍晚很多中国人出来逛街,引起很多人围观,大家都很关心法轮功在大陆受迫害,有人提出疑问,学员们解答,明白真象的,有人当场骂江××太可恶了。

3日中午我们来到上次炼功洪法的公园做酷刑展,公园人很多,真象资料每个人都抢着要,因为此次来南非的学员人数不多,酷刑展的内容仅展示吊双手、关铁笼、指甲插竹签、及坐老虎凳。许多的民众看了都难以相信中国竟有这样惨无人道的酷刑发生,并问我们他们能做什么帮助。

4日上午我们分头去离机场不远的点发真象资料,每个人都乐于接受,法轮功学员被枪击的事件已在当地传开,有人问我们:“要如何帮助你们?”路上也遇见不少中国同胞,也都很想明白法轮功真象。

回程也遇见很多中国同胞,我把手中的真象资料全发完了,大家都很友善的接受。虽然此行参加的同修不多,但就整体而言我觉得学员表现很好,对整个事件的发生处理和讲清真象的安排都十分有效率,让所有接触过我们的警察、市民、记者和政府部门的人员,都明了了法轮功真象,使我想起师父讲法中曾说过:“邪恶利用坏人每一次对我们的破坏其实都是对我们的洪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