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小弟子:在修炼中成长,在证法中升华


【明慧网2004年7月15日】

师尊好!同修好!

我是吉林大法小弟子,今年13岁了,修炼大法已经七年整了,在大法中受益无穷。没修炼前经常爱吓着,发烧是常事,修炼后再也没吓着过,时而也有发烧的时候,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也忍一忍就好了。

记得有一次,学校同学中得了流行病,满身起疙瘩,当时我也染上了,到学校老师不让我上学,就把我撵回家去了,当时已有很多同学多日不能上学。回家后妈妈带我学法炼功,第二天疙瘩全都没了,老师和同学都感到很惊讶,当时我并没敢说学法、炼功好的。我知道这是大法的超常,是师父在管我。

99年7月20日以后,我同奶奶、妈妈、大娘、姑姑、哥哥一起去北京上访,当时被抓上警车,信访办根本就進不去。大人被拘留,我和哥哥被爷爷接回家。十几天后,大娘和妈妈被非法劳教一年,投入了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

当时我只有8岁,哥哥只有12岁,我们就失去了应有的母爱,姑姑家的小妹也只有8岁。爷爷、爸爸、姑姑证实法去吉林市江边炼功,被非法拘留了,家中只剩下86岁的太奶、还有大哥、小妹、我和奶奶。大爷上班,奶奶一个人照顾我们上学、生活,还要照顾生病的太奶(由于太想念大娘和妈妈)。眼见太奶病危,奶奶要求放人,可是警察硬是不放爷爷、爸爸、姑姑回家,拘留到期又给送入了洗脑班。

警察到家骚扰,是家常便饭。在这种情况下,奶奶依然带着我们学法、炼功,修炼心性。太奶在日夜思念的煎熬中离开了我们,但是她已经深深的知道法轮大法好。因为我们全家四代同堂12口人住在一个院子里,没修炼前经常有一些矛盾,修炼后矛盾再也没有了,全家人在大法的沐浴下真是其乐溶溶。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们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的真象。有一次,我和大娘、妈妈去发传单,竟然让大娘背了一段路,有时也到集市上发传单。我和大人也去乡下步行二、三十里地给农民送真象资料、挂条幅、贴不干胶等。

大法真是神奇。一次大人都没有挂上去的条幅,我却挂上去了(10米高左右的电线上)当时我想师父加持一定挂上去。我也经常为同修传递经文及明慧文章。同修称我是小通信员。每当有师父的短经文时,我们全家就要比谁先背下来,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我深深的知道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我。

我也和同学讲真象。有一次学校发的致家长的一封信中的第4条诬蔑法轮功,让学生及家长签名,我把它撕了。结果老师把我送到校长室,校长让我把撕的经过写出来,我借机会给校长讲真象,讲妈妈没修炼前重病在身,在多方医治无效的情况下炼了法轮功,病神奇般的好了。校长问我选择法轮功教育,还是选择学校教育?我说两个都要,校长说:只能选一个,我豪不犹豫的回答选择法轮功。最后校长让家长去一趟。妈妈知道后,心想这不正是讲清真象的机会吗?爸爸妈妈一同去了校长室,他们向校长讲述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以及大法遭诬陷、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及善恶有报的道理,最后爸爸在忘了划掉那一条的情况下签字,我也签了。回家后,经过切磋,妈妈知道还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妈妈在开家长会时再一次讲明了对那一条的不承认。

大法遭迫害的五年间,我妈妈两次被非法劳教,爷爷、奶奶、爸爸、大娘、姑姑都不同程度的遭到了劳教、拘留、洗脑班的迫害,每逢敏感日警察便上门骚扰。2002年十一前后不法人员竟然想把妈妈和大娘送洗脑班,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摆脱魔掌,被迫流离失所。在妈妈不在家的日子里,我天天盼妈妈早点回家。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我也没有动摇过修炼的决心。

让我们共同精進,在今后的修炼中努力按师父说的做,早日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最后让我们以师尊的《无阻》共勉。

无阻

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