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古冶区公安、610及赵各庄矿恶人对我夫妻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7月19日】我和丈夫是96年得法的,修炼不长时间,我多年的风湿病、丈夫的气管炎、胆囊炎等久治不愈的慢性病全好了,身体健康,心性提高,心胸开阔,合家其乐融融,对师尊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1999年7月20日江××政治流氓集团邪恶镇压法轮功,我们感到这么好的法遭到迫害,慈悲的师父遭到诬陷,作为弟子,凭良心应该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2000年2月19日我夫妻和几位同修進京和平上访被抓,唐山市古冶区公安局、610办公室、赵各庄派出所、开滦赵各庄矿非法将我们几个大法弟子押回居住地,在林西召开全区公审大会后,被非法拘押在古冶看守所。

在看守所,我和同修们背师父的洪吟,后来家属送進了转法轮、新经文,我们就学法、炼功。警察不让炼,把我铐在走廊的暖气管子上冻着,不让睡觉,我们就向警察和犯人讲真象,告诉他们大法是清白无辜的,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逐步开创了看守所内学法炼功的环境,凭着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2001年2月20日我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我丈夫2000年6月份回家,因公开炼功于8月份被非法判教养二年,拘押在唐山市荷花坑教养所,受尽酷刑折磨,不让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上绳,刑期满又被赵各庄矿610非法送唐山纺织大学洗脑班继续迫害,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血压高、尿血、脸肿得变了形,4次被送唐山市开滦医院抢救。

2003年11月1日,我丈夫突发高烧40度被赵各庄矿610送進开滦赵各庄矿医院抢救,连续输药三天,体温仍在39度以上,不知医院用的啥药,而且还出现神智不清、全身麻木、舌头麻、僵硬说不出话,走路吃力迈不开步。我去医院探视,恶人不准我和丈夫说话,每次去他们都在一旁监督。

唐山市开滦赵各庄矿医院对丈夫的治疗用药有可疑之处,为什么连续输药三天,体温仍在39度以上,不但不退烧,反而出现全身麻木、神智不清等异常现象?

11月3日晚上,我去看望丈夫,见丈夫身体已极度衰弱,越来越不行了,我认识到大法弟子不能任邪恶无度的迫害,因此借着机会带丈夫逃脱了。

在同修的帮助下,几经辗转至今,现已被迫流离失所半年多。而赵各庄矿610、公安分处的恶人一直不死心,他们组织大批人力,在北京、同修家附近、家属家多处布控抓捕我们,并破窗入室,在我家里蹲坑诱捕,直到现在,还在千方百计抓捕我们。

我们闯出医院后,有半个月的时间,丈夫一直处于昏睡状态、神智不清、全身麻木、舌根发硬、说话吞咽困难,走路腿迈不开步。我每天坚持整点发正念,为他读法,半个月后他开始逐渐清醒,然后我们共同发正念清除迫害,共同学法炼功,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丈夫现已完全康复,是师父、是大法使我丈夫又一次获得新生。现在我们又在向民众说明法轮功真象、揭露江××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