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年7.20第一次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7月19日】1999年7月20日那天,我正跟丈夫在苏州度假。当天晚上电视铺天盖地的宣传一下子让我不知所措,不修炼的丈夫则在一边开始埋怨。虽然自己跟丈夫坚定的说,电视中说的都是假的,但是自己心中依然有着困惑。我默默拿起了书,希望师父可以给予自己答案。当我读到《精進要旨》中的《大曝光》时,心中仿佛明白了什么。师父早已经告诉弟子,“大法是宇宙的,贯穿到常人社会中。这么大的法传出来,一切的一切能不做安排吗?所发生的事不是在考验大法弟子的心性吗?”

次日,我们来到了上海我的一个朋友家中。我的朋友是个记者,我们已经认识快8年了。吃过晚饭后,我们坐在一起聊天,话题自然离不开媒体中对法轮功连篇累牍的攻击。我的朋友十分反感,觉得又一个“文革”在开始上演,不过,他也不清楚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接着他的话头,告诉他我就是炼法轮功的。他有些吃惊,便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从自己为什么开始炼、如何受益讲起,一直讲到自己发生了哪些改变,以及自己对镇压的看法,并告诉他不要听信媒体的宣传。在我讲的过程中,我清晰的看到了朋友家四壁都笼罩在柔柔的黄颜色的光中,他的头顶也笼罩在黄色的光圈中,而自己的身体则热得不得了。我知道师父在鼓励弟子,心中滑过阵阵暖流。让自己吃惊的是,那天自己讲了很长时间,而且表达得极为顺畅。朋友最后告诉我,他知道政府宣传的伎俩,根本不会相信的。他希望可以看看法轮功的书。我便把随身带的《转法轮》留给了他。

后来回家后,因为一些原因,很长时间没有跟他联系,他非常着急,以为我出了事,便托他的朋友跟我联系。我告诉他,我还好。

两年后的一天,只有四十多的他突然大面积脑出血。让他自己也奇怪的是,两个月后他就出院了,只有右手还不太利落。回家恢复了三个月也如初了。他打电话告诉我自己很幸运,因为他的朋友中跟他有同样症状的人已经死了。我知道他是很幸运,因为他曾经种下了善念,所以才有善报。

而我则在师父的鼓励下,一步步走上了正法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