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断执著时间的根(上)

与昔日同修交谈录

【明慧网2004年7月2日】对时间的执著,可能在很多学员中都存在过,有的同修在正法修炼的过程中已经消掉了,有的虽还有,但已经很淡了。但很多昔日同修,在这个问题上陷得太深、执著得太厉害,以至于成了他(她)们掉下去、走向反面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么怎么样来看待这个问题呢?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讨论一下。

1.执著时间与大法弟子的使命不相容

当初,我们冒着天胆進入三界时的初衷,是:在正法时期助师世间行,在助师救度众生的同时洗净自己,在同化法后回归到大法造就的新宇宙中去。而执著时间就违背了这个初衷。错在哪里呢?师尊对这个问题在多次讲法中对我们進行了教诲。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师尊教诲我们说:“你没有真正的利用好这段时间,你希望它赶快结束。大家想想,今天咱们就结束,那么中国得死去多少人?很多人对应着更大的天体众多的生命,马上结束,得有多少生命将被淘汰?我们不能清除他们头脑中敌视宇宙大法的邪恶念头,而他们有很多又是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因为他们的淘汰,与他们对应的宇宙得死掉多少生命?淘汰多少生命?大家想过这样的问题吗?你们是大法弟子,历史赋予你们伟大的责任。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这时间嘛,没结束这就是救度众生的机会。时间很短了,一旦法正人间开始,摆放在不同位置的人就定下来了。虽然我们不承认这个旧势力的安排,你们在这段时间中锤炼了自己,树立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大家首先应该想到的是救度众生,想到的是怎样能够证实大法。这不伟大吗?这场邪恶的安排我们根本就不承认它,但迫害毕竟出现了,邪恶毕竟迫害了那么多众生,我们不应首先想到去抓紧时间救度他们吗?把它当作是一种常人对人的迫害,抱着一颗常人之心想问题:什么时候给我们平反啊?什么时候结束啊?大家想想,这思想是大法弟子应该想的吗?

“不要怕时间长,我告诉大家,基督教被迫害三百年以后才起来的。带有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还不如一个普通修炼者吗?关键是我们怎么样去认识问题。我问问大家,救度众生再有十年,你们还干不干?(学员齐声答“干”)(鼓掌)这才是大法弟子啊。(鼓掌)当然不会再有十年了,也不允许有那么长时间,它们寿命也没那么多时间。

“但是关键是大法弟子怎样看问题。”

在学习师尊的教诲中,我悟到,带着执著正法时间长短的心,去做正法的事,是有漏的:这与我们的肩负的重大使命不相容的,从根本上讲是为私的,是应去掉的。不去掉这颗非常不好的执著心,心性标准甚至低于一个普通的修炼者。

2.执著时间与大法弟子最终的境界不相容

大法弟子在同化法、证实法的过程中,最终应达到“修得执著无一漏,苦去甘来是真福”的境界(《洪吟》),那么,请执著于时间者扪心自问,你达到了“修得执著无一漏”的境界吗?显然没有。对于一个已达到了圆满标准的修炼者,是不会存在任何对人世间任何事物的执著的。执著时间难道不是一个执著吗?既然是一个执著,就应该去掉它。

3.执著时间背后的人心

在和一些同修、昔日同修接触中,觉得在执著时间的后面所反映出来的人心,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真修弟子也有曾经在这方面执著的,但在学法修炼过程中很快就去掉了,起码是看得很淡了,这只是他在某个阶段过的关而已。而很多昔日同修,在这方面表现得特别突出,甚至成了自己放弃修炼、或走向反面的理由;这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执著时间的问题了,应从更深处去分析。这里讨论一下那些曾经在邪恶黑窝里表现得似乎很坚定的人,在执著时间的后面所暴露出的问题。

(1)“坚定”后面的有求心

有的昔日同修進了大法修炼门后,一直没有放弃有求之心。有的求病好,有的放不下追求人世间名、利、情满足的这颗心,甚至想从大法中得到这种满足,等等。迫害开始后,这些人看到许多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法,他也跟着走出来了,但思想基础与真正在法上认识法的弟子是不一样的。这些人,往往根据自己的揣测,对真象大显之日、或者平反之日,定了一个时间;在自己预定的时间之前,他可以“坚定”,也能吃苦,甚至还不理智的找苦吃。例如,有位昔日同修就曾对劳教所的恶警说,这里还不算苦,我还想到××劳改队去吃苦呢;其实他已经受过恶警、包夹犯人的长期精神摧残和多次打骂了;他把吃苦消业当作修炼的全部,没认识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归正自己、建立伟大的威德;而他当初走進修炼大法之门,又是抱着求病好的心進来的,在修炼中一直没有放弃有求之心。这些人对时间的执著只是表面现象,深层上真正的是那个有求之心。

师尊在《转法轮》中教诲我们:“过去宗教修炼,佛家讲空,什么也不想,入空门;道家讲无,什么也没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只管修炼你的心性,你的层次就在突破,你该有的东西当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执著心吗?我们这里一下子传这么高的法,当然对你的心性要求也是高的,所以不能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

我悟到:抱着有求之心来学法,是在修炼的任何时期都不应该存在的,只要有这颗心,就要明明白白的去掉。而在正法时期出现有求之心的人,就容易产生对时间的执著,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因此,要去掉对时间的执著,首先就应该去掉他们的有求之心。

(2)不是去证实法,而是要证实自己

有的同修,在黑窝里,不是在证实法、做好三件事上精進实修,而是去证实自己。举一个例子:有位昔日同修,看到有的同修绝食两个多月堂堂正正闯出了黑窝,受到了很多同修的赞誉,他也跟着学;但不是学那位同修在绝食过程中坚持学法、背法、讲真象、发正念的正念正行,而只是从表面绝食方式上去学,而且想从绝食的时间上超过那位正念正行闯出黑窝的同修,以证实自己比别人强;结果他绝食三个多月后,反而被所谓的“转化”了。这种不是证实法而是要证实自己的做法,是明显的有漏,就被邪恶钻了空子。

(3)不该有的仇恨心加重了对时间的执著

仇恨心是修炼者不应该有的。只要你有仇恨心在,就说明你人心太重。哪有一个超出常人心性标准的修炼人去恨什么人的道理?仇恨心在常人中都是不好的心,仇恨心一产生,就在伤害自己了。大法修炼者更不应该有这种心。有的昔日同修,在受迫害时,就冒出了这颗心,恨施暴者;而没有想到:他们当中的许多人都是可以救度的生命,应该以一种洪大的慈悲、正念去制止行恶,制止其去犯更大的罪、受更大的恶报。例如,有个昔日同修就是这样,从某种角度讲,他在“坚定”时是以“恨”为基点的;由于有漏,他虽然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黑窝,却又被关進了“洗脑班”,邪恶威胁他说:劳教所是有期的,我这里是无期的,他被迫妥协了;他说:我就是不修了,我还是恨你们×××。这种仇恨心加重了对时间的执著,盼着早日实现对恶人的惩治、自己的解脱,而不是想着去救度众生、证实法;走错路后,其中的丧失理智者,甚至把仇恨转到对大法、对师父、对大法弟子这方面来,作了犹大,干了一些绝对不能干的助纣为虐的事,使自己的生命和别人的生命都受到了巨大伤害。这种人要去掉对时间的执著,首先要去掉仇恨心;去掉了仇恨心,想着要救度众生、证实法,那个对时间的执著心就容易去了。

总之,所谓的曾经在黑窝里“坚定”过一段时间的昔日同修,在对时间的执著后面,往往还隐藏着一颗更大的执著心,甚至是多种执著心;而这就是有漏,成了旧势力加大迫害的理由,往往迫害就更加严重,自己却又不能正念正行,去制止邪恶行恶;邪恶就放大加重你这颗执著心,拉你下滑,使你觉得圆满遥遥无期,何时是个头,这时理智也不清醒了,走错路还以为走对了。其实,出现这种情况的昔日同修,已经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真修了,思想行为早就脱离了法;如果真能按照师尊的教诲去做,就不会遭受这么大的迫害。这也是许多在黑窝里正念正行、令邪恶胆寒的真修弟子证实了的事实。

师尊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教诲我们:“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当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这个情况。”

我个人体悟:许多昔日同修都是在邪恶的黑窝里遭受残酷迫害时,放不下对时间的执著以及执著时间后面更深的执著,走错路的。请你们想一下:你们遭受迫害时,做到了坚如磐石了吗?走正了吗?如果没有,不正说明那些残酷迫害与你自身的状态息息相关吗?我们不承认邪恶对法轮功学员任何形式的迫害,全盘否定;但是,当迫害发生时,我们也不应该怕,更不应该用人心对待迫害,使邪恶对你们的迫害更加严重。应认识到,任何放弃正法修炼的行为,都是对邪恶迫害的认同,不然的话,你为什么要放弃呢?真正的修炼人会放弃吗?不会。而邪恶背后的黑手、旧势力不就是以你们有漏、不配做大法弟子为借口才加重迫害的吗?你放弃正法修炼的行为,不是在证实它们的迫害有理吗?它们不就是要在迫害中让你表现不象个修炼人、甚至不象个常人中的好人来证明它们做得对吗?你的放弃,你的走向反面——走向邪恶的一面,不就是满足了它们要毁掉你们的欲望了吗?你们知道,你们这样非理性的选择,对你们自己和与你们有着巨大密切关联的众生,意味着什么吗?这是自毁啊。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