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怀化铁路总公司迫害本单位大法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2004年7月20日】我叫尹兰英,是湖南怀化铁路客运段职工。2001年9月27日下午5点左右,单位党委办公室曾令云带领麻阳县610一伙5、6人闯進我家(在这之前,我曾在麻阳县散发真象资料被关押,绝食抵制后放回),谎称要我随他们去辰溪参加学习班。我不配合,他们就使用暴力绑架我。高压下,我昏死过去。在人事不省的情况下,我被他们从四楼抬下去扔進车里,劫持至株洲白马垅劳教所。昏迷中,被他们叫醒,说到站了,要我下车。迷迷糊糊下了车,我站立不稳,一跟头摔倒在地。头部摔肿一大包,将近半年才消失。我浑身无一丝气力,他们像拖什么东西一样地将我拖進了劳教所。一進去就被一群叛徒围上(强制转化),不让我睡觉休息,第二天早晨我再次昏倒在厕所。几小时后被抬進医务室打针。,三、四天后又昏倒在监牢里,又是几个小时才醒来。就这样,在劳教所里我常常昏死过去,同修们常围在我床边哭。劳教所的郑队长说:“本来不收你的,是你们单位用3000元钱将你押在这里的,并说死了,也不要劳教所负责。”由于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迫害,我在神智不清时被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

没多久,我感到各种疾病缠身:坐骨神经痛,手臂的疼痛蔓延头部及半边身躯。时常无法入睡,生活不能自理,上厕所都得靠人扶着。我流着泪给单位领导写信求助――请求能让我出去看看病。可信如沉大海,根本没有人理睬。到了解教期,却又被无故延期。我支撑着身体去找干警说理。到干警办公室话还没出口,我肢体发软,“咚”的一声,头朝后象倒山墙一样倒在地下。办公室里的大、中、小队长还有两名干警却像没看见一样。十几分钟过后,她们才叫来值班的犯人看我还有气没有。这一摔,肾脏严重受损,开始尿血,这一摔把我的大脑摔清醒了。我应该去找《转法轮》。我要重新修炼!念头正了,一切不好的症状随之消失。

2003年8月23日晚,我去一小区贴真象资料,被受谎言毒害的人举报,铁北派出所将我劫持。我心平气和地对所长说:“你看这资料上那条不是事实,那条不对……。。”所长没容我说完,朝我脸上就是几拳,致使我小便失禁。随即将我关進拘留所。在拘留所,我正念抵制非法关押,绝食13天后无条件释放。

2003年11月28日,我单位的刘立山、曾令云,公安处政保一科(610)冯湘龙、钟洪波闯進我家,当时只有我76岁老母在家。他们既没介绍自己,也没出示任何证件。钟洪波一進来就在我家翻箱倒柜、查看床底,并拿走床头柜上的大法书籍。我母亲说:“尹兰英不在家,你们不能拿她的书。”他才把书放回原处。我从外面回家,他们要抓我走。原因是我给单位有关方面和部门写信讲真象,并寄了真象资料。“难道法律不允许向有关单位领导写信反映真实情况?这究竟是哪家的法?”我问他们。冯湘龙说:“谁叫你撑得没事干,给领导写什么鬼信。上次就要送你劳教的,你又在找麻烦。”他与钟洪骂骂咧咧。他们硬施软缠在我家里不走,说上面(总公司)的意思非要带我走。由于经常被骚扰关押,生活在极度恐怖之中,我昏倒在床上。母亲向他们求情,他们还要抬走我。母亲急了,说:那你们先给我立个字据,再将她抬走。他们怕承担责任,才没把我带走。他们走后,母亲把我唤醒。我有事出门,又被他们盯上跟了来,在大马路上要绑架我。纠缠了好一阵,他们才离开。后来的几天,单位刘立云来敲门,我没开门。9点钟时,汤计健来了,打了一阵子门,我未出声也没开门。随后,党办黄主任来了,门被擂得几栋楼房都听到了。就这样擂了二天的门。邻居也被吵得不得安宁。无奈中,我将我的遭遇写成小字报,贴在小区内。他们守在小区门口。同时交待水电段叫门卫监视我的行踪。

12月18日这天,我出来买菜,在门口被他们劫持。他们派出三台车在门外守候,分别是公安政保一科的(人员有:冯湘龙、钟洪波、向亮、丁科长),我单位的(人员有:刘立山――小车司机),还有治安队的。

我向过路的世人讲真象,揭露他们的违法侵权行为。冯湘龙说:“你再怎么说,今天都得将你弄去,这是总公司的命令,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我说:“你们没任何法律手续就这样随便抓人就是违法,我又做错了什么?”钟洪波坐在门卫写了张什么手续拿到我眼前晃了几下。我说:你那是废纸,我不承认。你坐在门口随便乱写有什么用?他们上前将我一拽一抬,我挣扎了一下便昏死过去。他们将我劫持到公安处政保一科。大约二、三个小时我醒来了。一位年轻女干警在等着给我照像。我给她讲真象。后来她没做声就走了,也没给我照像。冯湘龙、钟洪波拿了张拘留证对我说:“只拘留你5天。如果5天都不关那就说不过去了。”我说:“你们这一切都是非法的。执法者不按法律办事就是在犯法。哪怕只关我一分钟都是违法行为。我给自己单位领导写信有什么错?哪点不对?怎么不见问我?难道有权就可以不要法律?可以随便关押人?这几年你们一直在迫害我们,明明知道我们是好人,却非要抓、关我们。你们迫害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要偿还的。不要再害你们自己了”。他们说:“现在有权就是法。总公司要关你,我们端着总公司的饭碗。谁叫你没事写什么鬼信,害得我们天天守在那里。”我只有以绝食绝水表示抗议。

12月22日这天,我提出要去医院看病。他们把我弟弟找来,冯湘龙、钟洪波、向亮以及单位的刘立山随同到医院看我检查。检查结果是:左肾不见,右脾萎缩,心脏也有问题。这样他们才让我弟弟送我回家。

铁路总公司党委办:2183192(曾令云、刘立山)
党委书记室2183892(书记黎宏颖已调怀铁南站任书记。怀铁南站书记室2184692 宅2184602)书记宅2113802
部长室2182312
副部长室2183812
纪委书记室2183292
工会主席室2183162(汤计健)
党委办2183192(曾令云、刘立山)
保卫室2183142
退管办2183322(张桂英、曾祥汉)曾汉祥 2138261(宅)
怀化区号:0745 邮政编码:41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