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一个大法弟子心底的呼声


【明慧网2004年7月21日】我是1997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32岁。得法前,由于从小体弱多病,经常打针、吃药。年纪轻轻就患有严重的痔疮、胃炎、腰肌劳损,还有几乎每年都要犯上一次的皮炎紫斑,使我尝够了疾病折磨的痛苦,我经常一个人偷偷的流泪,感到命运对我的不公,生活对我的残酷,谁能帮我解脱着疾病的痛苦啊?我天天寻觅,梦中寻找。直到97年的秋天,我终于找到了法轮大法修炼后,我的各种顽疾都不治而愈了,心胸也宽敞了,不再自怜自悲了,那种幸福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我见证了佛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

正当我沉浸在无比的喜悦之中,决心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时,突然乌云滚滚,狂风骤起,自私狭隘的江泽民为一己之私,造谣、诬陷、栽赃陷害大法和师父,对亿万善良的法轮功群众進行惨无人道的镇压和迫害。我做为一名大法的见证者、受益者,我的良心使我必须站出来讲句真话,告诉人们事实的真象。

2001年9月的一天晚上,我带着6岁的儿子到外边去喷真象标语,被恶人盯梢,我浑然不觉。回到家后,不一会儿,便听到急促的敲门声,“谁?”我丈夫大声问,回答说“查户口的”。我丈夫从床上下来打开了门,从外面呼的一下涌進了几个保安進屋后东瞧西看在找什么。为首的那个人向我丈夫要过身份证后蹲下身,假惺惺的对我儿子说:“你刚才跟妈妈去干啥了,说出来,叔叔给你买糖吃。”我孩子坚定的回答:“没干啥!”他还不甘心,继续哄骗孩子。这时另外几个保安从里屋翻出了大法书籍,恶徒马上露出了狰狞的面孔恶声叫道:“快说,你今晚干啥了,把东西全交出来。”

我丈夫见状想向他们要回身份证,结果被几个恶保安拳打脚踢摁倒在床。我厉声对他们说:“不准动我的家人,此事与他无关,我只是在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何错之有。”

为首的那个恶人恶狠狠的说:“不用犟嘴,進去后,让你尝尝刑罚,你就老实了。”在它的带领下,不法人员开始了翻箱倒柜的大搜查,甚至连孩子的学习用品都不放过,简直是日本鬼子進村,最后他们拿着所谓的证据(大法材料)洋洋得意的说:“别罗嗦,跟我们走吧?”我当时觉得我做好人,说句真话没有错,到哪我也不怕,就跟着去了。

在街道办公室里,在恶人的大呼小叫的所谓审讯中,我始终保持一个大法弟子的善念,跟他们讲述大法的真象以及自己的亲身受益的经过,有善念的保安开始觉醒,只有为首的还在行恶,它圆瞪恶目凶神恶煞般大吼:“你再说,我打折你的腿。”

我觉得它那么可怜,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做为江××小集团的一个打手,欺压善良必遭恶报。

当晚午夜12点半,在我所在单位老板的出面调解下,我终于安全回家了。看到由于过度受惊吓,而一直在等我未睡的孩子和丈夫,我想了很多。为什么在这个所谓“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国,做个好人这么难啊?所谓的人权何在?正义何在?

我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和所有爱好和平的善良人们伸出您的援手,制止在中国发生的这场人间悲剧,无罪释放所有非法抓捕关押的大法弟子,把迫害者送上法庭,受到应有的历史审判。我坚信这一天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