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的抗争


【明慧网2004年7月22日】北京的天气烟雾笼罩,北风刮到脸上浑身有点发抖,感觉到天气的寒冷。我穿着很厚的羽绒服,一点也感觉不到太阳的温暖,只看到那阳光被浓厚的烟雾遮挡着。

这一天就是2001年12月29日,我带着一颗真诚的心,到信访办,想用我自身的感受、体会来证实法轮功修炼的好功法,能够祛病健身,提高心性,让人做好人。然而在北京所听到、看到的却是:只要你是炼法轮功的,来替法轮功说公道话的,他们就不分男女老幼,把说公道话的人抓捕起来,根本不听老百姓的呼声。我心灰意冷,在中国已经没有说理的地方了。被逼无奈,我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准备炼功。犹豫之际耳边响起洪亮的喊声──“法轮大法好!”

我急忙转过身朝着声音发起的地方望去,看似柔弱、瘦小的南方中年妇女,打着横幅,声音不断的传入我的耳朵里。这时跑来两名高大魁梧的武警,上前一把抓住这位中年妇女,重重的把她摔倒,那只大手卡在她的脖子上,膝盖压在她的腰上,摁倒在地。警车疯狂驶来, 把这位敢说真话的大姐拖上车带走了。人群中到处都是便衣、特务、武警,发现炼功人后,他们几秒钟就会窜出来。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我的远处、近处时时都能听到“法轮大法好!”的声音。离我大概壹佰米处有一人在奔跑,手里拿着横幅,嘴里喊着“法轮大法好!”,真是惊天动地,后面好多人在追赶,急速奔跑中其中一人跑上前去,一推就把那位大法弟子推倒在地,就听一位旅游观光的游客说“这人摔得够狠的。”不约而同的大家都朝着那个人跑去。恶警连打带骂,一只脚踏在他的脸上,顿时血肉模糊不清。围观的人都说“真可怜!”又一位正义勇敢的人落入到了它们的手里。这些坚信“真、善、忍”做好人的人就是这样被他们任意打骂、凌辱。我的眼泪情不自禁的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中国没有说理的地方,难道就没有天理了吗?想到这我脱口而出大声的喊道“法轮大法好!”我也不例外同样落入到了他们手里。

我被带到一个不知名的派出所。半夜,三个警察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其中一人拽我的手掰手指 ,另一个人拿电棍往我身上触。警棍冒着蓝色火花,发出“啪、啪、啪”的响声,非常狠毒。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遇到矛盾能忍让别人,这样做人不好吗?

到了大庆我被投到龙凤看守所。看守所这个地方是用来看押损害他人利益,违反国家法律、不重德、不修善的人,而我们却因为说了一句真心话、公道话而被投到这邪恶之所。门道黑暗阴冷,层层铁门,我来到了人间地狱。到处都弥漫着恐怖的气氛。到了里面最后一层铁门有一个警察板着面孔叫我站在一旁,黑暗之中有一张苍白面孔,随口便骂(话太脏,无法写出),让我蹲下,两手抱头,我没有顺从。“啊!不想转化看你能撑多久”,说着动手要打,在高压下我蹲了下来。说这话的人是这里的“二劳改”,让我感觉到奇怪,犯人怎么能当着那么多警察的面随便打人、骂人呢?是谁给他们的权力呢?法轮功修炼者重德、行善、做好人往哪里转化?是师父把我从梦中唤醒,把我从浑浑噩噩之中,执著追求名、利、情的苦海之中救起,是师父点明了我做人的道理。“不计别人之恶、不怀恨在心、不妒嫉、不有意报复、不杀人、不滥杀无辜、不有意损害生命。……”(《大法是圆容的》)。这还只是常人中的善,师父讲的法理是无止境的,只要是能忍、能舍、能悟,门是敞开的,你想修多高,就能修多高。

不远处传来了惨叫声,皮管子打在肉体上的声音。有一个姓王的警察走到我身前问道“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你要是在这里炼,屁股给你打开花了!”在监室里犯人把我夹在他们中间码座,前后挤的很紧,稍稍动一点,就会有一恶人打两胁,用胳膊肘杵后背,每打一下就会岔气。用冰冷的水给我洗头,大约40-50秒脑袋就开始痛,他们按着我的头大概2分多钟,痛苦难忍,感觉头昏、恶心、眼前一片漆黑。我与他们对抗,他们说“每一个新来的都这样过来的,规定一次4-5分钟,今天便宜你。”每天都要被凌辱、打骂、威胁、逼迫转化,说“不炼了”就可以回家。在看守所的37天里有很多炼功者绝食抗议,被折磨的瘦小身躯经常从我关押的门前走过,我一直在消极的承受着。两条腿的踝骨长时间挤压肿了,并磨出厚厚茧子。臀部也磨出了茧子,坐骨受到损伤。

后来我被送到劳教所。到劳教所第二天我们就出工了。劳教所要搞创建,道路两旁全部修建花池。我们负责抬土,把花池填满。任务分配到每个人头上,一人一条编织袋背土,一天必须完成规定的数量,不完成任务就要处罚。现场由大队干部、警察和民管会监督。民管会是由劳教人员组成,大部分人阴险、毒辣,据说都是花钱买关系才当上的,经常给大队领导、干警出主意如何折磨摧残大法弟子。劳教所规定谁把法轮功弄“转化”,给减期20-30天。他们个个争先恐后,充当刽子手。

所里还规定对待法轮功,不准表扬、不准奖励、不准减期、只许加期。没有自由,不准向上级反映。记得有一次,有一被关押的人公开赞扬大法弟子焦永林拾金不昧,他说:“现在这世上特别是在劳教所里,还有这样的好人,也就是人家炼法轮功的。”大队干部当众制止,并且说“法轮功再好也不能表扬。”焦永林现年60岁,大庆日报社编辑,在劳教所步道板生产厂劳动时期,每天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劳动时间长达14-15小时。精神的摧残、肉体的迫害,使他经常出现昏迷状态,血压偏高。就是这样,他从来都没有怨气、恨,用善心感化着周围每一个人。后来警察把焦永林、张少辉非法转到绥化劳教所,强制洗脑。

每一个修炼者都没有幸免于难。虽然多次残忍的迫害都与我擦肩而过,但是我还是没能躲过它们的魔掌。2003年8月10日,他们把我关在禁闭室与世隔绝。三人包夹,任意刁难、凌辱。恶警并且说“你炼法轮功,有理也没理,除非转化。”我的心就象有一把刀在割一样的痛。他们还是正常人吗?警察和流氓串通一气,打击迫害这些按照“真、善、忍”法理做人的好人。软硬兼施,强迫洗脑。如果不按他们的要求做就“上绳”、坐老虎凳,加期,送到绥化迫害。每天包夹三人轮番看守,强迫罚站21小时,小腿、脚背都浮肿,痛苦难忍。王斌、何华江、卢丙森正直、勇敢、善良的人,只因为说了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被政治流氓集团迫害致死了。一桩桩、一件件血淋淋的迫害事实,在历史的将来所有施暴者都要受到正义的审判。

在此我把真象告诉所有善良的人,并且也告诉那些追随邪恶之首、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擦亮你们的双眼,重新站到正义的一边,不要被强权、眼前利益迷惑住。告诉你一个真理:邪不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