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身心健康


【明慧网2004年7月23日】

大家好:

我叫赖奕亘,今年十二岁,是台湾明慧学校的小弟子,得法至今六年多。在得法前,我是个病业很重的小孩;我生出来不久,就住院两次。天生过敏性体质,早上一起床,总是喷嚏连连,每天都跟爸爸妈妈吵着要换鼻子。从小,我的健保卡是从A卡看到I卡,时常要到医院报到。年纪那么小,就得老往医院跑,不只我过得痛苦,全家人也都伤透了脑筋。在家里,从天花板到地板,到处都是防尘螨的器具,就连窗户、棉被、枕头也不例外。就是因为天生过敏,从我一生下来,就成了全家的负担。

就在我五岁时,爸爸的同事觉得爸爸是一个很好的人,因此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我们,因为爸妈对大法很感兴趣,所以也跟同事一起修炼了。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爸妈也没有要求我炼功、读法。有一次爸妈在三楼打坐,我主动的过去跟他们一起炼,因为小朋友骨头比较软,一盘就上去了,在盘腿方面我也没什么困难,我闭着眼睛专心炼功,发现自己好象浮在半空中,那种轻盈的感觉好象自己没了重量,当时心里也不害怕,只想睁开眼睛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浮在半空中,没想到一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还是坐在地板上打坐,我觉得很奇妙也很喜欢,从那一次开始,只要爸妈炼功,我也跟着他们炼功,每次一炼功身体就很舒服。从我学会炼功之后也开始读法,那时候我觉得读法比爸妈带我去看医生轻松多了,《转法轮》里的字百分之九十几我都会念(以前没有注音版),爸妈说:“原来你三岁自学识字是以后要用来读法的呀!”那时我听不懂,到现在才知道是师父打开了我的智能,让我能在很小的时候就会读法。自从得法后,我的身体有了很大的转变,本来早上起床都会打喷嚏、流鼻水的我变得很正常,鼻子不再那么难受了;现在我的健保卡也只有用在检查视力和拔牙而已,这个大转变使我每天过得很快乐,我真感谢法轮大法带给我的美好!

得法前,我在学校和同学、老师的相处还算不错;得法后,我更明白做人的道理,以前偶尔会跟同学计较,现在都不会了,凡事都必须做到先他后我。有一次,班级读书会要购书,老师说要买书的人向她登记,我因急着要出国洪法,而忘了向老师登记。回国后,妈妈要拿钱给我带到学校跟老师买书,我突然想到师父常讲:“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精進要旨》)的法理。要我们处处替别人着想。所以我又再跑去跟妈妈说:“登记买书的时间已经结束了,老师也已订好了书,如果现在才来麻烦老师再帮我们订书,不只造成老师的困扰,也要麻烦书商多跑一趟把书送来。我认为,还是自己到书局找到那本书,才不会麻烦别人。”还有一次,老师叫班上的值日生把垃圾搬到地下室资源回收区,值日生们听老师这么一说,全都跑光了。

当时,一听到老师的话,玩得正开心的我心想: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我来做,虽然我不是当天的值日生,但是我也是班上的一份子,身为班级里的一份子,做工作哪有分你的我的,更何况谁愿意看到自己班级乱七八糟的呢?于是,我去跟老师说:“老师,我来搬。”正当我准备搬的时候,我的朋友也来帮我,我在想:学了法轮大法,自己的一言一行,做得正不正,常人也在看着呢!所以,我只要一有机会,总会向班上的同学讲清真象。

有一年我生日当天,刚好是去学校上学的日子,我带了真象光盘和大法书签去学校,发给班上的老师和每个同学,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打算把美好带给大家,请大家一定要带回家看喔!”过了几天,同学纷纷跑来跟我说,你送给我的光盘里面内容好感人喔!还有,书签上炼功的人都好祥和喔!我也都笑着说:“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以后毕业了,你们可能会忘记我,但是,请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

我有时也会带一些同修被迫害的资料给同学看,同学都说,大陆这样对人民实在太残忍了!我一听,心里好高兴,他们都明白真象了,真是有福气!

在家里,每个人都是同修,应该帮助家人一起比学比修,我却是那个需要同修拉我一把的人,发现自己很不精進。

我对妹妹说话的态度总是不太友善,这一点我一直很难修掉,可能是我的亲人,我对她的要求比较严格吧!所以在家里,常常跟妹妹有冲突。虽然有仔细找找自己,但这一方面因为常常忍受不住所以无法突破。因此,我发现到是学法、炼功的量不够,没有把法读進去。每天读一讲甚至不到一讲实在太少了,假日清晨去炼功点也是有时候去,有时候没去,光靠上学时间在学校炼也是不行的,早上起不来也很痛苦,明明可以做得到,但常常太懒散了。有时候好象状态很好;有时候却提不起精神来。

师父给了我一个修炼的机会,教导我怎样做好人,告诉我真、善、忍是宇宙唯一的法理,我应该好好珍惜,感谢师父,以后我会更加勇猛精進的!最后以师父的经文《实修》与大家共勉。

“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

(2004年7月22日于华盛顿DC)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