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个真正的正法弟子


【明慧网2004年7月23日】1999年,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我只有9岁,才修炼几个月。在这短短的几个月,我积极的洪法, 告诉在新英格兰的表姐《转法轮》中关于释迦牟尼佛的故事和张果老倒骑驴的故事。尽管我积极向我的亲人洪法,但我从来没有过怕我爸爸的关。

学法时或在公园炼功时,我总是找一些借口,诸如:“哦,我去公园看鸭子” 或“学法的地方有一个大屏幕电视”,藉此来防止爸爸怀疑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

一次,我爸爸冲进我的房间向我们大叫后,我甚至不敢和我妈一起读中文的《转法轮》。

当爸爸和妈妈争论关于我的修炼时,我也不能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当迫害开始的时候,我对爸爸的恐惧加剧了,更不用说走出来对人们讲真象了。我躲起来了。

在那一年的11月份,妈妈回中国时被捕并被关在看守所,我们本地最大的两家报纸的记者采访了我和爸爸。当她问我是否相信法轮大法时,我犹豫了,因为爸爸也在电话上听着。在短暂的停顿后,我说,我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那一天晚上我很难过,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过这一关,我很害怕,我没有说真话。我发誓下一次要做好。

但是,将近一年以后,我们准备搬到另一个城市的时候,爸爸也将回中国。我又一次被怕心左右,我向他发誓,在他离开时,我不炼法轮功。再一次我很难过,很讨厌自己说这样不诚实的话。

那次事件后,我又暗暗的对自己发誓,我要做好,战胜怕心,象一个大法学员一样公开的,堂堂正正的修炼。那一刻终于来了:那是我和妈妈准备去参加2003年休士顿法会的早上。

早上很早,我和妈妈准备好去参加法会。我知道,那一天,我必须打破旧势力的安排,克服怕心,怕爸爸发现我是大法学员而阻止我成为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准备吃早饭时,爸爸重重的把身后的门关上,冲进厨房,质问我们要去干什么。爸爸身后的邪恶因素很害怕,它拼命的控制着我爸爸,想把我吓住,不去参加法会,不能去证实法。为了挽救我爸爸,站出来证实大法,我知道,我必须让爸爸知道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我知道,是我的执著心阻挡着他,让他不能真正的理解大法,而且诽谤大法。因此,我轻轻的回答说去参加法会。我有一点点害怕,但却出奇的平静。现在当我回想这件事时,我知道,那是师父在帮我。

当我们开车上路的时候,突然,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没有言语能表达我当时的快乐、轻松,最多的是对师父的感激。那一刻,我终于冲破了控制我四年的障碍。到会场的时候,我还在流泪。在法会期间,一些我以前参加法会从来都没有过的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很清醒,不打瞌睡。

开完法会回家的时候,已是深夜,害怕面对爸爸的恐惧再一次的占据了我,但我想到大陆的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向世人讲清真象,我的怕心很快的消失了。我意识到,由于怕心和自私,我不能承受爸爸的吼叫和威胁,而大陆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面对的是生和死的考验。我还体会到,当我坚定的站出来讲真象时,师父会帮我。在我进家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记着这句话,我增加了很多勇气。

回家不久,我突然听到爸爸在厨房里向妈妈吼叫。我听到我的名字、大法、还有骂人的话。没有犹豫,我跑到厨房,告诉爸爸,他说的是错的。他双目瞪着我说谈话和我没有关系,这只是他和我妈的事情。我告诉他,如果他诽谤大法,我就有权说那和我有关,因为我也是一个大法修炼者。我还告诉他大法不是×教,因为他是以真、善、忍为基本特性,是宇宙的规律。他所知道的大法的都是江氏集团为镇压法轮功而散布的恶毒谎言。他开始大笑,并说宇宙中没有什么特性,真、善、忍是迷信,是不存在的。我告诉他:任何东西都遵守着一定的规律,物理有一定的规律,宇宙的运动有它的规律,这些规律都有它的特性,这个特性就是真、善、忍。

骂了几句之后,爸爸冲进主卧室,砰的关上了门。我和妈妈沉默了一会儿后去了书房,读外公的最新电子邮件。一会儿爸爸又冲回来对着我们大吼大叫,我们没有理他。他拔了DSL 电缆的插头,又冲进车库打开电源盒,把家里的电全断了。坐在黑暗中,我不知道爸爸还会做什么,我害怕他拿刀子来杀我们。恐惧再一次从心里升起,但很快就被另一个更强的想法代替了。我想到了中国的所有大法弟子,他们在承受着痛苦,被酷刑折磨并被打死,仅仅因为他们不放弃大法。和他们每天经历的相比,我的情形根本上算不了什么。在那一刻,我猛然觉得,不管发生什么,哪怕是生死的考验,我也会坚持修炼。我们为了得这无边的大法,已经等了千万年。我将不让自私的执著阻碍我完成我的史前大愿。即使意味着死,我也要完成我的历史使命。想到这,我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知道在师父的帮助下,我在证实法和堂堂正正修炼上迈出了第一步,也是最大的一步。

停顿了一会儿,爸爸叫我出去。我坚定地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叫声越来越大,我仍然没有动一点。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他挥拳重重的打了我的头,但我没有觉得痛,只是觉得象被蚊子咬了一口一样。我站在那儿,直视他一会儿严肃地告诉他:不管他说什么或做什么,我会继续修炼大法。

在随后的一周,我没有和爸爸说一句话。我还是有一点怕,怕他不理我。一天,我刚放学回家,他突然冲进我房间,质问我为什么相信法轮功。我告诉他,大法教你做好人,遵循着真、善、忍的原则,所有的大法学员都是好人。他似乎在嘲笑我,自命不凡地回答说我说的真、善、忍不在道德的范围,世上也没有好人,因为每一个人对好人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在随后的四小时,我都在向他讲真象,一直到妈妈下班回家。当他听到开前门的声音时,他立即打断我的话,并说以后再说。在他离开后,我感到巨大的轻松。我又过了一关。

从那以后,我象一个大法弟子所应该的那样公开修炼,我不再为去学法而找借口。现在,回想起来,我意识到是我的恐惧心让爸爸不能了解真象并造业,是我的恐惧心让爸爸做了那些可怕的事情。

回头看看,我感到我原来认为根本不可能过的大关其实是很容易的。我记得师父说过(不是原话)修炼本身并不难,难的是放不下执著。就我而言,那就是怕心。尽管我过了第一关,我知道将来还会更多的考验。但是,由于我扎实的学法和师父的引导,没有任何东西能阻挡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4年7月22日于华盛顿DC)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