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黑龙江省最高检察院控告哈尔滨监狱恶警的犯罪行为


【明慧网2004年7月23日】黑龙江省哈尔滨监狱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打死两名法轮功学员。为掩盖罪行,把法轮功学员分散到大庆、牡丹江、泰来三所监狱转移关押。法轮功学员向上级申诉控告材料被扣押。特别是恶警张久珊从2002年6月份到集训队当队长以后,指使犯人关德军、徐自强、王彦武等一伙对法轮功学员大肆進行摧残与长期折磨:关独居、锁地环、戴脚镣后上刑毒打、不让睡觉、体罚等,致使很多学员精神上受到重创,肉体上造成残疾,一个个身体虚弱。

恶警张久珊还给残害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提升当带班杂工,给他们权力,并给记功奖励──减刑。在集训队残害折磨法轮功学员已成为犯人思想改造和靠近政府的改造目标之一。张久珊就是这样在哈尔滨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他所管辖的集训队就这样成了哈尔滨监狱迫害法轮功最严重、最邪恶的知名单位。

邱学治因炼法轮功,于2002年4月12日被投入哈尔滨监狱集训队。两年多来,饱受了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他利用邱学治的家人恐吓、威逼、引诱,逼迫他接受洗脑,按着他的意愿写了三书。恶警张久珊弄虚做假,自凑材料和百分考核,以邱学治父亲的名义自行购买了一面所谓“转化法轮功”的锦旗。在一次调查法轮功转化测试问卷中,因邱学治如实填写了法轮功不是×教,不反对国家、不反对党,转化不是自愿的,三书不是自愿写的,恶警张久珊就指使犯人关德军、金志东逼迫他骑只有两指宽的小木凳到深夜,并要求在木凳上一动不动,稍有一动,就是一顿毒打。在这种压迫下,邱学治的精神受到了严重伤害,头痛、四肢无力、大脑空虚,生活在生不如死的痛苦之中。

邹国晏,现年50岁,家住黑龙江省双城市团结乡春光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于2001年5月16日被非法关押,并判刑9年,于2002年3月中旬被投入哈尔滨监狱,2004年7月1日转到大庆监狱。在这三年的时间里,邹国晏遭到的打骂无计其数,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如:被迫戴手棒;支棍子;锁坐在铁椅子14天;在夜审时,遭受苏秦背剑式扣上双手,弯腰脖子挂上铁桶,桶内放上酒和点燃的烟熏,同时用木棍抽打各部位半宿;用牙刷柄夹在两手指间握紧用力拧;用皮带抽打脚心;用针挑扎脚面;用绳绕在阴茎上猛拉;不间断打40多天,每天只给4两玉米面窝窝头吃;戴棒子铁镣锁坐地环10余天,不让睡觉,每天只给2两玉米面粥吃;不让上厕所。

孙殿斌,因坚信法轮大法是正确的,被黑龙江省鸡西市法院判刑10年,于2002年4月12日被投入哈尔滨监狱三监区,受到了精神和肉体摧残与伤害,被恶警扣押书信、不让与家人接见、派人监视不许与其他人接触、限制上厕所等。

2002年7月10日,集训队副大队长张久珊为捞政绩,对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恶之手,强制写“三书”,把孙殿斌关入独居(小号),派犯人徐自强、于俊杰在1号小黑屋内对他人身摧残。孙殿斌被恶徒强行戴上48斤重的脚镣、手铐,并锁在地环上,人只能缩成一团,遭受拳打脚踢头部、前心、后背、两肋、腿、胳膊,被打得遍体鳞伤,背过气去(就是昏过去),恶徒们也不理睬,致使大便失禁。孙殿斌被一直折磨了十天,致使他精神达到崩溃边缘!与此同时被关押的还有法轮功学员赵军,也同样受到一样的迫害。

在此过程中,犯人徐自强扬言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政府派来强制转化你的,转化不了就火化,打死你我也就加三年刑。”

2004年3月18日,孙殿斌一次答题不符合张久珊所愿,张久珊指使犯人关德军、刘彦明、金志东、李东辉和集训队的犯人摧残法轮功学员孙殿斌、李成义、张玉良、张传铎,强迫这些法轮功学员骑马扎儿、头顶墙、身体稍有一动就打,直到后半夜,才让睡觉,早晨4:30起床,仍然继续骑马扎儿;白天训队列,不让休息。这样持续了一个星期,使法轮功学员肉体上受到极大的伤害,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