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修在河南许昌第三劳教所屡遭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4年7月25日】2002年11月8号下午5点,我与姐姐在北京前门西街一家饭店吃饭,当地朱某(公安局)带着5个警察与保安冲進来,当时离和平门地铁口很近,瞬间围观了近百人,我就不断的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接着就不明不白的被连夜遣送当地看守所。一个月后,也就是2002年12月9日,恶警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说了声:“劳教一年半!”就把我非法关進河南许昌第三劳教所。下面是发生在劳教所的一些恶警迫害我及其它大法弟子的事实,当然不只是这些,有些记不清了。

在劳教所,每天都有邪悟的犹大做所谓的“转化”工作,就是逼迫、诱骗大法弟子放弃信仰。2002年12月11日劳教所开始搞什么“攻坚阶段”。大法弟子吴军庆、雷中长受到严重迫害,雷中长被捆19绳。

2003年元月份,我因长期不写所谓的“作业”,被贾某捆6绳,暴徒用电警棍在我身上到处电,现在我的手还有被折磨后留下的痕迹。大法弟子庞良在开会时喊:“法轮大法好!”手被捆成粉碎性骨折。大法弟子王玉昆在春节期间被迫害的不能自理。

2003年二月份,春节过后,大法弟子赵永中绝食达50多天,李進科证实大法,恶警用电警棍往他嘴里乱捣,致使嘴和脸多次变形,几天不能吃饭。

2003年5月份,也就是所谓的“春雷行动”期间,恶警对38名长期坚修大法不屈服的大法弟子分批关進劳教所2楼的夫妻室进行强行转化,当时,在劳教所院内、走廊、房间内到处都贴有攻击师父和大法的标语,每天利用广播为它们打气。暴徒把吴军庆捆起来,把岳彩云挂起来,就是所谓的“烤全羊”,被折磨的长时间卧床不起。雷中长、李進科、赵永中、刘详夫被捆十几绳。荆伟伟在饭厅因喊“法轮大法好”、胡兵拒决打防“非典”疫苗都被不同程度的迫害。

2003年7月份,在所谓的测试中(看是不是被转化,讲一些诬蔑师父及大法的话),赵永中、李進科、王铁壮、庞良、岳彩云等先后受到迫害,我被沈某捆了四绳,一绳就是20分钟。

2003年10月份,记得我和王铁壮、赵永中、李進科等被迫害,被多次捆绳。

从2003年11月份开始,劳教所规定坚定的大法弟子要有包夹跟着,半夜起床也不例外,致使包夹想法报复被包夹的大法弟子。

2004年3月15日左右,劳教所开始搞“强化教育、深化巩固”运动,当时我和赵永中、李進科、王铁壮、陈维防、岳彩云、叶红春、曹桂文、王俊、吴军庆、金朝付、汤克玉、关小广等先后都被迫害,只一次上绳就把叶红春、曹桂文捆成休克。

2004年4月26日,为迎接“五一”,省局来劳教所检查2次。一个大车间只有三盏灯,昏暗的灯光把眼睛看得直流泪。检查的也不管,它们也不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