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受迫害的经历和反思

【明慧网2004年7月26日】2004年3月31日晚5点15分,我刚進屋不到5分钟,敲门進来两个警察,我一看是太和派出所所长刘晓东和李忠文。他们進到里屋就开始翻东西,电话柜翻完之后,他们又想去翻佛堂。我严肃的正告他们说:“告诉你们,这是我师父的照片,不许你们动。”他们没敢动。他们回过头来,看到了屋里的同修,就问他是谁,同修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警察就打电话又叫来三名警察,進屋对同修大打出手。他们把我的手一上一下背铐上,紧接着把我们俩人连推带抬的弄到楼下,当时我的鞋都没穿。我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抓好人了!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我没犯法。”警察慌慌张张的把我们塞進警车里。

下车时我不走,并质问他们:“你们执法犯法,为什么把手铐子铐在好人手上?放着那些贪污腐败、危害社会的坏人不去抓,却来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他们费了很大力气把我弄到屋里,一个个气喘吁吁。到屋后警察说:“喊呀!你咋不喊了?这回可抓住你了。找了你两年了,你都去哪了?”我说:“是你们迫害我,使我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他们又问:“那你以什么生活呢?”我说:“我只能给人家打工维持生活。”随后他们拿来纸和笔开始问我,不管问啥,我一概不回答。他们不再审问我,准备把我送進锦州第二看守所。看守所看了我的情况,不肯收。恶警又把我拉回派出所。

第二天白天,指导员李东明、所长刘晓东、女警察把我拉到了锦州第一医院。上车时我不走,我不断的发正念。这时出来四、五个警察把我抬進警车,我不断的喊口号。在市第一医院,他们联系了担架车,为了防止我喊口号,他们用塑料带和手纸堵住我的嘴。

在医院里我被野蛮灌食,用的管子有小手指那么粗。我的鼻子、嗓子都被扎破了,鼻子里、嘴里都是血。我感到呼吸都困难,面对迫害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恶警显得毫无办法,又把我拉回派出所。晚上他们又把我送進郊区医院。坏人是最怕曝光的,走到哪里我都告诉人们:大法弟子是被迫害的。法轮大法好!我看到许多人眼里含着感动的泪花,有的人向我点头示意。因为看守所几次拒收,几个警察显得垂头丧气。有位警察说:“再有这样的事我可不去了,多影响警察的形象,人家口口说警察迫害好人了,也难怪,好几个警察对付一个女的,这叫啥事啊!”

第三天他们又把我送到郊区医院,对我進行强行灌食。在医院他们给我往肛门里打了许多盐水和开塞露,然后又从鼻子插管灌奶粉。我发正念不让奶粉灌進去,同时让灌食的痛苦和奶粉都转到灌食者身上。结果,奶粉从我嘴里喷出来,溅了灌食者一身,他们灌不下去了,到旁边去吐。之后我又被带回派出所。

每次回到派出所,我都抓住机会向警察讲真象,解除他们对大法的误解。他们也是受害人,是可怜的。我告诉他们千万别当江××的陪葬品,江××已在多国被起诉,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中华民族是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勤劳、勇敢、善良、诚实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而现在黑白颠倒、正邪不分,贪污腐败遍地,坏人有恃无恐、做好人反倒進监狱,国家的宪法成了一张废纸。一个反对“真善忍”的国家会变成什么样呢?只有大法可以改变人心,使社会的道德回升。

他们越听越明白,对我的态度明显转变。有个警察把水端到我的嘴边,说:“你告诉我们法轮大法好,我记住了,求你喝点水吧!”我说:“谢谢你!如果能唤起你们的良知,善待大法弟子,我真的很高兴。这关系到你的生命永远,希望你们有个美好的未来!”他们都说:“说真话,大法弟子还真都是好人。唉!人都这样了,把她放了吧!”他们开始请示上级,起初不行,经过他们的努力,终于在4月4日上午放我回来。

回来后,我反思了一下自己,我有很大的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1、学法不够,很多事情没有在法上认识,被人心带动。2、没有做到真正向内找,只停留在对表面现象的认识,没有找到现象背后的真正执著。3、“以法为师”做的不好,很多事情没有真正对照法,被周围环境所带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