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写转化书 而是写起诉书

【明慧网2004年7月26日】有一段时间,我感到修炼中提高很慢,几乎停滞不前,虽然每天都在学法、发正念、讲真象,从表面上看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一件也没落下,可事实上仿佛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切都常人化了,本来是非常神圣的事却没有了神圣的感觉。

就在这时,我有幸认识了一位功友,并且必须与她共同渡过一段时间。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在那段时间,我惊喜的发现自己心性飞快的向上提高,每天晚上我都会有很多收获讲给我的家人,并且他们总是迫不及待催着我讲,我们一家都非常感谢师父的安排。

在那段时间,我天天都要告诫自己:“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呀!”每当自己念头一出,马上悟道:“这一念是在法上吗?”每当话一出口,立即警觉起来:“有没有修口?我这话该不该说?”我开始认真分清哪是自己,哪不是自己。而在此以前我很少这样做。

这位功友平时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修炼是严肃的!我能感觉出她已经悟到这句话高深的内涵。

有一天,她学了一天法,每到整点就停下来发正念,发完正念接着学法。中午的时候,她突然激动地告诉我:“你知道吗?我们是正法弟子,正法弟子啊!”她一边说一边抬起右手。我非常奇怪,口里回答着:“我当然知道!”心里却想:“莫非你以前连这一点都不知道!”一个半小时之内,这句话她重复地讲了十几次,并且每一次都要抬起手来加重语气。所以后来只要她一抬手我就与她一起说:“我们是正法弟子!”于是我们开怀的笑起来。我心里明白,她是悟到正法弟子这一称号的高深的内涵,那是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高境界中的悟道。

这里我想讲一讲她在劳教所状告公安局长的故事:

她因为去北京上访被抓,非法关押在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她没有配合邪恶,做得很好。由于平时的修炼非常扎实,使她带的场非常纯正,邪恶一直不敢碰她,在她面前真是邪不起来了。后来与她一起的同修被“转化”了,写东西出去了,就剩下她一个。在孤独中,又没有大法的书籍,也得不到新经文,她开始怀疑自己了:“难道那么多同修都错了?就我自己做得对?写个东西出去之后还可以继续证实大法,呆在这里能做什么呢?为什么大家都出去了呢?难道这是一种天象的变化?”虽然这种想法明显的不在法上,但当时她还没有明确的意识到。她开始动摇了,也准备写个东西出去。管教们听说之后真是求之不得,立即拿来纸笔,要她马上就写。她心里又想:“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呢?修炼是严肃的,可不能走错一步啊。”于是她对管教说:“我今天晚上再仔细考虑一下,明天九点写吧。”第二天一大早,还没等她动笔,公安局副局长就带来一帮打手,不管三七二十一闯了進来把她暴打了一顿,这一下她认清了邪恶的真面目,清醒过来了。写是肯定要写的,但可不是转化书!她提起笔,铺开纸,写了一张起诉书-状告公安局副局长×××。交上去了。

家里人听说她在劳教所里把公安局长告了,急坏了,本来家里人正准备打通关节把她弄出来,这一下全完了。其实,几天之后她堂堂正正地走出来了。

其实“写个转化书出去还可以证实大法”的想法完全是错误的,因为写所谓的转化书本身就是在证实邪恶,就是在破坏大法,而所谓的“出去后还可以证实大法”不过是在痛苦中为求解脱而给自己找的借口而已。如果大法弟子都能坚强不屈,这本身就是有力的证实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