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忠自述在大庆监狱遭受的迫害(图)


【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六日】我在黑龙江大庆监狱三监区五分监区一共受过三次殴打迫害:一次是2003年5月上旬、非典封闭期间,我因为拒绝在衣服上打“犯”字,而被所谓的教导员李伟楠强行指使犯人打上了“犯”字。我绝食以示抗议,李伟楠便指使犯人咎红卫、廉晓波等人将我绑吊在五分监区11号屋里,坐在长条凳的一根钢筋上,臀部还支了一支木棒,大约半个小时后放下,朱瑞大队长来同意不打“犯”字,而李伟楠在此期间又打了我数十个耳光,而且骂不绝口,当时正值晚点名,很多犯人皆知此事。当时朱瑞、梁艳华(五分监区指导员)在场。

张忠
张忠

第二次迫害是2004年1月上旬7、8号左右吧,王英杰和田喜峰副大队长到三监区五分监区探监,当时我坐在学习室看电视,王英杰问我为什么不穿囚服,我说“没罪”,他就踹了我一脚,接下来王让我回我住的9号屋,田喜峰在走廊上便开始打我,而且骂不绝口说外面法轮功学员给他打电话干扰他了,说以前没迫害,现在就迫害你了。到9号屋把我的铺给翻个底朝上,而王英杰把我叫到8号屋问了一些话,田喜峰翻完号后过来叫我站好,我没配合,他就又开始打我的头部,把我打晕在一个床上,把眼镜也打坏了。这还不算,他们又把我叫到9号屋把其它同室犯人的铺都揭个底朝上,把整个屋喝水的杯子全给摔碎,说让他们朝我要,搞株连那一套,而且田喜峰走时指着他名签对我说:“你告我。”气焰十分嚣张。这件事五分监区犯人、干警皆知。

第三次,在2004年1月15日早8:30左右,李方杰(副大队主抓劳教改造)把我叫到五分监区训话室,问我说你又练功了,我说“是”,他说你能不能不炼,我说“不行,就得炼”,他就起来用手打我的头部。当时六分监区长梁书义和六分监区干警于清江在场并也来用手打我的头部,我被打晕、倒地,李方杰叫人拿针来扎我头部和手(谁扎的不知道),看我没动,不知谁照我腹部猛踢了几脚,我当时感到非常疼痛,身体蜷成一团,且流出了眼泪,李方杰叫来2名犯人彭金海(五分监区守门员)和张小男(五分监区报数的)把我从地架起来,随后有许多干警和李伟楠教导员也来了,李方杰扯谎说“他练功我说他两句他就躺在地上了。”后来他们把我弄到六分监区1号监室严管,8个犯人看管,分别是李海山、赵洪波(2004年5月9日释放)、蒋长喜、闫志学、李金成、禄再华、关友、姜凤春。

晚上吃饭喝奶粉就开始呕吐,而且吐了一口血,当时李海山去李方杰那报告。第二天1月16日李方杰把我叫去后问我,我说你们可能真给我踢坏了,他向我承认了错误,而且态度诚恳,我就原谅了他,但我说不用去看,我炼功就会好。大约二十五六天后,也就是2月5、6日,我爱人打来电话问我,我就如实讲了这件事,她也叫我去看病。在此期间,李方杰曾在15天左右,也就是大约2月1、2号左右把我叫到谈话室说我看你也没啥病,不用看了吧?我说不用看了。就这样一直到大约三十二天左右吧,李方杰又叫我到谈话室,说:你爸来找我,叫你去看病。而且我气色和身体很不好,我就同意了。孙中谦指导员(六分监区)带我去医院(监狱内),随后李方杰也到了,和医院医生讲了半天,才把我送到B超室做B超。当时乔国涛问我说你吐血了吗?我说吐了一口,当时梅宏飞大夫给我做了B超,李方杰、孙中谦在场,检查结果竟是胃炎和胆囊炎。住院就一直给打庆大霉素消炎,其实是毁灭罪证。这样用了大约六七天左右不见好转,而且我又炼功,他们便给我撵回监舍。回去后大约是二月二十七日吧,我写了一份书面材料要求见家人和出去住医院看病,他们马上又给我送到了监狱医院。说是王英杰给医院责怪了才收的,就这样还是消炎,不见任何成效。看不行了就打一瓶葡萄纤维维持,一直到大约4月7日,我说再不给出去看病就绝食,他们才送我到四医院胃肠门诊看病,当天去了五个人,朱瑞大队长、杜岩(三大队内勤)、林志军(三大队五分监区监区长)、宋曙鸣(六分监区干警)和医院黄院长。去之前林志军到医院来接我,我问,我家人去不去,他说不去,我们给你看病,并且告诉护理我的犯人刘佰兴不要告诉别人说去看病,保密,怕泄漏给我家人。

到四医院后,他们似乎很紧张,怕我家来人。胃镜检查后,大夫说胃不动,我听朱瑞说:对,胃瘫。然后那个给我看病的女医生问我绝过食?我说是一年以前了,她说受过外伤?我说他们给踢过,吐过血,林志军和朱瑞便把医生叫到旁边耳语半天。在看病前,朱瑞曾先叫黄院长上去一顿安排后我们才上去的,其它的化验报告我就一概不知了。可能是在大队手中,大夫只对我说,正常进食,吐也得吃。

回来后,我一直在吃饭,但一直是吐,不见好转,看不行了他们就给点瓶高糖VC,偶尔点瓶盐水。他们现在都在推卸责任,都往我以前绝食上联系,说是我自己造成的。但是在1月15日之前我在五分监区身体很健康,人所共知。而且我和邱庆海(五分监区学委)、郑震(五分监区犯人)、李树军在一起吃饭,根本就没绝食。目前我身体状况呈整日卧床、血压、体温都很低,血压在55-88mmhg或是68-94mmhg左右,心跳很弱。医院黄院长说:照此下去我还能活15天,基本上是等死。他们也不给出去住院治疗,又不给办病保,只是在观察,或是叫我运动,说我不配合,天天吃不进东西。如何运动?皮包骨了怎么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