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压力 坚定修炼的我感受大法的光明和美好


【明慧网2004年7月28日】前几天,我们顺利的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我和晓月(化名)都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国重点大学,回想起这几年的艰难更加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大法赋予了我们无限的智慧和慈悲……

自从修炼以后,我的为人处事深受同学们的信赖,学习成绩也不错,老师们对我的评价也很高。然而,当学校领导们知道我炼法轮功后便频频找我谈话,而语言也极具侮辱之能事,严重阻碍了我的正常学习。尽管这样,每每進校长室时,我都会鞠一个躬问老师好,临走时鞠一个躬跟老师再见。

有一次,他们又把我叫过去试图强迫我放弃修炼,他们说:“你太顽固了,中毒太深了,你看你们都死了那么多人。”我微笑着对他们说:“大法书里明确指出不能杀生,那些死亡数字根本就是栽赃陷害。”他们继续问:“你们为什么要反政府,围攻中南海?”我告诉他们:“我们并没有围攻,也不反对政府,我们只是行使了公民的正当权利。我们是抱着一颗多么诚恳的心,多大的信任踏上了上访之路,我们只是希望用我们的亲身经历诉说大法的美好。可谁知话还没有说完,等待我们的却是拘留、殴打。”他们接着问:“你们这么痴迷,(直呼师父名讳)管你们吗?都到国外去了。”我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我们的师父比任何人都珍惜我们的生命。还有,我们的师父是在镇压之前受邀请去了美国,不是避难。”我决定用我的实际行动来表现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大法弟子是什么样的人。

从此,所有的课任老师都找我谈话,并一再表明“象你这么好的学生怎么会炼法轮功?”每当这时我都会微笑着对他们说:“正是因为法轮功我才会变得这么好!”

面临中考的我不仅要面对学校和家庭的压力,还要面临着社会的压力。在江氏谎言的蒙蔽下,亲人对我不理解,爸爸对我拳打脚踢,甚至我被赶出家门,都动摇不了我的坚定信念。家里许多人把我当成了怪人,说我不听话、没有人情味,尽管我多么努力的去做好,为他们着想。每当这时,我都想起师父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我更加明确了什么才是人类永恒的美好。说也奇怪,在我毅然坚定的情况下,事情都会有所转机,例如眼看就要被停学了,可第二天却安然无恙……感谢师父啊,师父无时无刻不在保护着我。

在一次诽谤大法的签名会上,我本以为一帮哄一起上去签呢,没想到是一个一个上去签,最后一看无法糊弄,校领导又不让我走,我索性就站在签名台前一动不动,在当时摄像机就在我面前拍摄,我心想它照不到我。最后校领导一看我一动也不动的杵在那儿,就无奈的对我说:“你走吧。”就这样在警察都开始注意我的情况下,我顺利离开了现场。

无论多难我都会按照大法来要求自己,宽容待人,周围的同学都非常的保护我,面对校领导对我的蛮横,同学们气愤的对我说:“这你也能忍啊?”我只是一笑而过,因为我是修炼者,大法要求我们先他后我,无怨无恨。

神奇的是,会考或是别的什么考试我都是名列前茅,要知道会考的前一天我都被家人赶出来过,复习就更不可能了。我被大法的神奇与美好所充实着,这一切,不修炼的人怎么能了解呢?

在毕业考试那天,校领导又把我叫了过去,我表明了我的态度――我永远永远不会放弃修炼!最后,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老师们辛苦了!”

到了高中我的成绩经常是全班第一名,在哪里我都严格要求自己,用我的实际行动讲清真象,告诉世人大法遭受的千古奇冤。晓月和我都希望周围所有的人能够了解真象,我们尽力的修好自己,有问题向内找,一件件神奇的小故事激励着我们精進不停,努力的做好三件事。经过几年来的讲清真象,我们的同学不同程度上都知道了大法真象。现在考卷上都有诽谤大法的题,且分数很高,白得的分,谁又能抵得住诱惑而不写呢?但我有个同学却非常坚定的对我说:“我都打算好了,如果高考题中出污蔑法轮功的题,就算分值很高,我也不写。”面对众生的觉醒我的心得到了最大的安慰,为了救度他们,我愿“吃苦当成乐”,更何况我们有师父的呵护,我们是大法修炼者。

晓月的成绩原本不是很好,在大法修炼中晓月的成绩日渐益高。晓月对我说:“真想向全世界大喊,如果不是法轮大法就没有我的今天,法轮大法好!”

我想:“大法的光明和美好,人类会感受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