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大”、出卖、修炼


【明慧网2004年7月30日】很多学员用“犹大”一词讲道理、讲真象。但同时,大陆有些地区的学员对“犹大”这个名词很敏感,说绝大部分被所谓转化的人心里是知道大法好的,还相信师父(注:并不是说所有的转化者都如此,其中有些非常邪恶),和犹大为了几个钱出卖耶稣有所不同;也有些学员相反,很喜欢用“犹大”这个词,而且说的时候让人感到一种强烈情绪,好像在给人盖棺定论、也好像在表白自己。

其实,师父讲过,什么事“想多了就成了执著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我们很多学员在修炼实践中也都认识到,的确如此,再好的事,老想、看得太重了,就是执著上了,反而会适得其反,长期处于同一个矛盾当中,还一直想“为什么对方老不改”。比如,我们经常看到,在有不同意见的时候,本来一个学员的观察和观点是正确的,但因为太强调自己那个很对的观点,把自己的意见看得太重,而且不知不觉的掺杂了个人的情绪,结果就成了不完全是为了别人好,那么其他学员就会感到难以接受,甚至产生“就是不愿接受你”的情绪,形成内耗,反而把正事耽误了。可是,如果当事者、看到和听到这件事的学员,都从这个“说不通”和“不接受”中静下心来找自己的不足,就会发现各自都有要去的心。哪个学员那个心去掉了,这个矛盾就不再让他/她动心了,矛盾才能缓解,甚至完全善解。

就“犹大”一词一直有争论,是不是大家也因为各自的原因对这个词执著上了呢?比如非常反对“犹大”一词的学员,是否有出于对落难者的同情,或者执著自己的思想感情等因素存在呢?其实真的不带自己的观念和情绪时大家都认同:用不用这个词都是可以的。用,不是错,因为讲出了真象——犹大因其关键时刻的行为,导致他的名字后来成为“出卖者” 和“背叛者”的代名词(其实犹大后来也非常痛恨自己的出卖行为,但覆水难收,当时也没有弥补的机会,所以结局不好);不用,也可以讲清真象。所以关键是不要用任何借口去执著什么,固执己见,耽误正事。否则即使别人在善意的阐明一种不同意见,自己也会觉得人家在和自己争论、在拒绝自己的观点。

有些学员说师父在讲法中从未说过“犹大”一词,以此否定其他一些学员就“犹大”问题所讲的真象和道理。仔细想想,这个想法真的那么正吗?师父看一个人看其整个历史,而不只看一个瞬间,师父不计学员一时之过,能容纳一切,这是学员现在都知道的事实,但师父的慈悲是为了众生能知过改过,不至于学员因为今日一时的错念而断送了自己的过去和将来,师父从来没有说过“转化”不是“出卖”和“背叛”啊!

讲清“不能出卖”、“不能背叛”这个真象的目地,是为了挽救人,而不是为了把人推出去、推向邪恶一边;讨论如何讲更好,也是为了大家更同心同德,共同挽救更多的昔日同修,而不是为了证明别人不对、从而更坚定的坚持自己的某种认识,否则就忽略了大家都需要跳出问题本身看问题这个修炼的因素。

也就是说,对于“转化者”周围的同修来说,不是用哪个名词,也不是是否当面称呼的问题,而是心态问题。我们是去挽救对方、而不是去指责对方,或者去发泄自己的情绪,那么就应该要求自己从言行上充分做好,做到形式和目地一致,始终把握好“救度”这个基点。只有我们不掺杂人的不满、对立、甚至愤恨等情绪,就是纯纯净净的、善意的去讲,对方才容易听进去,听进去才能起作用,反转化和挽救学员的效果才好。这个过程既是助师世间行,也是在修炼我们自己。

对于很多给邪恶写了保证书的学员来说,的确,这其中的许多人,在那之前从未想过要出卖大法、背叛师父,反而是心里知道大法好,也想修炼到底的,可是因为学法修炼不扎实,在邪恶制造的压力和恐怖面前让错念主导了自己;也有其它情况,比如1999年720那段时间,北京的很多学员都写了“保证”,有些是因为怕心,有的是政治斗争中养成的看风向、不吃眼前亏等观念作怪所致,但更多的,是觉得可以来个文字游戏糊弄邪恶,交了“保证书”自己该修炼还修炼。辽宁某市同修介绍说,该市附近的一个劳教所就关了约700名法轮功学员,最后只有百分之一没写保证书就闯出来的,可那些转化的学员,相当一部分当时就知道自己不对、对不起师父,有的根本就不想转化、不想放弃修炼,可因为劳教所里太邪恶,学员在里面吃的苦非常大,加上学不到法,对正法修炼缺乏认识,怕心等心放不下,慢慢人的一面越来越被放大,人为的抑制了自己修成的一面,结果被邪恶钻空子,也就转化了,造成不但出卖了师父、也背叛了自己,这样一种惨痛的事实,很多人转化的时候内心非常痛苦。这些学员出来后,经过其他学员的无私帮助(讲真象、讲道理),很多都重新回到了修炼中,这是后话。

那么,很多转化了还以为自己在修炼、宣称自己在“帮师父”,是否能改变他们所写“保证书”的“出卖”性质呢?显然是不能的,而且这是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背叛,是一种无论常人还是修炼人都决不该做也决不能做的事情,无论有什么表面理由。现代人道德下滑了,思想变异了,才把有些本质上很严肃的事看成无足轻重。不管是谁,做了出卖佛法和神佛的事,还钻到某个名词的字眼里,去计较别人说自己的话对不对,从好的方面说,或许是自己明白的那一面的一种流露——自己内心里也明白出卖行为是坏的,不希望自己最终被定性为“出卖者”。如果真的如此,那就不要管别人怎么讲,自己拿出正念来,去做师父反复强调一定要做好的三件事。做错了一定要尽快纠正过来,错过机缘才是最大的否定自己。另一种情况,如果得了法的人因为走过弯路、一些事做不好就干脆自暴自弃,那本身就是对师父的不敬啊,而且很多同修都有很多可以与你分享的讲真象经验呢,网上就有很多好文章,往回修的时候你并不需要“孤军奋战”,多学法更是把握正念的关键的关键。

正法结束的那一天越来越近了。让我们大家在抓紧时间给世人讲真象的同时,也更主动、更理智的、更视为己任的抓紧挽救走了弯路的学员,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