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的同修们


【明慧网2004年7月30日】我们每个真修弟子助师正法所走过的路,就是一部历史,就是一个个催人泪下的故事。今天,我就把我身边可敬同修们惊天地、泣鬼神的感人故事讲给大家。

(一)

2001年9月份,大法弟子王春艳和我在当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后,同时送往省女子劳教所。这是一个比当地更邪恶的魔窟,每天对大法弟子的酷刑折磨惨不忍睹。好多人被打得浑身青肿,满脸电得起红痕。

刚到那里不久,王春艳不畏恐怖的暴行带头炼功,一连三天邪恶的拳脚都没让她屈服。第四天,恶警罗近芳等四人把王春艳拖到干警室,它们象一群恶狼,上来……。这时王春艳的天目里看到了四周有一双双魔的黑爪子向她身上抓来,电棍“啪啪”地响,冒着火花。肉体上难忍的疼痛使王春艳跃起身,又被重重地按倒踩在脚下。恶警们一边打着,一边大吼:“还炼不炼?”王春艳忍痛大喊:“炼!炼!打死也炼!”暴徒们在行恶,王春艳咬牙承受。痛苦中的王春艳想到了师父,突然她大喊一声“李洪志师父!”象一声炸雷,电棍一下子就没电了,四个恶警象触了电一样,立刻都停住手向后退去。片刻,一个恶警自言自语地说:“怎么没电了,刚才充得挺足的?!”又把电棍插在电源上,可是就是没有电。原来是王春艳的正念战胜了邪恶,师父在帮他。

每当王春艳和我谈起此事时,眼里都含着泪花,她说:“只要你坚信师父,关键时刻想到师父,师父就会帮你,邪恶就会害怕。”

后来,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发表了。每看到师父的那段话,我就会想起王春艳的感人事迹,我都会激动,更激励我坚信师父和大法。

师父讲:“中国国内有些学员有时做得不是太好,当他们被抓去迫害的时候,那些恶警在打他们时,打得很厉害。可是,那个时候有的学员,正念是不足的,所以遭受的迫害就更加严重。邪恶在打他的时候,他也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了,也没有想到,我求救师父帮助。有的求救师父的时候也带着强烈的怕心。很多当被打得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那么这个时候我去保护他,这些旧势力它就不干了,因为它在维护着旧的宇宙的理。它认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吗?他有正念吗?他放下生死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这个时候师父真的被它们指责得无话可说呀。当然了,一时一世的表现不能说他就不是我弟子了,它们也懂,它们就会说:“我们打他的目地就是要把他正念打出来。你看他连你都不认嘛。他也不把自己当成大法弟子。””

(二)

另一个让我敬佩的是一个男同修叫王学军,三次被非法抓捕。在监狱里,恶警让犯罪的恶人打他,不让他学法炼功,他都慈悲地对待他们,把做人的道理讲给这些犯人,特别是把大法的真象讲给他们。他说:“我虽然不能在外面救度众生,那么,在铁窗里哪怕和我有一面之缘的人都是我救度的对象。”他把法轮功被栽赃陷害、妒嫉小人非法镇压的真实情况告诉同监室的人,把天安门自焚的骗局剖析给大家听。犯人们越听越气愤,不停地向王学军问这问那,渐渐地那些恶人的目光变得善了,互相斗殴的现象少了。有些犯人还和他一起背师父的《洪吟》,有的和他一起炼功,还有的帮着放哨。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有一个杀人犯在王学军的讲清真象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谛,他痛哭流涕。他说:“我要早学法轮功,那我就不会犯罪了。”他在铁窗里望着苍天拜了师,从此一改往日悲观失望的神情,变得异常兴奋,那是一个生命真正得救的兴奋。每当我们被非法提审路过男监室的小窗口,他都虔诚地对我们双手合十,我看得出那是发自内心的。

后来听说,那个杀人犯在去刑场的路上,他是背着师父的《洪吟》面带笑容走的。他的举动令狱警们非常惊讶:一个大法弟子竟能使一个亡命之徒放下生死?!这是那些不相信大法、诽谤大法的邪恶之徒永远也弄不明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