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自述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7月4日】我今年四十七岁,家住内蒙赤峰市,是在九六年喜得大法的。

在没炼法轮功之前,我全身是病,已经不能参加劳动了。曾经有过子宫瘤、乳腺炎、鼻炎、胃炎、风湿、神经衰弱等病,家里的收入几乎全用来治病了,生活十分困难。自从修炼了法轮功以后,我全身的病很快一扫而光,什么活都能干了。从此我成了一名身强体壮的人,家庭生活明显好转。全家人对生活有了新的希望。

99年7月20日,镇压铺天盖地压了不来,邪恶之徒到处抓炼功人。派出所的赵杰、老董突然闯入我家抄走电视机、录音机各一台,还拿走《转法轮》十本、师父像、炼功带、讲法带两套。说什么你们干什么都行,就不行炼法轮功。我说我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有什么错,难道做好人也不行吗?

后来,当地派出所多次非法私自闯入我家,扰乱了我家生活秩序,给我们全家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在2002年8月的一天,大约晚上9点多钟,派出所的栾友等人又闯入我家,他们三人连拥带拽把我推上车。到了派出所那里还有两名法轮功学员也被抓去了。我们都被戴上手铐,铐了一夜。第二天开始审我们,说上边不让练了,并问外面电线杆上的字是谁写的,非让我们找出人来。我说不知道。后非法把我们送往叶百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后,家人交了二百元钱才被放回来。

在2003年12月12日上午,平庄派出所的冯小虎、李勇刚、李勇明等七八个人由当地派出所的赵杰、任利带领闯入我家,说有人往我家送真象资料,我拿出资料给了他们,他们还硬要带我上平庄。我说我没犯什么法,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我炼功祛病健身了,宪法规定信仰自由。他们无话可说。后来让我上当地派出所核实一下情况,再把我送回家,派出所的赵杰说他担保我一定能回来。就这样到了派出所他一个电话又叫来十多个人,骗我说送我回家,结果把我带到了平庄审问,后恶警要把我送進第二看守所,那里非法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恶警要我别说是炼法轮功的,让我做假证说我见有人杀人,来当证人来了。我不同意,我说我师父教我们要说真话,不撒谎,缺德事我不干。后来我又被非法送進了第二看守所。

到了晚上恶警冯小虎给我家人打电话,说这年头有人不行,就是要钱。我家人问要多少钱,冯小虎说上边说的算。到了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多钟,恶警又给我家人打电话,说我没被子盖,和杀人犯、抢劫犯住在一起,他们欺负我,当时家里人急得都哭了。

第二天我家人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都卖掉了,又借了3000元钱,一共凑了5000多元钱,打车送到平庄派出所,交上钱要个收据,他们说什么也不给。这样我从看守所放出来了,可是到家一看粮食卖光了,一年的收入洗劫一空,全家三口人没了粮吃,又欠了外债,这日子怎么过呢?我炼功只是为了做个好人,对社会,对家庭都有好处,没做任何违法的事,相反他们却在执法犯法。善良的人啊,您说是谁正谁邪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