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年上半年传出死亡案例165起 其中75人今年被虐杀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明慧记者古安如综合报道)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2004年1月1日至6月30日的上半年里,共有165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其中75人在2004年内被虐杀。至此,从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公然迫害法轮功,至2004年6月30日,被证实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达到了998人。

* 2004年上半年:165例死亡案例被证实,75位法轮功学员年内被虐杀

根据明慧资料的不完全统计,2004年上半年(六个月)里,共有165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从中国大陆传出,分布在全国25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

黑龙江、吉林、河北、辽宁、山东、四川、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湖南、湖北、陕西、山西、河南、江苏、浙江、安徽、甘肃、贵州、广东、福建、海南、内蒙古和新疆。

其中以黑龙江(24例)、吉林(19例)、河北(19例)、辽宁(18例)、山东(15例)和四川(14例)为迫害严重省份。在165例死亡案例中,2004年内被虐杀的有75人,占被证实案例的45%。

* 6月份有26例虐杀案从中国大陆传出

6月间,有26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其中17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害死于2004年内,有5位死于刚刚过去的6月份。

26例虐杀案分布在13个省和直辖市:河北6例,黑龙江4例,吉林3例,辽宁2例,山东2例,北京2例,四川、广东、湖北、湖南、安徽、浙江和海南各1例。

其中年龄最长者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红旗乡大河村70岁的张守信;年龄最低者是原黑龙江省海伦市农村信用合作社职工32岁的刘小东。50岁以上的老人达13人,占50%;妇女12人,占46%。

* 修炼“真善忍”身心受益,做好人反遭残酷迫害

26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纯朴憨厚的退休工人(朱俊和),有农民(崔付娥、王书军),有善良实干的职员(王金钟)和财会经济师(李震),有普通市民(毕国华、林犹辉),有修炼以后弃恶从善的回头浪子(韩俊清),也有教书育人的大学教师(牟乃武)。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有着自己身心受益的故事和感人的修炼经历。

河北保定地区安国县南楼底乡八方村的法轮功学员陈晓芹,因患癌症晚期,不能治疗,被医院判了“死刑”,而修炼法轮功以后,绝症消失,获得了新的生命。

六十多岁广东揭阳市法轮功学员林犹辉,由于一生奔波劳碌,患有肺结核、心脏病等多种疾病,自己虽是个医生,却医不好自己的病,后来病得起不了床,而学法炼功二个月后,病全好了,他逢人就说:“李洪志老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北京房山区法轮功学员韩俊清,多少年来一直是当地一带有名“混混儿”,但自从修炼,去掉了一身的坏毛病。

山东潍坊学院教师牟乃武,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血压高、间歇性心脏病、冠心病、胃病、高度近视等多种疾病。而这些病在治疗上是互相排斥的,往往治了这病又加重了那病。他虽然年纪轻轻却成了全校出了名的“老病号”。病痛的折磨、对生命的绝望,使他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与同事、家人的关系处理得很是紧张。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一切都发生了转变,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了,原来整日焦躁不安的烦恼没有了,脾气也平和了,与身边人的关系变得十分融洽。他工作上干得更好了,曾几次被评为优秀班主任,任教研组组长。凡认识他的人都说:“牟乃武自从炼了法轮功就好像变了个人。”

* 灭绝性迫害夺走无辜善良民众生命

在26例迫害致死案例中,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具有普遍性。法轮功学员普遍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毒打、酷刑折磨、洗脑“转化”和经济勒索,经历了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洗脑班和当地公安及610强迫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残酷迫害。

26人中,绝大多数因在各种迫害场所遭受迫害而导致死亡,1人因被关押在精神病院遭受有害药物治疗及精神摧残,导致精神失常而去世,因毒打、酷刑折磨而直接导致死亡的5人,多人同时遭到不同形式和数额的经济敲诈,最高额高达7千多元。以下是部分案例简介:

* 蒙被毒打致胸腹肿胀,张建华死于“固定床”上

吉林省榆树市法轮功学员张建华,男,50岁左右,2004年春节前被送進吉林监狱。在大年三十那天,由于他抵制恶人的要求,被恶警指使的犯人用被子蒙上毒打,后又被恶警押到“严管队”迫害,不长时间就被迫害得胸部、腹部肿胀起来。恶警不但不带他上医院,而且还继续把他放在“固定床”上折磨。直到第二天(2004年大年初一)下午三点,值班犯人才想起去看他,张建华早已死在刑床上多时,身体僵硬。

张建华被迫害致死后,吉林监狱从上到下编造谎言,掩盖迫害事实真象,欺骗家属和不知情的刑事犯人。

* 被迫害致下半身瘫痪、一只眼失明,汪亚萍含冤去世

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法轮功学员汪亚萍,女,47岁,修炼法轮大法前,曾患骨癌、肝癌,每一个病都是要命的,1995年修炼大法后痊愈。

2001年1月1日汪亚萍去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判劳教二年。由双桥分局国保大队长卢峰和刘明成送到河北省保定高阳劳教所,在那里因不向邪恶妥协,受尽了精神和肉体的摧残。电刑、体罚、奴役劳动不让休息且还不让睡觉。她绝食抗议,门牙被撬掉了两颗;体重由原来的180多斤,被迫害折磨的只剩下100斤。2002年10月放回后,她继续在市内面对面的向人们讲真象,发放资料。

2003年6月在发真象传单时被国保大队长卢峰非法抓捕,送往鹿栅子沟—610强化洗脑,随后再次被送往保定高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不到半年――2004年1月在她被迫害得下半身瘫痪,不能动,大小便失调,一只眼睛失明的情况下,劳教所通知她家人将她接回。于2004年5月9日含冤去世。

* 遭迫害全身浮肿,张守信被拘留所迫害致死

黑龙江省七台河市红旗乡大河村70岁的法轮功学员张守信,96年有缘接触到法轮大法。修炼后,患多年的风湿性腰腿疼、尿路结石、前列腺炎等多种病不翼而飞,与几个子女先后在当地建起了六个炼功点。

99年7.20后法轮大法开始遭受江氏集团打压,由于张守信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两次被拘留,开除党籍。此后村书记刘福海、治保董云山和片警王大伟经常以“帮教”为名对其進行骚扰。2000年6月20日,张守信和妻子、儿女、儿媳進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遭恶警毒打后,被七台河驻京办事处和当地派出所押回,直接送七台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拘留。

在拘留期间,张守信遭到了残酷的肉体和精神迫害,全身浮肿长满了疥疮,后因排尿困难导尿排出大量血水。在家人和正义人士的强烈要求下,于2000年10月份当地派出所勒索2000元才放人。回家后因身体虚弱无法恢复,张守信于2001年农历4月份含冤离世。

* 暴打致耳聋、肾部损伤,崔付娥被折磨致死

北京市延庆县刘斌堡乡大观头村法轮大法弟子崔付娥,女,47岁,2001年农历四月初八,去北京上访,当天下午被刘斌堡派出所所长王学华等恶警非法带回,强行把手铐住塞在小轿车的后备箱里,拉到延庆公安局三科。从车里拖出来后,气还没缓过来一群恶警上前就打,用棍子把崔付娥打得死去活来,遍体鳞伤,当晚送县拘留所,在拘留所关押了15天。

后来,崔付娥身体刚有点好转,刘斌堡派出所所长王学华又把她弄到派出所强制劳动一百天。在2001年端阳节(农历五月初五),王学华怒气冲冲带领其他恶警一起把崔付娥痛打一顿。崔付娥耳朵被打聋了,内伤很多,肾部遭到很大损伤,就这样还强行让劳动到第一百天。崔付娥回家后,重病在身,一直卧床不起,于2003年8月3日含冤离开人世。

* 被精神病院注射大量药物,史月琴被迫害成精神失常

海南省文昌市法轮功学员史月琴,30多岁,原海南省粮食局职工。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20日以后,史月琴多次到省政府和北京上访讲真话,曾被非法关押在海甸拘留所和海南省女子劳教所遭到非人折磨,被连续审讯三天三夜,拳打脚踢,钢筋打,单手吊,连续几天几夜不让睡觉,无所不用其极,后被劳教所送到了海南省精神病医院——安宁医院。

在精神病医院,医生把她当作精神病来对待。她曾对朋友讲:“医院对我什么恶劣手段都用过了,讲出来你们听了都会害怕的。”刚开始迫害时,她不肯打针,她说自己是炼法轮功的,不是精神病人。医生说:“劳教所说你有精神病你就有精神病。”

那药水都是黑色的,她被手脚固定绑在床上强行打针,一直把她绑在床上连续几天几夜,连厕所都不给上,屎尿都拉在裤子里。医生却说:“宁愿泡屎尿都不愿打针,不是精神病是什么?”就这样,史月琴作为一个正常人被强行打针、灌药,按精神病人对待迫害了一个月,给她肉体上和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一个多月后,医院终于打电话给劳教所叫接人,付医疗费。劳教所没有去医院接人,而是让安宁医院打电话叫史月琴的姐姐去接,并由史月琴的姐姐付了3800多元。由于她被海南省精神病院注射了大量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回家后表现出精神失常,于2003年3月6日坠楼身亡。

* * *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被偿还,这一天不会久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