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国家恐怖主义的罪证:迫害死亡人数达1000名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据明慧网的统计,从1999年7月20日至2004年7月初,已经至少有1000名法轮功学员由于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在中国被酷刑迫害致死。其中女性占52%,男性占48%,平均死亡年龄为44岁,年龄最小的是黑龙江省17岁的高中生陈英(女),最大的是82岁的四川法轮功学员杨永寿(男)。自1999年7月以来,每月平均披露出的被迫害致死人数为17人。

*迫害范围覆盖全国

这1000个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全国30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致死案例最多的省份依次为,黑龙江省(159例),吉林省(126例),辽宁省(110例),山东省(107例),河北省(103例),四川省(66例),湖北省(44例),重庆市(30例),河南省(29例),北京市(27例),广东省(27例),甘肃省(26例),湖南省(25例)等。

这些案例是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的数据,还远远不是现实的全部。据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内部统计,拘捕中的法轮功学员死亡人数已经高达1600人,全国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劳教的人数超过10万人,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谓“执法人员”的毒打、体罚和经济敲诈。

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身心健康,道德高尚,在社会中做一个好人,来自于工、农、兵、学、商等各个主流社会阶层。在江氏集团的国家恐怖主义中,直接受到迫害的人数就有七千万至一亿人,加上他们的亲属,就有数亿之多。迫害法轮功所涉及到的人数和覆盖的范围是历史上前所未有的。

*江氏国家恐怖主义手段令人发指

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共同点是因为他们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做一个真正的人、做一个善良的人、做一个大写的“人”。这些死亡都是非正常的,每一个案例后面都有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尽管他们每一个人所遭遇的酷刑不尽相同,但是他们都是江氏集团集古今之外最见不得人的、最残酷、最邪恶的国家恐怖主义手段的直接受害者:有的被活活打死,有的被酷刑慢慢折磨而死,有的被强迫性灌食而死,有的神经中枢被注射精神药物破坏而死,有的被迫害致疯而死。

例如,据亚洲华尔街时报2000年4月23日报道,59岁的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北关徐家小庄法轮功女学员陈子秀,于2000年2月16日,走在街上被当地法轮功专管负责人抓走,2000年2月21日被毒打致死。

黑龙江省大庆油田勘探开发研究院计算站软件室工程师王斌,曾获国家科技二等奖。因进京为法轮功上访被判劳教。后在劳教所二大队教导员冯喜的指使下,王斌遭到数名犯人的毒打,因伤势太重,因颈部血管破裂,心脏功能衰竭于2000年10月4日晚死亡。法医鉴定主动脉打断、头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后,心脏、大脑被剖出,两名法医王春彪、齐井福把它们送到大庆市龙南医院做生理解剖后扔掉了。

6月28日晚在南非发生的针对澳洲法轮功学员的谋杀未遂案,震惊了国际社会。其实枪击法轮功学员的恐怖活动早就在中国发生了。例如,32岁的吉林省长春法轮功学员刘成军,于2002年3月5日,因与其他学员在长春、松原两地通过有线电视插播法轮大法真象而受到追捕。警察绑架刘成军后,还向他腿上开枪,造成他严重受伤。他被非法判刑19年,关押于吉林监狱,其间受尽酷刑折磨, 2003年12月26日凌晨4时30分在长春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含冤去世。警方为掩盖罪行,不顾家属反对,于当日上午10点40分将其遗体强行火化。有目击者发现刘成军的鼻孔、耳朵、大腿等处有血液流出。

由于当局的封锁,对法轮功迫害的残酷程度和广度的真实情况,不是这些统计数据和案例能够说明的。江氏集团利用权力操纵中国政府系统性和制度性的用最残酷的手段迫害甚至虐杀自己的公民,酷刑的程度史无前例。世界上所有善良和正义的人士,都应该站出来共同谴责和制止这场毁灭人性的迫害。

*江氏集团的垂死挣扎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识破了江氏集团制造的谎言,明白了真相,江氏集团骑虎难下,其灭绝人性的迫害难以维持,但是江氏集团积重难返,邪恶不改,仍然在垂死挣扎,继续迫害无辜的主流社会民众。

在刚刚过去的六月份,就有26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其中17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害死于2004年内,有5位死于刚刚过去的6月份。

2004年1月1日至6月30日的上半年里,共有165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消息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其中75人在2004年内被虐杀。

江氏集团既丧心病狂又愚蠢至极,最近南非的谋杀未遂案,公然把在中国境内枪击法轮功学员的恐怖活动延伸到海外,同时也让国际社会一睹其邪恶、残暴的真面目和灭亡前的疯狂。

*江氏集团面对人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

江氏及其帮凶正面临着人心、道义和法律的审判,寝食难安。

在人心上,全球“公审江泽民”活动已经在世界上二十多个国家的城市举行了,最近的“踩江”活动正在海外民间传开,而且于7月1日在香港公开进行。熟悉中国事务的观察家认为,“踩江运动”让普通百姓既可以直白的表达个人意愿,又不必等高官显要们觉悟就可以自行施行道义惩罚,其方便性与公益性不久就会吸引众多中国内陆的百姓。

在法律方面,江泽民本人已经被告上美国、比利时、德国、韩国、西班牙等国家的法庭,其主要帮凶也在多个国家受到起诉。

江氏集团罪大恶极,逃脱不了正义的审判,将得到应有的下场。(明慧记者林展翔撰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