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蒋彦永医生的遭遇审视江氏集团的洗脑班


【明慧网2004年7月6日】据美国之音日前引述路透社和华盛顿邮报的报导,消息人士披露,“退休军医蒋彦永目前处于24小时看管状态,每天上学习班,改造思想提高认识,否则就不能回家,但蒋彦永在给家人的信中发誓要坚持实事求是。”

在去年非典(萨斯病)期间,在江泽民系的前卫生部长向国际社会谎报疫情时,蒋彦永毅然投书国际媒体,揭露当局谎言。此举对阻止瘟疫进一步扩散起到很大作用,从而使很多人免于被瘟疫吞噬。今年上半年,蒋医生上书中共最高层,要求为六四正名,引起举世感动。

可是就是这位坚持讲真话的善良医生却被中央军委下令关押洗脑,而中央军委则受六四镇压的受益者江泽民所控制。江氏集团对于一位被世界所关注的名医进行绑架洗脑,更昭显其政治流氓集团的特征,已经没有任何法律的约束和道德的底线。

蒋彦永医生的遭遇让我想起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这场迫害已历时五年,在这五年来,国内大量的法轮功学员一直在以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抵制迫害,一直通过各种途径向民众讲清事实真象,澄清喉舌媒体的栽赃构陷。但是他们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到目前为止,已经有998人被迫害致死,10余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在狱中遭受酷刑和奴役,还有更多的人象蒋彦永医生一样被绑架到所谓的“学习班”(实为洗脑班),被强迫违心表态放弃自己的信仰并进而谩骂自己的信仰。

蒋彦永在给家人的信中发誓要坚持实事求是,而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当然要说真话。蒋彦永名满天下,想必不会遭受毒打折磨。可是作为普通民众的法轮功学员,其遭遇则极其惨烈。拒绝放弃信仰的人被剥夺睡眠,遭受“熬鹰”一样的折磨。仍然拒绝放弃信仰的人则被施以各种酷刑凌虐。各地洗脑班的暴行被明慧网大量披露。如广东有一个所谓的“黄埔法制学校”,实际是关押、迫害善良公民的洗脑班。这里劫持了许多知识分子,如张孟业(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大学同学)、罗慕栾夫妇、增城一位英语老师、广州大学两位教师等。这个“法制学校”的“法制”手段如下:

一、脱光衣服拔毛发。男子被拔下身毛,女子被拔头发。
二、把头按在水里窒息。
三、用医用大号针头扎头至满头血肿。
四、买通地痞流氓毒打大法弟子。
五、让弯腰、背上背着师父像不准动。
六、监室里有“监视器”,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准讲话,口一动就在半夜三更被拉出去毒打,打完人第二天开会,问被打者:“有没有人打你?”若说有,当晚再“加班”暴打。暴徒们知道他们干的事是违法的,都是在夜里12点以后开始折磨人,半夜里,暴徒们的打人声,大法学员们的惨叫声,令人听了真是毛骨悚然。

类似的暴行、更残忍的暴行在各地洗脑班大量出现。篇幅所限,不再举例。

蒋医生披露萨斯真象、要求为六四正名,被论者称为“大医医国”。法轮功学员不介入政治,他们认为人到世间的最终目地是返本归真,而做到这一点则必须以真善忍为指导净化自己的心灵,从这一点上说,是“大德医心”,道德升华则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可是无论蒋医生还是法轮功学员,都被江氏集团劫持并遭受洗脑,这种强迫无辜公民违心说假话的行径是精神摧残和灵魂虐杀。在无处不假的中国,说真话的人被劫持洗脑,这是对中华民族道德的戕害。

谎言和暴力从来只能逞凶一时,江氏集团必将身名俱裂,而正义和真理必将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