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谁在控制中国人民的精神(上)


【明慧网2004年7月9日】从1999年7月到今天,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已延续整整5年了。无论是在镇压初期发动的那场铺天盖地的污蔑宣传中,还是在至今仍在進行的对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转化”中,精神控制(又称思想控制)都是迫害镇压者给法轮功扣上的一顶大帽子,也是江××一伙把法轮功打成所谓邪教的一大证据,至今仍有许多善良的民众信以为真。那么,事实是否真的象他们所说的那样呢?在中国,到底是谁在控制人民的精神呢?这是个必须澄清的大是大非的问题。

此前,已有一些人对这个问题做了非常有益的分析。在此,我也想就这个问题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人一起来关注这个问题,帮助所有受骗上当者辨明事情的真象。

一、什么是精神控制

要搞清楚谁在对人民進行精神控制,首先必须搞清楚什么是精神控制。

在大陆官方舆论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中,精神控制虽然是一个被政治打手们经常用到的名词概念,但却从没见有谁对这个概念作过严肃的探讨和科学的解释。这恰恰从一个侧面暴露了此类宣传的荒谬。那么究竟什么是精神控制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先让我们引入另外两个与其相关的概念:“思想传播”和“精神教化”。

从社会心理学的角度讲,所谓思想传播,是一个人(或一群人)用自己的思想影响他人的过程,其中对他人施加影响的人称为传播者,而受影响的则是传播对象。思想传播既有有目地的,也有无目地的,而有目地的思想传播又可分为两种,一种是精神教化,另一种就是精神控制。

精神教化是一种特殊的思想传播过程。它的目地并非是要人们盲从教化者的思想,从而受其操纵,而是要培养造就通过独立思考接受、领会和能够运用其思想的“有头脑的人”。所以,教化者对被教化者的独立思考始终持允许和肯定的态度,这是精神教化的一大特点。

与精神教化不同,在精神控制的过程中,控制者总是有意识的采取各种方式使被控制者放弃或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以便达到最终使被控制者成为完全盲从其思想、受其操纵的驯服工具的目地。

精神控制又分为两种,一种是控制者公开采取强制手段迫使被控制者无保留无条件的接受其思想,俗称“洗脑”;另一种则使用非强制的温和的诱导方式,试图在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达到操纵被控制者的目地。

可见,精神控制与精神教化最根本的区别,不在于传播者是否想改变传播对象的思想,是否改变了传播对象的思想,而在于传播者進行传播的目地不同,因而他们各自对待传播对象的独立思考所持的态度也截然相反。

那么什么是“独立思考”呢?我理解,构成独立思考的关键在于“个体意识的能动性”。凡是具有这种能动性的思考,一概都可称为独立思考。在独立思考中,个体的思想活动乃是一种主动的创造性的工作,因而总是程度不同的体现出个人的色彩。相反,一个人一旦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他的思想便会呈现出一种被动的机械性,成为他人的“传声筒”、“复印机”。所以,独立思考的反义词是盲从和照搬,机器人可以说是一个典型。

要准确把握独立思考的特征,还必须進一步澄清在这个问题上的几个误区。

第一,人活着,就要思考。对于成年人而言,思考总是在某种思想的指导、影响下進行的,可能是实证科学范畴的思想,也可能是反科学的宗教思想;可能是有神论的思想,也可能是无神论的思想……但一个人的思想活动是否能称之为独立思考,与其在何种思想的指导、影响下進行思考无本质联系。

第二,一个人的思想活动是否能称之为独立思考,与他采取何种方式思考同样也无必然联系,无论他采取西方文化中的抽象思辩、逻辑推演,还是采取东方文化中的玄览领会、默识心通(即直觉思维的“悟”),只要“个体意识的能动性”在发挥作用,就是独立思考;否则,便是盲从和照搬。那种将独立思考等同于理性思辩,而将直觉思维排斥在独立思考范畴之外的认识,实属西方文化中心主义的偏见,本质上是一种将东方文化一笔抹杀的肤浅的民族虚无主义。

综上所述,独立思考是精神控制的大敌,精神控制从来都是敌视和排斥独立思考的,在精神控制者的词典里,绝无独立思考的位置可言。这就是精神控制最明显的特点所在。

二、法轮功与精神控制无关

历史上,正教和邪教都发展信徒,两者的区别在于,邪教对人進行精神控制,而正教则对信徒進行精神教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两者的目地完全不同。

正教的目地是“度人”,使其开智开慧,最终成为“觉悟了的人”,而不是受神操纵的象机器人一样的精神奴隶。显然,这个目地只有通过精神教化而不是精神控制才能达到。而邪教则恰恰相反,它的目地是使信徒成为受教主控制的工具,所以必定要对信徒進行精神控制,而不可能实行精神教化。换句话说,目地不同,选择的手段当然也不一样。

法轮功不是宗教,但作为一种修炼的方法,他同历史上所有的正教一样,也与精神控制完全沾不上边。

首先,法轮功独有的传授和引导方式是“劝善”,与精神控制完全相反。这是第一条理由。

1992年以来,李洪志先生为了传播法轮大法的法理,走遍了海内外许多国家,为许多人授过课。虽然他反复告诉人们大法的珍贵,但他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人非要接受他的学说。关于这一点,他在《转法轮》中讲得很清楚,“我们这个宇宙中还有一个理:你自己求的,你想要的别人不愿干涉。我们这里教大家走正路,同时把法给你讲透,叫你自己去悟的,学不学还是你自己的问题。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没有人强迫你、逼着你修的,修不修是你个人的问题,也就是说,你要走哪条路,你想要什么,你想得什么,谁也不会干涉你,只能劝善。”(《转法轮》)而且,李先生在他传法的初期就规定,大法没有组织,想学你就来,不想学你就走,完全是来去自由,没有任何形式上的约束。广大法轮功学员在传功过程中也是这样做的。多年来,为了帮助学员提高,李先生还针对他们修炼中存在的问题,不辞辛苦、循循善诱的一次次讲法,但他同样从来也没强制过学员非得照他说的去做不可。

其次,李先生一向提倡弟子独立思考,充分肯定了其在修炼中的地位和价值,这是第二条理由。

上亿学员的亲身实践可以证明,法轮功从来没有试图使我们放弃或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无论是采取强制性的方式,还是采取非强制的温和的诱导方式。相反,大法一向要求学员在修炼中必须進行独立思考。为此,李先生反复强调,修炼自始至终都存在一个“悟”。什么是“悟”?《转法轮》中说的很清楚,“佛教中是指修炼的人对佛法的理解,……是指慧悟的意思。”(《转法轮》)这里提到的“理解”、“慧悟”,懂得修炼的内行都知道,正是修炼者特有的一种独立思考的形式。

悟,体现在法轮功学员修炼的方方面面,贯穿在我们整个修炼过程的始终。李先生在经文《悟》中讲,“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如来下世必悄悄然。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何以分辨,必有上士。果然有缘能悟者,俩俩相继而来,入道得法。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我理解,这里讲的“识正邪”,是入门时的悟。

修炼过程中,对具体事情同样要悟,因为修炼没有榜样和现成的答案。《转法轮》在结尾处说,“法只能讲到这一层了,再高的得靠你自己去修才会得。有的人提问题越提越具体,生活中的问题如果都让我来解答,你自己还修炼什么呀!你要自己去修,自己去悟,我要都讲出来,就没有你修的了。”(《转法轮》)

李先生还强调,在修炼的整个过程中,自始至终都存在着对法根本上信不信的考验,面对这种考验,师父允许弟子通过自己的独立思考去辨别真伪。为此,1999年7月20日以后,李先生只给中央写了一封信,在此后中共官方媒体铺天盖地对他本人的围攻中,未再发一言,直到一年多以后才在法会上对弟子讲,“从去年“4.25”以后直到“7.20”发生的事情中,有的学员开始的时候出现了许多思想上的波动,这也是正常的。因为你有常人的思想在,你才能修炼;有常人的思想在,你才会摇摆;有常人的思想在,你在摇摆当中能确立了你应该走的正确的路,这就是修炼。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很多人都在想:我学的这个法对不对、正不正?李洪志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个造谣中伤的邪恶势力,它说得对不对?这些问题每个学员都思考,或多或少你们都在思考,这也是给你们一个思考的机会。不是错。冷静下来,你们走了自己应该走的路。”(《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这也是一种悟,一种修炼者在面临对大法能不能根本上坚信的考验时的悟。

正因为悟是独立思考的一种特殊形式,所以李先生才反复强调,不同层次有不同的法,“修炼者对法的认识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层的认识,每个修炼者对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精進要旨》“无漏”)

从实际情况来看,法轮功学员都在悟,但对同一个问题各人悟出的结果从来都没有完全相同过,不仅一直存在差异,有时甚至差异很大,这不正说明他们并未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吗?由此不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法轮功不但不扼杀反而提倡修炼者進行独立思考吗?反之,如果李先生真象官方宣传所说的那样,在对弟子進行精神控制,那么,大家跟的是同一个师父,学的是同一个法,炼的是同一个功,所思所想理应完全相同才合乎逻辑呀。

法轮功与精神控制无关的第三条理由是:凡是对信徒实行精神控制的邪教教主,无一不倡导和极力怂恿信徒对自己的狂热崇拜,而法轮功对此是完全否定的。李先生曾明示他的弟子:“执著于常人对大法的感情是横在前进路上的一座山。”试想,有哪位邪教教主是这样“控制”信徒精神的?

既然法轮功与精神控制无关,那么为什么有人却会被官方的造谣宣传所欺骗,误认为法轮功是在搞精神控制呢?据我观察和分析,这与外行不了解修炼的特点有很大的关系。

具体而言,作为一种超验的信仰和“度人”的学说,法轮功与所有正教一样,都要学员超越人的观念,包括实证科学的传统。他们不但都讲了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原因、道理,而且还教了如何去做的方法。如佛教中讲了“戒”,法轮功中讲了如何区分真正的自我与“思想业”。在讲这些道理和方法时,采取的都是启发学员的方式,首先要人领会,然后才是在此基础上去做,而不是要大家盲目的机械的照搬,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外行却很难明白这点,很容易将其与精神控制混为一谈。而别有用心者则更是故意要把水搅混。这是其一。

其二,修炼与常人的技能有本质的不同,这种特殊性决定了他不可博采众家之长,只能把住一门去修。实际上,不仅法轮功讲炼功要专一,其他正教也都强调信仰的专一,彼此间都是互相排斥的。这也很容易被外行误认为是精神控制。

其三,同炼法轮功,学员彼此间的差异也很大,有人悟性高,有人悟性低。那悟性低的人,有时,甚至常常,在一些方面或许多方面,将修炼和法理简单化,人云亦云,从而呈现出一种近乎盲从或者干脆就是盲从的状态,这与邪教徒被控制时表面上很象,但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却并非如有人所说,是法轮功在搞精神控制,而是因为这些修炼者的悟性一时不够,对师父讲的法理暂时还理解不深等原因所致。这种现象、这种人,最容易被人与精神控制混为一谈。其实,相同的现象在其他正教中也很常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