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慈悲点化 我要重新做好


【明慧网2004年7月9日】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过去,我疾病缠身:胳膊疼、腿疼、腰疼、风湿性关节炎。那种有病的痛苦不敢想,每年都花上千元钱治病。

1996年9月经过亲属介绍法轮大法,从此我走上了修炼大法的路。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明白了人生中许许多多不解之迷,身心得到了净化,时刻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要求自己做一个为别人着想的人。很快我的一身病全好了,我深深体会到法轮大法对个人、对家庭、对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

1999年7月20日邪恶的江氏集团诬陷大法和师父,迷惑群众、迫害大法弟子。7月25日晚,乡政府不法人员到我家强行搜查,当时有同修在我家学法,有几名同修藏起来。我想:我又没做坏事,学“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他们强行把我名字记下来。从那天起,他们几天就非法闯進私宅干扰。我向他们讲法轮功的真象,大法洪传全世界,利国利民,教人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有什么不好呢?那自焚、杀人都是江××他们一伙导演的骗人把戏,漏洞百出,迷惑群众。

2000年,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应该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真象,于是我走上了证实法讲真象的路。我写了小报一类的真象资料,贴在电线杆和人多的地方,让世人明白真象。

2000年2月27日乡政府派出所把我强行抓去,把我家里所有的大法资料和书都给搜走,后来家人托熟人把我从派出所放回来,非法罚款5000元,就是保证金。从那时起有敏感日他们就来我家骚扰、打电话,我就向他们讲真象。

2001年6月13日我给同修师父的新经文,恶警又把我抓到平庄派出所,在那非法关押13天。我们早晨六点干活,中午十一点、十二点才吃饭,下午2点又干活,有一名同修的家人来看她,管教非法不让接见,同修没听他的,就去见家人,管教对这位同修又骂又打,还把她绑在电线杆上,十点多钟,六月的天正热。我们发正念,不一会她就见到了家人。有时管教不顺心干活到十二点了还不让吃饭。

后来我的家人又花了2000多元钱,才把我放出来。回来后他们几天一次骚扰,家人害怕,我说:我都不怕,你们怕啥,做好人哪有错啊。

2002年8月乡政府派出所又来我家,把我送到转化班,当时因学法不深,让邪恶钻了空子。

现在我严正声明在强行转化班残酷迫害下所做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回家后我消了十七天的业,最后几天消业中一连做了三个梦,都是恩师的慈悲点化,我才恍然大悟,对恩师的慈悲苦心感恩不尽,无以言表,泪水流下来。我心里很难过,真是愧对师尊。这时我又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看到同修们修的那么好,我很受启发,我想我要一修到底。我的身体在一夜之间全好了,使我更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师尊的慈悲。我要珍惜每分每秒,不辜负师尊、不辜负众生所望。全面无漏地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彻底清除旧势力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彻底清除旧势力黑手烂鬼,向世人讲清真象,救度众生。我们也不要掉以轻心,要做的更理智、更清醒,效果更好,要坚持不懈救度一切可救之人,完成自己的伟大历史使命,向历尽艰辛的师父交上合格的答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