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最后的路,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明慧网2004年6月18日】2003年2月27日,我在家中和另俩功友整理告江的材料,一群恶警突然闯進我的家门,将我所有的大法资料、师父的像、现金(4000多元)、复印机、手机、录音机(3台)等物品全部抢走。孩子从国外带回的香水也被恶警偷走了。

我和另俩功友都被恶警戴上手铐劫持到绿园分局,同时都被推上老虎凳。大约有两个小时我又被恶警推下老虎凳。一个恶警用一条细绳死死的勒住我的手及全身,用我的棉衣闷住我的头,然后又将我推上车,我被闷得喘不出气来,我发正念拼命的挣脱,透出一点气来,我已被闷得大汗淋漓。车子开动了,它们还是闷我,我不停的挣脱。车子总算停下来了。我睁眼一看,这也是个魔窟,到处挂满了各种刑具、老虎凳,我明白了这是行刑的地方。由于怕心,正念不足,所以它们又将我推上了老虎凳,带上手铐、脚镣。一个恶警拿出一根铁棒在我面前晃动说:“你的资料是哪来的?”我不回答,这时它就用铁棒砸我的左手,一连几下我的手肿得高高的。再问我还是不回答,它们就气急败坏的一齐冲上五、六个恶警把我的胸部勒上钢筋,几个恶警一齐使劲拉钢筋、拉手铐、拉脚镣,当时我被勒昏死过去,然后它们就用冷水将我浇醒,它们威胁我说:“打死算自杀,在这地方没人知到你死,这就是江泽民让我们干的。”它们就这样残害我,一次又一次的昏死就泼冷水。给我上刑的是长春公安一处国安队恶警。我最后醒来时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已经不在法上了,由于怕心,承受不住,说出了某某某给的资料,结果使功友被抓,使大法和大法弟子受到了极大的损失与伤害,干了大法弟子不应该也决不能干的事。

第二天,我被送到长春双阳第三看守所,面对错误我痛苦万分,不能自拔,心如刀割的一样难受。大法是严肃的,在关键时刻怎么能向邪恶妥协呢?这是修炼人所为吗?

在同室功友的帮助下,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向内找“怕心”是我根本的执著,我曾几進几出劳教所、看守所我都没有“怕”,而且每次都能正念闯出,为什么今天这个“怕”就害了我呢?我找到了主要原因就是那个阶段没有认真学法,做事心太强,学法不入心,不认真学法,做事肯定出问题。

在师父的洪大慈悲与宽容的感召下,我及时归正自己的心态,面对错误我重新做起,我爬起来了。一个月后我被非法判劳教两年,邪恶之徒将我送到黑嘴子劳教所,我想我面临的路又是一次生死的考验,吸取前面的教训,我时时不能脱离学法,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我也一定走好。

我被公安一处的恶警打得双腿不能走路,是被人抬進劳教所的,当时我的血压高,心脏都不好,一進劳教所就给我挂吊针。在这种情况下它们也不管死活,第2天就开始转化我,不转化就用电棍电,我被电得全身大泡。晚上不让睡觉。它们利用全大队的所谓转化能手、各小队的管教、俩人一班轮番向我進攻,它们累了可以随时换班,它们目地就是削弱我的意志,达到它们的目地。我不停的背师父的经文“正神”和“正念正行”,不停的发正念,不允许邪恶的东西進入,我决不配合。恶徒用这样的办法转化我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它们拿我没办法,就改变了招儿,利用一个恶人(专打大法弟子的),每天打我、骂我、逼我决裂。她又看了我6个月的时间。回想起那段时间,我如果没有大法,我真的不知怎样活着,我真的是靠师父、大法活着。在那里,我每天一想到师父、大法,我无限感激,泪水涟涟,每天都是师父带我过的艰难的每一步。感谢师父!

下面我简单的写一下几次加期情况:

不写所谓的思想汇报被加期一次,不写所谓的大队笔记被加期,不回答所谓的所规所纪加期,不回答所谓的考题加期一次,不参加所谓的正规化教育加期一次。我所在的小队是黑嘴子劳教所里的所谓的“五好”小队,我是零分,影响全小队的所谓年终评比,因此恶警就继续迫害我。又让我写思想汇报,我不写,恶警就让全队的人不睡觉。恶人邪恶的说:“你们大法弟子不是善吗?大家都陪你不睡觉,你的善哪去了?”我认为我绝不能配合邪恶。接着所里管理科长、大队长拿着凑好给我加期的票子说:“不决裂给你的加期是一天加一天的。给你过院(过院就是黑嘴子劳教所旁边的女子监狱,就是给我判刑),因为你抗拒、顽固。这时我想到师父在“修内而安外”经文中说:“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修内而安外》)是啊,我此时连死都不怕,你能如何我?后来它们拿我没办法,大队长告诉我说:“不给你加期了,因为你年纪大,但你不要得寸進尺。”我想只要我走得正,你们说了不算,是我师父说了算。

由于我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时时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不但没有过院、没有加期,在伟大师尊的加持下,提前一年的时间,正念闯出劳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