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多种疾病离身去 讲真话家中药店遭抢劫

【明慧网2004年7月9日】我是四川省彭州市三邑镇踏水村四组村民张志芬,今年51岁。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身体一直不好,性格暴躁,是一个性格很强的女人,加上又患了多种疾病,严重的风湿、痔疮,最严重的是胃溃疡等等疾病,总之满身都是病,一年四季不离药。

97年8月我有幸得大法,那时就和同修们在一起学法炼功,经过一年多时间的修炼,一身的疾病不翼而飞,感到一身轻,我终于尝到了一个人没有病的滋味,当时的心情对于没有亲身经历长期被疾病折磨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吃过药,是师父、是大法给了我健康的身心。

可99年7月20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当时我真是感到莫名其妙,昨天都是好的,而今天就开始抓人镇压,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镇压,应该让领导了解。因为我是一个中国公民,有上访权利,有宪法给予公民的信仰自由的权利、言论自由的权利;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有护法和证实法的责任,所以我于2000年1月9号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可是当晚,当地政府主管法轮功的周奎、廖沾华、陈永秀,还有蒙阳派出所的曾军等一伙邪恶之徒,抄了我的家,抢走了我的电视、音箱,还敲诈了我家7000元钱。又莫名其妙判了我一年劳教。

2001年8月我被释放回家。

2001年12月28日晚上9点,我正在家洗脚,又被三邑镇政府,当时是李少华(副镇长)、周奎、迫害法轮功的骨干魏有清、妇联主任,还有蒙阳派出所的恶警叫小杨的、踏水村村长郑安贵、三邑街道居委会主任吴佳良等一伙邪恶之徒绑架到三邑镇政府,刚走進政府,一群流氓帮凶就围上来对我一顿拳打脚踢,大概打了有两个小时(其中还有政府官员叫来的社会打手王勇),打后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回答要炼。这时,他们气急败坏的又是一次毒打,打得我遍体鳞伤还不解恨,这时政府工作人员刘勇、周述永又用拳头打我的头,还给我灌冷水,用手抓住我的头往汽车上撞,往墙上撞,往地上撞,又往我嘴里灌冷水达3个多小时。

2002年元月22号下午,6点至10点,镇政府书记陈全金、周奎、李少华,还有政府工作人员刘勇、周述永、乔立光、孟良元,还叫上了社会上的打手陈本高打我和同修谭延芳,把衣服脱掉打,把荆竹条和铁树杆都打断了,打成一节一节的。周奎打我时还叫我要忍,不许我们叫喊,还要敲诈我家里3000元钱,我家里实在拿不出钱,当地政府官员们就在2002年元月25日下午开车到我家去抢我家祖传下来的一个药店,以陈全金为首带着全体政府工作人员抢的。我家里只剩下一个86岁的奶奶,还叫她不准动。三邑镇街上的行人都看到这种情况,有的过往群众说:真象土匪一样。就这样把药店的药全部抢光,拿走了。我们全家主要就靠卖点药作为生活来源,这些邪恶之徒根本就不考虑群众的疾苦,给我们家带来生活上的困难。

我丈夫是一个残疾人,因为我修炼大法,他也受益。我没有修炼时经常跟他吵,几乎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修炼后这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且身心健康,这是大法的威力,所以他也开始修炼。

2002年元月17号,晚上九点左右,他为了证实大法好,就拿起笔在墙上写大法好的标语,刚写完时就被恶人告了,当晚被三邑镇政府的邪恶之徒绑架到三邑政府所在地。十几个政府官员,以周奎为首,残酷毒打他好几个小时。元月17日到元月22日,连续几天的毒打,在那寒冷的冬天,毒打不说,还灌冷水,不给饭吃,不给被子盖,又冷又饿,每天都要毒打一顿,人已经打得不行了,才在元月29日叫我把他接回家。回家后不省人事,昏迷9天,后来才慢慢恢复知觉,腰、脚全部受伤,半年后才能坐起来。后来三邑镇政府又把我关了一年多。我想我是做好人没错,我为了反迫害,2003年3月11日,我翻墙逃出了虎口,不几天他们又把我找回关起,我又继续反迫害,开始绝食,绝食了10天至13天。他们手段残酷,又想敲诈我们家的钱,叫我拿二千元钱来,我实在没有钱,三邑镇政府就联系蒙阳派出所邪恶的警察唆使彭州药监,再一次把我们的药店抢光,时间是2003年4月17日。

以上是我揭露的全部受迫害事实。我们只是亿万个法轮功修炼者之一,凡是真正修炼法轮功者,谁不受益啊!作为一个真正的受益者,我愿将这部大法《转法轮》介绍给人们,让大家从中也受益,做一个好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在此,我呼吁所有善良的人们伸出你们的援手,共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对无辜好人的虐杀,还我们李老师清白,还法轮功清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