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底否认旧势力残余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写给大陆某同修的回信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同修好!看了你的来信,感触很多,谨以此信代交流。 

得知你和丈夫(也是同修)的矛盾又激化了,心里很难受。又一次体会到大法弟子的路其实是很窄的:只有中间那条最正的路能走,稍有漏,就会走偏。

对于你提到的一些对方的问题和执著,我是这样悟的:矛盾中连第三方看到了都要找自己,不可能自己没有漏的。很多时候,事情不在表面事情的谁对谁错。背后自己的心怎么动才是关键。能够做到真正的向内找是很难。以我自己来说,发生了矛盾,总是说别人的问题在哪里,别人的执著在哪里,即使找自己,也是以“对方肯定是错”为基础。其实,这都是在回避自己的执著,不愿意改变自己。可是这怎么能行呢?我们不能只是指出同修的不足,只是帮助同修提高,而自己却守着自己的执著不放,那不是真正的修炼

师父《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说,“一个修炼人呢,为什么我们有时候争论不下?为什么总是强调别人的态度?为什么别人一说什么心就动?不是骂都不动心吗?矛盾中有很多因素是这个东西在起作用,谁一碰到这东西就冲动,心都在跳,这时就想不到为法负责了,是自己气不过。有的人哪总是强调:啊,那个人为什么总是这样态度不好?他怎么对谁都这样?也有人说:大家对他都有想法。要叫我这个师父说呀,大家都错了。你们都没有愿听好话的心了,你们都能做到骂不动心了的时候,你看他还能不能这样做了?正因为你们都有这样的心,才会有冲击你们心的因素;也正因为你们起了这样的心,你们才反感;你们都有这样的心,你们才形成大家都反感冲击了你们心的人。你们都能够在强烈的语言冲击下心态平稳,根本就不动心,你看看还有没有这样的因素存在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包括我自己都有意无意的陷在各种同修之间的矛盾之中,在我所在的项目之中,也听到不少这样那样的矛盾。以前,我往往会陷在这封信中说的那样,被各种各样的表面的现象带动:这件事,这个对,那件事情,那个有理,这个不在法上。分析来分析去。

后来再想,忽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这难道是偶然的吗?表现各不相同,好像是千差万别,其实也是根据我们各自的执著安排相应的矛盾,但是根本上都是一样的:让你没有心思做正法的事情,让你学法静不下心来,让你不能全身心的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如果不太恰当的拿行军作战来比喻:大敌当前,每时每刻都在死人(多少受毒害的生命在憎恨大法和大法弟子,从而面临被毁灭,又有多少同修此时正在水牢里、在老虎凳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这个时候,魔最高兴的是什么呢?我想就是“矛头指向自己的同修”,在不必要的心性摩擦中浪费着时间和精力。

当我们陷在矛盾的里面,自己拔不出来,而且还看似在找自己,找别人的漏时,其实已经没有在走师父安排的路了,已经在走旧势力的安排了。因为师父说过,99年720以后,没有给我们加任何的难,我们只有正法,没有个人的各种过关。

如果面对矛盾,我们真的坦然心不动。那邪恶的安排还能得逞吗?

师父说过“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如果任你怎么干扰我都心不动,就做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那邪恶还能干扰得了你吗?就再干扰不了了。它知道再干扰也是白费心思,它也就不做了。

说到的发文章的事情(指要把自己认为的对方的执著发表在网上,让大家都看到一事),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执著。但是我想,我们的网站应该是一个神圣的大法弟子互相交流互相促進的纯正的场,更何况上面有大法书籍和师父的新经文。如果是指出同修的不足,那出发点也应该是为了同修好,为了整体不出偏,就像帮助同修掸去背后的他自己看不到的灰尘那样,而不是互相攻击、互相揭发什么。(除了提醒大家特务行为之外)

都是同修,为什么要闹成这样呢?下面是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的相关回答。

“问:夫妻俩都是大法弟子,冲突、矛盾无法解决,能离婚吗?(众笑)这与修炼有关系吗?
师:其实我说你修得有漏,尽管有些学员可能会说你还可以。不是太执著于常人的这些东西了吗?如果都放下自我,都修得很好,没有那么强的自我,夫妻俩都是大法弟子还处理不好这些事?

  离婚呢,我告诉你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你们今天离婚也好、结婚也好,我都不说什么,我是从法理上讲,但是我告诉你,未来是不允许这些事存在的。是现代社会现状造成的,我也不能够强迫你们怎样去做,但是未来的生命是不允许这样、不会这样做的。

  另外说说人吧。现在的人哪,把情看得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作为女人来讲,她的一生都交给你了,男人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一生交给我了,我得对她负责任。夫妻之恩,这个东西现在人不懂得了,也不讲,当然现在也不是这个社会状态,我也不这样要求。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做得好一点,尽量不要出现这些事。

  当然啦,我刚才光说男的了,我得说说女的。(众笑)还是说轻点啊。(众笑)作为女人哪,也要体谅男人。女人哪,你们都想让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可是你的表现却是时时在欺压他,你把他管得象个女人一样,(众笑)这怎么男子汉呢?整个的社会都形成这种形势的时候,你们想想,这些个社会中的男人都变成了男女人,(众笑)女的都变成了女男人,(众笑)这是阴阳反背啊。当然这个社会形势就是这样,我也不强求你们非得怎样。我们有些女学员确实能力很强,也有些人确实不简单,(笑)能力上有时候超过男人,但是你们很多时候确实得考虑男人。修炼人你在哪都是个好人,你要考虑别人,在家里为什么不能考虑、体贴自己的丈夫呢?我们不是要给未来人类留下最好的吗?两人都是修炼人,你考虑我,我考虑你,怎么还能谈离婚呢?那牢不可破啊。(众笑)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