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中学教师被非法关押、剥夺睡眠、罚站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我是山东省莱西市夏格庄镇莱西第三中学教师孙玉珍。

2003年3月17日我正在集市上买水果,突遭当地派出所恶警苏月健等绑架,第二天有所长乔守福、副所长谭高峰及董振起将我送往青岛大山看守所,在那里非法关押了我25天后,于4月11日又把我送到了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二大队)。为抗议他们对我的迫害,自被抓之日起我便开始绝食,在看守所里,管教唆使六、七个犯人将我按倒在地上强行灌食。到了劳教所他们则将我拉到了八三医院灌食。我不配合,恶警们便狠狠的抓住头发将头往后猛拽,从鼻子里插不上(他们一插管子就到了嘴里,我便用牙咬住,从另一鼻子插又咬住,他们便野蛮的撬开嘴并用开口钳将嘴最大限度的撑开,一次曾导致下巴脱臼)从嘴里用最粗的管子插。这期间,他们把我关在恶警的厕所里,大队长王惠丽、恶警董新英经常将我铐成站不直、坐不下的姿势。夏丽、王文婷等动不动就用脚踢我,并一天到晚强迫我听、看诽谤大法及师父的录音、录像或邪悟者的谎言,企图毁掉我的意志。

5月下旬我停止绝食,为了逼我写保证,警察赵丽把我关在楼梯洞里白天黑夜的罚站,连续八九天看我腿肿得快站不住时,赵丽唆使邪悟者高国华以我的名义写保证,并伙同史爱国、张爱珍等动手强迫我按手印,为此我开始第二次绝食,他们除重复第一次我绝食期间对我的迫害手段之外,最后将我铐、绑在床上(手铐在床头,身上、脚捆绑五六道)一天灌食、水六次,又不让解手。8月初我停止绝食,他们继续用不让睡觉、不让洗漱、不让解手、罚站等方式迫害我。有段时间,规定我一天只准解两次手,大便只能在晚上10点半后到第二天早晨5点前这段时间。有几次我刚到厕所便被犹大张连荣拉了回来,一次我正大便,恶警孙振宏硬是把我从便桶上拖了起来。

10月底至11月,为评所谓的文明劳教所,对我们这些不放弃信仰的学员又進行又一轮迫害。孙振宏、赵丽、王颖等轮番24小时为我“值班”白天将我铐在楼梯的栏杆上,胳膊或凭着拉直、或吊着铐,让脚刚落地,晚上则将我铐、绑在床上,更卑鄙的是他们逼我踩师父的法像,我不踩,他们便将我两腿绑起来把脚放在像上,并把一张小的法像及孙振宏所写的诽谤师父的字条往我身上、裤子里乱塞,并不让我解手。副大队李玲说:这回你不写保证,就不用解手。你若尿地上就用你师父的像擦。在此之前,有一次他们长时间的不让我解手,我实在憋不住尿在一小塑料袋里,不慎撒在地上,赵丽等硬是强行扒我衣服擦地,因我坚决不顺从才没扒下来,结果我不吃不喝硬是憋了三天,最后尿在裤子里,他们一个星期不让我换衣服。

2004年元旦那天,我刚喊了几声法轮大法好,几名恶警便如狼似虎般的扑了上来,先用胶带纸封住我的嘴,接着抬往另一室,抬起来往地上猛蹾,然后在王惠丽的唆使下,给我扒去内衣只留一件单内衣,铐在窗户上(仍是站不直,坐不下)警察孙振宏不时的打开窗户冻我,直到有一天窗户被冻死推不开才罢休,这次迫害持续十多天。

2004年3月底,我开始第二次长时间绝食,恶警把我关進严管室,仍是铐着强行灌食,为不让我说真话喊大法好,不知用胶纸封嘴多少次,直到六月初他们看再这样下去身体真不行了,才放我出来。

劳教所里坚修大法的学员全遭到他们严重的迫害。2003年10月-11月份,近一年不向邪恶之徒妥协,坚持修炼的学员,被他们送到男劳教所進行所谓的“帮教”,最后就是威胁再不写“三书”就让其踩师父的法像,且解手就用法像遮等邪恶、无耻的手段迫害学员,达到他们邪恶的目地。

除上述迫害方式外,以姓陈的科长,还指使恶警用警棍电击大法弟子。有好几次从隔壁室内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大法弟子杨文娟就是其中一个,我离开时,她还被关在严管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