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双双被害致死 孤儿投靠无门流落异邦(图)

发生在中国的“群体灭绝罪”的又一案例

【明慧网2004年8月10日】(明慧特约记者天山报道)年底将满19岁的刘晓天生长在中国湖南,原本是个倍受双亲疼爱、无忧无虑的独生子。在他快满16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降临他家,使小天从一个根本不了解法轮功、也不关心这场迫害的孩子,走上了逃亡之路。此后刻骨铭心的经历,以及不久前从叔叔口中得到的噩耗,使小天加入了北欧“反酷刑展”的表演。


高精度图片
上图:参加北欧“反酷刑展”,小天的表演逼真而震撼人,他说要把他爸爸妈妈所遭受的痛苦真象告诉世人。

刘晓天生于1985年12月,家住中国湖南省永州市。父亲名叫刘庆,是永州市芝山区乡政府干部,母亲杨玉燕,原冷水滩区上河镇纺织厂工人,1999年10月左右下岗。在2001年之前,刘晓天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家里虽然不是很富裕,但是家庭和睦温馨,父母得子较晚,对他百般疼爱,他在当地的中学读书,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1999年初的一天,父亲出差到武汉回来,说看到在武汉广场上有很多人炼法轮功,很漂亮。不久,父母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 要求自己做好人,提升自己的道德,处处为别人着想。1999年下半年,母亲的工厂要解雇一部分人员,母亲为了把工作机会让给比她更困难的人,于同年10月份主动要求下岗。

1999年7月20日,在中国发动了对法轮功的镇压,政府开动了庞大的宣传机器,制造漫天的谣言,用莫须有的罪名诬蔑法轮功,迫害的残酷程度日益升级。作为法轮功学员的父母,虽然修炼时间才不到一年,他们仍然本着良心,走上街头,告诉人民法轮功的真象。当时在学校住校的小天,一周回家一次,虽然看到过父母炼功,但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他甚至不知道、也不关心这场迫害,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父母面临的危险。可能是父母意识到了迫害的残酷吧,他们也没有告诉自己的孩子,法轮功是什么,自己在干什么。

在他16岁的时候,终于,灭顶之灾降临到这个家庭。2001年11月23日,星期五的下午,小天在学校的教室里,警察找到他的班主任,告诉说他的父母被抓了,要找他。在旁听见的同学提前跑去通知他,家里出事了,警察在找他。小天吓得浑身发抖,什么也没带,逃出了学校,躲進邻居家的杂物房过了一夜。半夜偷偷到街对面,看到家里窗户玻璃被砸碎,里面家具东西已经被砸得粉碎。好心的邻居发现后,收留了他。但是2、3天后,7、8个警察又找到邻居家,威胁说如果看到小天不举报的话,就要受惩罚。邻居大伯只好给他一些钱,让他去投靠唯一的亲人──在福建省做农民的叔叔。

经过了长途跋涉,在路上,他摔伤了腿,被铁丝网割破了脖子,留下了很大的伤疤。来到了福建叔叔家。5、6个月后, 2002年5月的一天,警察来到了叔叔家,小天吓得躲了起来,不知道他们对叔叔说了什么。警察走后,叔叔一下子变得很沉默。当天晚上,叔叔托朋友帮忙,把他送到了广东省靠近香港的深圳。他躲在一个堆麻袋的大仓库里,不敢和人接触,在恐惧、焦虑、悲伤中整整过了一年多躲避的生活。

他想念父母,但叔叔总是说,他们没有消息。在空无人烟的仓库里,孤独的度过漫长的一年时间,没有人可以说话,没有安慰和照顾,只有寂寞的漫漫长夜与悲伤伴随着他。由于精神上刺激太大了,又与人隔绝,他的心理和智力都受到了极大的损伤。

直到2003年6月,生活贫困的叔叔借了巨额的债,付给蛇头,求他把小天带到国外。7月1日,小天来到丹麦,几小时后,他被蛇头扔在了哥本哈根火车站。受够惊吓、欺骗的小天,已经被恐惧所包围,当他看到警察的时候,他更是吓得浑身发抖。在火车站一位中国老太太把他带到了难民营。在恐惧中,吓得语无伦次,无法准确填写表格。唯一的恐惧就是:不要再被送回中国,不要落到中国警察的手中。

在难民营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不久,小天找到了丹麦法轮功学员。他哭着,第一句话就是,要求帮他找到爸爸妈妈,他想爸爸,想妈妈。因为他的心灵受到的伤害太大,使他不能够很好的表达自己,不能正常的读书,他经常泪流满面,天天在噩梦中惊醒。丹麦法轮功学员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才完全了解到他所受到的痛苦,和整个事情的过程。

在丹麦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小天开始思考为什么他的父母只因为修炼法轮功,会遭受这么大的苦难,他开始修炼法轮功。他开始读书时结结巴巴,每一句话都读不成完整的句子。但是他仍然在顽强的一本一本的读书。渐渐的,读错的地方少了,语句变得完整起来。在读书中,他渐渐的明白了一切苦难的根源,理解了父母的牺牲,懂得了人生的道理,他珍惜经过这巨大苦难后,在大法中得到的新生。他的脸上有了笑容,心里又有了欢乐,受创伤的心灵也在慢慢恢复中。

心理在恢复中的小天开始有能力思考父母的情况,久无音信的父母到底在哪里?!叔叔能够不经过父母的同意就把自己送到海外来吗?!是否叔叔有什么事没有告诉自己?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

数日前,远在故乡的叔叔第一次告诉现在身居异国他乡的小天,他的父母早在2002年4月──也就是他们被抓后的5个月,被迫害致死。具体发生了什么,在哪个监狱死亡,没有人知道。叔叔告诉小天,2002年5月,那次本地警察来到叔叔家,就是通知小天父母的死讯。他们不告诉任何详细情况,一项“自杀”的罪名就足以使老实的叔叔不敢多问半句话。

难以置信的残酷是,他们5个月里杀害了两条命还不够,还要对孤儿斩尽杀绝!他们强迫小天叔叔签字与死者 “划清界限”,并警告他,发现小天的下落,必须举报,否则全家都要受惩罚。被吓坏了的叔叔,当天把小天送走到深圳的仓库里,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收留小天。

小天在中国已无处可以投靠,没有任何出路。正是在这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叔叔才不得不借下自己至今都还不起的巨债,把小天送出国。

刘晓天说,从好心的知情人提供的照片看,他的家大门上先被贴上了封条,最后整个房子被夷为平地,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就是中国在 “人权最好时期” 所发生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千千万万的案例之一。这种斩尽杀绝,连家属都不放过的做法,正是“群体灭绝罪”的典型特征。

小天父母的死讯,两年以后终于传了出来,还有多少无辜、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虐杀了,至今仍然无人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