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份被证实迫害致死十九人(图)


【明慧网2004年8月5日】根据明慧网资料统计,在刚过去的7月份,又有19例无辜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致使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增加到1016人。

* 7月份有19例虐杀案从中国大陆传出

7月间,有19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通过民间渠道被证实,其中11位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害死于2004年内,有3位死于刚刚过去的7月份。

19例虐杀案分布在11个省和直辖市:吉林4例,辽宁3例,山东3例,黑龙江2例,河北、北京、四川、广东、湖北、湖南和重庆各1例。其中有退休人员、农民、职工、教师等。

其中年龄最长者是湖南省衡阳县栏垅乡泉口村78岁的周德宏;年龄最低者是深圳市南头中学34岁的女教师王晓东。50岁以上的老人8人,占42%;妇女12人,占63%。

在7月份报导的迫害致死案例中,普遍的存在着严重的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多人遭到非法抄家、绑架和经济勒索。他们普遍遭受到各种形式的毒打、酷刑折磨和强制洗脑“转化”,经历了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和当地公安及610强迫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残酷迫害。

*丈夫被虐杀,妻子受株连被非法劳教

吉林省长春市幸福乡光明村十社姜勇,男 ,46岁。他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多次被绑架、非法拘留,以至劳动教养,遭受酷刑折磨;五年来,姜勇坚持修炼法轮功,被迫害得有家难回,流离失所。不法之徒还株连无辜,滥立罪名的把他不修炼的妻子非法劳动教养一年。

2004年4月13日,姜勇和其他几名功友被长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绑架,遭受了惨绝人寰的迫害,被送到铁北看守所,因伤势过重,4月22日送长春公安医院,5月26日他又被送到铁北看守所继续迫害,于7月4日被迫害致死。在这期间家属一直要求见人,但警察都不允许。

据目击者称,姜勇遗体颈部有勒痕,前胸后背有多处青紫块,二目圆睁,翻动遗体时口溢血液,肛门垫着卫生纸。当有关人员想拍几张纪念照时,被看守所警察野蛮制止,警察推搡、撕扯甚至撕打家属。

铁北看守所不法人员害怕恶行被曝光,为推脱罪责,造假欺瞒,掩盖事实真象,欺骗家属说是突发病死亡。

姜勇在被绑架前,身体强壮,有超人的体力,身高1.70米,结实魁梧,修炼后没患过任何疾病,是人所共知的车轴汉。这样一个壮汉在被绑架仅仅80天里,就被活活害死。口中溢血是内伤,这是最基本的常识;颈有勒痕,身体青紫是外伤,已不容置疑;肛门部位垫卫生纸,并且不让拍照,有着不可告人的迫害手段。看守所说是突发病死亡,那么心里没鬼、拍照害怕什么?!

第二天,再见到姜勇遗体时,口内溢血已被处理掉,身上青紫块已不明显,停尸室内摆着酒精、药用棉等药用品,现场已经被破坏,这完全暴露了铁北看守所企图毁掉罪证,掩盖罪恶,推脱罪责的目地。

*身心饱受摧残,陈凤林含冤而死

北京市朝阳区来广营乡北苑村陈凤林,男 ,51岁。他在1999年7月20日以后,多次去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1999年12月他被非法抓进朝阳看守所,被关押了一个月后又被转到村委会继续迫害半个多月。回家后他受到严密的监视,警察经常跳墙上房或破门闯入家中骚扰他的正常生活,他被迫流离失所数月。

2001年1月他被当地派出所610办强行关押在朝阳绿色家园,准备送洗脑班,在这期间他在精神上受到了残酷的迫害,血压突然增高。有关人员怕承担责任,把陈送到了医院抢救,出院以后他便失去了自由,就连大年三十在家包饺子都要两名警察看守着,走亲访友也跟着。由于陈凤林坚持信仰,2001年7月31号被派出所、 610办公室强行送洗脑班。2003年7月不法之徒们企图第二次送他去洗脑班,由于他坚决抵制没有服从,不法之徒们曾十几次到家威胁,并派人每天轮流看守着,直到年底。

在这种长期关押和精神迫害的环境下,使他身心受到了严重的摧残,陈凤林终于在2004年7月7日在医院去世。

*七月份三名教师被虐杀,陈至立在非洲被起诉

在7月份的19例虐杀案中,有3名女中、小学校教师。她们分别是:

辽宁省建平县马厂乡中心小学优秀教师李广珍

◇辽宁省建平县马厂乡中心小学优秀教师李广珍,女,52岁,其丈夫周喜荣是马厂镇中学英语教师,夫妻二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被不法人员抄家、关押、毒打,被勒索罚款。2002年10月份夫妻二人又被公安不法人员绑架关押,2003年3月份二人被非法判刑三年,李广珍被劫持到沈阳大北监狱,被迫害到最后也不能吃东西,骨瘦如柴,于2003年10月份被保外就医,于2004年6月18日离开人世。其丈夫周喜荣目前正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受折磨,生命危在旦夕。

◇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吴家山四中学校教师李智,2002年去北京上访,被绑架迫害,其丈夫是劳动局干部,受邪恶宣传的影响,配合610办公室经常恶性毒打她,2002年盛夏李智在医院含冤去世。

广东省深圳市南头中学34岁女教师王晓东

◇广东省深圳市南头中学34岁女教师王晓东,2000年依法进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于 2000年4月29日被非法关进深圳南山看守所,遭受任意殴打、凌辱和捆绑,戴35公斤重的脚镣。于2003年7月在深圳市南山看守所绝食四个月后被迫害致死。她丈夫刘喜峰也是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而失踪至今。据说他们的儿子刘响(音)被送往深圳的孤儿院,今年11岁。

江泽民的亲信陈至立在2004年7月17日在坦桑尼亚展开为期四天的外交访问。7月19日,一群国际人权律师正式在坦桑尼亚起诉中国前教育部长、现任国务委员陈至立,陈被指控“在中国教育系统‘对法轮功实施酷刑和虐杀’”。该起诉令人瞩目的是,陈至立7月19日在坦桑尼亚被传唤亲自到庭应诉。这是一连串法轮功学员起诉不法官员迫害法轮功案例中,首次有被告亲自出庭。

2004年8月3日,坦桑尼亚首都Dar Es Salaam的法官作出了对法轮功学员有利的决定。随着法官做出的决定,为刑事诉讼确认资格的民事诉讼已告结束,等待启动的刑事诉讼得到了绿灯放行。据法轮功学员的委托律师介绍,接下来刑事诉讼所需的多名控方证人已经到位。

* * * * * * * * *

每一个案例都是一笔血债,每笔血债都是一条绳索,善恶有报,欠债必还,昭昭天理在制约着一切。江氏集团在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所欠下的每一笔血债,都将被偿还,这一天不会久了,海外的法律诉讼便是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