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等级观念


【明慧网2004年7月30日】上个星期在DC的法会期间,我曾问一位同修某个小型活动的情况怎么样,她回答说:“那些重要的学员都去国会讲真象了,就剩下我们这些二等学员在这里。不过还是挺顺利的。”她虽然说的是一句玩笑话,但是反映出来的问题却应该引起注意。大家都是在大法中的修炼者,什么时候分出等级来了?可是,我注意到这种等级观念在学员中还很普遍,有些地区反映出来的还比较严重。

偶尔听到同修抱怨有的地区或项目协调人官气较重,听不得意见或批评等。这个问题并不仅仅是某些担任协调人的学员的问题,我觉得这和学员中存在的等级观念也有关系。

有了这样的等级观念,就在我们整体中造成了人为的隔阂。比较明显的是对地区、项目协调人、负责人或某些比较有能力,在各项活动中很活跃的“名人”的另眼看待,把他们当作了“领导”、“头”、“权威”等。因此还产生了两种比较极端的态度:

一是对这部分学员的依赖,崇拜,盲从,不敢挑战“权威”等心理。遇到什么事情都等着这些学员去组织安排,对他们的意见和决定不加思索就去做。当发现这些学员某些方面没有做好时,也不能本着善意指出问题。有的觉得他们付出很多,不忍心批评;有的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有的担心得罪人,以后受排挤,不敢说;等等。

某地曾打算举办一个大型活动,但是在资金处理上存在很大问题,许多学员也有不同意见,但很少有人去向协调人反映。普遍存在的心态是:“我只是个普通学员,没有资格质疑×××的决定。”可是协调人也是普通修炼者啊,也会出错,考虑问题也可能不全面,大家注意到的问题都不告诉他们,他们怎么能把事情协调好呢?

而且这样的观念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一部分学员在正法中的主动性和责任感。把责任过多的压在了协调人、负责人的肩上,使他们不得不承担更繁忙的工作,学法炼功都没有时间,长此以往,个人修炼上容易产生问题。

另外,这种等级观念使一些学员对负责人捧着、哄着,人为制造了一种令人沾沾自喜、觉得高人一等的氛围。我很熟悉的同修,做事谨慎,对自己要求也很严格,但是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下,都难免滋生对自我的执著,何况,有的负责人原来这方面就有点执著,这样的环境就更不利于他们提高了。这种情况有时还会被钻空子,给他们带来原本可以避免的魔难。

当我们指责负责人官气十足时,有没有检讨自己是不是助长了这样的风气?我们对同修是不是一视同仁?大家都抱着真正为同修负责的心态来关心负责人,没人把他们当作“官”的时候,他们应该也不会再有“官气”了。

另一种态度是对负责人过分挑剔。时常听说对某某负责人的不满,可是同样的问题发生在别的学员身上,可能就没有那么大的意见,为什么?还是对他们另眼看待了。

师父告诉我们“其实我选负责人可不是挑选谁最高的。我看众生是一样的,我对众生没有什么你比他强啊、他比她强,我就看这个人有没做集体工作的经验与热心。我就这么一点想法,我没有认为这个人能修得好、比别人强,才叫其做负责人的这种想法。一个常人开始修炼一直到圆满,这个过程修得怎样、能否圆满,都是要看修炼者自己能不能行。”(《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大法弟子的负责人哪,其实只是一个协调人、联系人、一个传达人,你们不要把他们当作象师父一样,寄予那么大的希望,成了你们修炼的依靠,什么事情他都必须做得最好。”(《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我理解,有协调人和负责人,只是我们为了更有效的做好正法工作,救度众生而進行的分工而已,没有谁比谁重要,或谁应该比谁做的更好等问题。我们把自己的“特殊心”和等级观念去掉了,就不会对负责人、协调人的不足之处那么耿耿于怀了。

等级观念在其他方面也会反映出来,得法时间长短,做事能力大小,年龄,常人社会中的地位等等,都成了划分等级的指标。我想,这种观念和执著是我们在法理上认识不清的反映。我们都是师父的弟子,学的是同一部大法。修炼是直指人心,不看在人中的表面现象。同样纯正的心,无论做的是“高技术”、大规模的活动组织工作,还是做简单的如发传单的工作,等到我们走到圆满的时候,师父赋予我们的将是同样的荣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