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退休女工几年来被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2004年8月12日】我叫刁兰玉,女,64岁,家住大连市中山区枫林街道。得法前,我患有心脏病、胆囊炎、肩周炎、乙肝带毒,还有脑外伤。常年面色苍白,不敢吃凉的东西,身体瘦弱。为了祛病健身练了假气功,又被动物附了体。 简直是痛苦不堪。

1996年1月27日,一位法轮功学员把我领進了师父讲法礼堂,当时就感到我头上有法轮在转,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听法三天后,我的脸色就开始变得白里透红,一个月后体重由95斤增加到110斤,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从此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

1999年7.20,江集团疯狂迫害大法,我心里很难受。2000年12月11日,我進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广场上的恶警揪着头发拖上警车,拉到广场公安分局。后来又被大连市公安局把我和另外几个大法弟子押送回大连。

回到大连,解放街派出所叫我家交出5000元罚金,然后放人。但他们并没有放我回家,而是直接把我送到戒毒所洗脑班。来到戒毒所第一件事就是叫我们把随身带的钱交出来。在北京时我们身上的钱已被押我们的当地恶警翻去了,和我一起被抓的同修只因说了实话,还挨了恶警一个嘴巴子。

洗脑班整天放诽谤大法的电视节目和录像,看完就逼着写所谓的“保证书”,还把家里人找来,给他们施加压力,我不写他们就叫家人代写了。家人走后,我越想心里越难受,于是我就又写了一份炼功保证:“我保证今后继续炼!炼!炼!”,然后交给他们。姓潘的队长气坏了,找来派出所的片警王伟判拘留我。12月27日王伟又把我押送到了姚家拘留所。

来到拘留所,進门先要交出身上带的钱,我已无钱可交。这里每天吃的是猪狗食,菜汤下面是泥沙,洗脸刷牙饮用水是黄色的消防用水。

在拘留所里,同一监室的同修大家互相鼓励,不配合恶警的犯罪行为,我们提出: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恢复大法名誉!还我师父清白!

2001年1月1日,我和两位同修绝食三天。快要过春节了,一天一个狱警找了两个犯人嘀咕了一会儿后对着监室喊:“因为有法轮功弟子炼功,所以春节期间不给你们电视看。”那两个犯人立刻朝我们大骂起来,我指着那个狱警说:“你这不是象文化大革命一样挑动群众斗群众吗?” 自知理亏,她走了,犯人骂了一会儿也不骂了。一会儿那个狱警又回来了,我接着说:“不许制造矛盾,伤害无辜。”这时她又走了。监室又静了下来。一会儿她又回来了,我就大声喊:“我要见狱长!”这一次她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这天晚上我和三个同修开始绝食,一位同修就因不吃饭遭到一个犯人的大骂。同修小郑晚上炼功,一个犯人就拥她,一直闹了两个多小时,想挑起事端,我们没有理她,不给邪恶空子钻。

第二天早上,共有七名同修绝食,我绝食4天。1月16日我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从回家的第一天开始,街道居委会书记杨美华、治保主任多次到我家,用再把你送拘留所相威胁,逼我写所谓的“保证书”。他们利用我丈夫脾气不好的弱点威胁他和我儿子,说我要不写“保证书”就扣发我的退休金,叫我丈夫和儿子下岗。

从此,我丈夫白天把我锁在家里,晚上门里面还要加明锁,看到我炼功不是打就是骂。2001年1月23日电视播放“天安门自焚”事件,街道立即通知我丈夫,叫我看电视写“保证书”,就因我不写“保证书”,他整整打了我一夜,一巴掌打在我后脑部位,鼻子的血喷出半米多远,一条毛巾全是血染红的。我的头、脸、身前身后全都打遍了。当丈夫情绪稳定下来之后,他说:我也不愿意这样做,没办法,都是他们逼的。

由于我没有写所谓的“保证书”,回家后他们还是不放过我。还是用下岗、扣发工资威胁我和家人,丈夫又把我领到小姑子家,硬逼小姑子替我写了“保证书”,再叫我抄一遍,我有意把“邪”字漏掉,小姑子又给添上。回家后丈夫就把“保证书”藏了起来。第二天丈夫拉我去中山公安分局交了“保证书”。一天丈夫叫我陪他去银行办事,看到银行大厅桌子上有一张迭起来的纸条,上面有“法轮大法”字样,我顺手放進兜里。回家打开一看,上面写着“生命不失,炼功不止”,我流下了眼泪,这不是师父在鼓励我吗?不论遇到什么情况,我都应该坚定信念,不辜负师父的苦度。

因我炼功前就是乙肝血液带毒者,由于邪恶的迫害,从2000年12月大法书籍被抄走后到2001年5月,五个月没看到大法书和新经文,学法炼功都受到影响,我的肚子、腿、脚全肿起来了。一天我在家炼功,丈夫一巴掌把我打倒在沙发上起不来了,当晚丈夫强行把我送到医院。

第二天一早我逃到一位同修家里,丈夫和街道治保主任到同修家去找。无奈我只好离家出走。住在朋友帮助租的房里,由于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曾几次出现昏迷,晚上睡觉时的呻吟声都影响了邻居的休息,可我没有觉得太难受。我知道在过关中,是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在昏迷中被一位农民送到医院。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儿子在那哭,说医院给家里发了病危通知了。对于死我一点儿也不怕,但我不能这样被迫害致死,我要活下去,我要证实大法。第二天街道书记杨美华来医院到大夫那儿嘀嘀咕咕,说完想偷偷溜走,我发现了她的行踪,知道她不怀好意,立即叫陪护把她喊了回来,我说:“你到大夫那儿干什么?你迫害我还迫害得还不够啊!”她说:“你不是说你师父能治病吗?”我说:“就是你们不让我炼功我才病成这样。”

我想出院,丈夫看我身上不消肿怕我死在家里,不让出院。我也只好在医院接受治疗。又过了一天,突然想起明慧编辑部文章中提到关于“迷魂药”的问题,我就动了一念:任何药物对大法弟子无效!结果一天吃七片利尿药、打吊针和药针无效。医院给抽腹水抽了12斤,三天后医院决定再次抽水,我拒绝,告诉大夫:再抽水必须由我本人签字生效,任何人无权左右我性命!

从此我每天晚上九点以后,其他患者都休息了,我就开始炼功。护士在门外都看到过我炼功,也没有人阻止我。这样我尿多起来,身体开始消肿了。一个医生说:大家都说你是一个很善良的人(指同室患者和陪护的人),你现在身上、腿上都消肿了,为什么,我们也在研究这个问题。住了28天医院,我终于出院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很清醒,大法使我死里逃生,大法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我从大法中得到很多很多,是自己学法不深,主意识不强,在写保证书这件事上服从了邪恶,我对不起师父。我已经发表严正声明,声明“保证书”作废!我在给片警和街道居委会讲真象时已经多次声明“保证书”作废!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努力做好我应该做的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参与迫害者:杨美华:82650482 82650552 杨主任:82657675
  派出所 王伟: 82657675 82814882 老胡家:82803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