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山东诸城市电厂不法之徒迫害的情况


【明慧网2004年8月12日】我叫张善香,今年65岁,是诸城市电厂的家属。修炼前我是一个患有多种疾病如:脑动脉硬化、胃病、头痛、颈椎炎、肩周炎的人,每天吃药打针,一年通两次血管,去过青岛、本市的医院医治,但都没有见效,那时的我病魔缠身,真是生不如死。

一、喜得大法

1996年春天,在我极度痛苦之时,邻居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她说:法轮功是教人向善,能达到强身健体的好功法。从此以后我就跟着学、炼,随着炼功时间的推移,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好。自从炼了法轮功我一粒药也没吃,一次针也没打,渐渐的我的病全好了。太神奇了!我几乎想上大街上喊。我的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还能干很多活了,也节约了开支,家庭也从此和睦了。是师父给了我新生。

二、风云突变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开始了。自从1999年7月份,我去潍坊证实法以后,电力局张崇德领人非法抄了我家,一年多不叫我女儿上班。逼着家人给写所谓的“保证书”,电厂派人在传达室监控,不准我出大门。张崇德说:炼法轮功的人,如果出大门就打断腿。有一次我小女儿的孩子病了,我要去帮助给带孩子看病,被保卫科的人拦着不准出去。张崇德带人来我家,大发雷霆,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

1999年12月20日,我和功友第一次進京证实法,回来后,电力局、电厂所有炼法轮功的人包括他们的子女全部不让上班了。我和功友也被拉到电厂关在了一间破房子里,進来一帮人准备打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王同尧只打了我一个耳光、踢了功友一脚,王同尧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逼迫家人交上1000元钱罚款,逼迫家人替写了所谓的“保证书”后,放回家。

2000年12月,我第二次進京上访,长期被关押在家里,一出门就看到有人盯梢。我利用智慧,在师父的保护下,堂堂正正的来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这时恶警蜂拥而上,连踢带打,把我拖上警车,拉到派出所。逼问我来干什么?叫什么名?我说:我来证实法,姓名不告诉你们。晚上6点多把我们拉到离北京很远的一个地方,强迫法轮功学员按手印、照相。我既不按手印也不照相、不告诉恶警姓名。就这样,我被关了两天两夜,它们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最后向我要了钱,买了车票,把我拉到了沙城,恶警不管了,我自己买车票回来了。

2000年秋天,我回娘家,箭口派出所恶警半路拦住我,逼迫我到派出所去说是问点儿事。到了派出所,恶警问我:你回家带没带东西?张善明去北京干什么?我回答他们:回娘家哪有不带东西的;张善明去北京证实大法。派出所的恶警们,说了一些诬蔑大法、诬蔑师父的话。我不配合他们,不给其市场,他们就走了。

2000年5月份,我侄子的孩子过生日,电力局保卫科的人不让我回去娘家(每次去都得请假)。我也不管他们,推着车硬去了。刚到娘家,我妹妹也在,大队书记,就强行把我妹妹带回她家,她回家一看,四周都是警察包围着,恶警非法抄了她的家,抄走我两本大法书,把她带到国安大酒店(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進行了非法关押。下午打电话叫我回来,我刚到家,就把我带到国安大酒店二楼,那里已经关了几位大法弟子,由曹锦辉進行审问。到了晚上12点,恶警曹锦辉喝上酒来到关押我们的房间,对我们進行审讯。大法弟子不配合,他就动手打。

国安大酒店二楼设了三个审讯室,对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第二天,曹锦辉通知电厂保卫科叫家人带3000元钱去领人,因我家困难只交了2000元。曹锦辉没给开任何收据。随后又关押了我大女儿,当天晚上在师父的保护下她正念闯出。

注:国安大酒店是公安局招待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现已更名。

参与迫害的有:前任电力局局长 万胜长
电力局保卫科 张崇德 王同尧
电厂 孙建国 刘炳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