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大法的标准对待家庭矛盾也是正法修炼的一部分(3)

与受家庭矛盾困扰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4年8月15日】在任何矛盾中,大法弟子都应该体现出善良,这种善良可不是好欺负,他的威力是巨大的。因为那是在大法中修出的境界的体现,是与大法连在一起的。“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浅说善》)。

当不修炼的家人都认为你真的是一个好人时,从你的一言一行中看到了你所体现出来的善良,这本身不就是在向家人证实大法吗?

无论是面对在外的矛盾,还是家庭矛盾,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对周围的人都是有影响的,周围的人都在看着,判断着。若自己做好了,对洪法讲真象所起到的作用一定是正面的;若自己没有做好,那所起到的作用只能是负面的。然而,对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是有责任必须做好的。

我与先生98年得法,我们有二个女儿。在没修炼前,家中平时都是我说了算,先生也不与我争,因为这家中平时的大小事都由我一个人张罗,所以自己也觉得理应如此。而且先生的收支情况每月都按时向我“汇报”。自从我与先生修炼后,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问题,只是对先生的“要求”放松了,不再象以前那样“严”了。

我先生的弟弟和弟妹自费来美国读书,条件很艰苦。我与先生的工作都算不错,工资收入都不算低。先生几次提出来想在经济上帮帮弟弟与弟妹,但都被我给堵了回去,我的理由也很充分:买房子的贷款还没付清,两个女儿的教育与成长过程都需要钱等等。因我们的住房很大,地点也与他弟弟就读的学校很近,先生又提出可以让弟弟与弟妹搬过来住,这样能为他们节省一些开支。我听先生这么一说,潜意识中本能的就是反对,以“不方便”为由拒绝了先生的提议,还对先生说自己当年读书时如何如何苦,还不照样走到了今天?我还劝先生放下情,不必为他弟弟担心,应该让他弟弟在这苦中锻炼锻炼。

有一天,我在清理银行寄来的清单时,发现连着三个月以来,先生的帐户每月都有四百元的支出,而且这笔支出我一无所知。凭直觉,我知道一定是先生在偷着帮他弟弟。我心里越想越气,觉得自己一心一意地打理着这个家,操心着两个女儿,在为这个家付出着,可他倒好,不但不与自己保持一致,还胳膊朝外掰。先生回来后,可想而知,为此与先生大干了一场,先生一气之下搬到楼下的客房里去睡了。我独自一人越想越伤心,觉得与先生结婚七年,先生从来都没有反对过我,自从他的弟弟与弟妹来了美国,先生好象变了个人似的,心里对他弟弟好象比对这个家还要关心,我心里为此对他弟弟与弟妹充满了排斥。

没过多久,我又发现我们的银行帐户里少了两千美元,我问先生钱哪去了,先生说是帮他弟弟与弟妹买了一部车。当时我听了心里就象投進了一颗炸弹,简直气得怒发冲冠,又与先生大干了一场。先生在我愤怒的指责中摔门而去,一个星期都没回家。

在周末的一次集体学法中,我振振有词地哭诉着先生的不是与自己的委屈,而先生则铁青着脸,一声不吭,自然我得到了许多的“同情”。一天晚上,我与一位得法很早的老阿姨在电话里交流,当时我的心仍然难以平静,认为先生对我的所为很不负责,师父都说了一个女人嫁给你,你就应该对她负责,怎么可以摔门而去,一走了之?这位老阿姨听完我的述说之后,对我说其实所有的矛盾都是我的原因,她很同情我的先生,师父是说了做为一个男人应该对自己的妻子负责,但是做妻子的也应该贤惠,不光是表面做做样子。负责不仅仅是男人的事,也是女人的事。当时我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实我心里知道自己有问题,出于面子,出于情,就是不愿意在同修面前承认,甚至还找一些法理出来证明自己是如何的对。

这是一年前的我,现在说起来真是感到羞愧难当。当时在矛盾中找自己真的不容易,特别是当你根本就意识不到自己有问题的时候。那个找自己的过程很痛苦,经常在放下与不愿放下、甚至是下一次再提高之间权衡着,斗争着。但是自己又真的很想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那就得狠下决心,不能再用常人的得失来权衡自己的那点东西到底是放下还是不放下,或者是先放下一半再说。

我在家中独揽着决策权与经济权,从来没有想过先生的感受,仿佛这个家就该我是老板,而先生只能是必须服从我的“秘书”。我用各种理由反对先生帮助他弟弟与弟妹,可我自己对娘家人是想尽办法的帮,还按时往娘家寄钱,以补家用,而且寄钱的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先生。在我的意识中,先生的家人与我毫无干系,所以他的弟弟与弟妹再苦再难,对我来说根本就无关痛痒。在与先生的冲突发生之后,根本就没想到要找自己,而是认为先生心里不为这个家着想,不与自己保持一致,甚至还迁怒先生的弟弟与弟妹,觉得他们过分。在我的逻辑中,觉得自己读书时苦过,所以先生的弟弟与弟妹也应该苦一苦。这些心理现在想一想,真是很可怕。我的“伤心”,我的“委屈”,都是因为自己的变异受到了冲击,自己“苦心经营”的小家庭的利益受到了冲击而引发的,是自己的执著所致。这些执著甚至在潜意识中都有。不挖不知道,越挖真的越感到害怕,这几年来自己到底有没有在修?

其实,说一千道一万,在家庭矛盾中,最难放下、最不愿被触及的就是个人的感情、个人的面子、个人在常人中形成的各种认为对的假理、个人在常人中形成的种种所谓逻辑思维等等方方面面,就是这些东西。在微观中,这些不都是一座座大山吗?这些大山都有一个共同的来源,那就是“私”。

象我一年前的这种表现,在现在道德标准下滑的常人社会不算什么,可能还会找到许多“知音”。但是,若用大法的标准来衡量的话,那就差劲透了。当我认清了自己的问题后,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去掉这些不好的东西的瞬间,我感到自己的生命正在被大法清洗着,在那一瞬间,我才真正地体会到了修炼的内涵与神圣。

我向先生道歉自己以前的行为,同时也要求自己一定要用大法弟子应有的姿态来对待先生的弟弟与弟妹,真诚的关心他们,帮助他们,一言一行都要求自己做好。我发现,在这个真正修自己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不再象以前那样发虚发飘了,而是比以前硬实了。

我感到自己比以前纯正了,现在,不但我的家庭充满了祥和,连两个孩子在这种祥和中也变得懂事了,互相之间也不再为争夺玩具而吵闹,而是会为对方着想了。先生也变得比以前更体贴了。我现在才真正懂了什么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

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做好了,比讲多少话都管用,因为,那发自内心的一言一行就体现着真象。我先生的弟弟与弟妹从我们的言行中都感受到了大法好。慢慢的,大法在他们的心中也扎下了根。如今,他们已经是大法中的一员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