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潍坊新学员:大法使我们夫妻解脱病痛


【明慧网2004年8月15日】我是山东潍坊昌邑的一个残疾人,46岁,比较爱好读书。根深蒂固的“存在决定意识”(唯物思想)的观念是我认识事物的标准,以前信仰的是共产主义。然而,当现实与理想越来越背道而驰的时候,便有许许多多的疑问和困惑撞击着我的心灵,令我不知所措。

去年(2003)冬天,我怀着好奇心和种种疑问:为什么如此拼命的打压法轮功?法轮功究竟违反了什么法律?从朋友那儿借了本《转法轮》,开卷的首页“论语”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象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现在人类科学的指导思想对于它的发展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质世界之内,当一种事物被认识了才去研究它,走这样一条路。而在我们这个空间中摸不着看不到的,但客观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们的这物质空间来的现象,实实在在的表现,却不敢去触及,视为不明现象。固执的人硬是无根据而找理由说成是自然现象,另有用意的人违心的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于追求的人以科学不发达而避之。”

“论语”开宗明义,鲜明直接,使我猛的站到了一个全新的角度上,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明朗和清醒,不禁产生一种通读全书的渴望。

我一边读着书,一边企图从字里行间寻找到新闻媒体所报导的情景,但是书读完了,不但没有看到像新闻媒体宣传的那样的丝毫痕迹,相反得出了一个结论:如果人人学了法轮功,社会风气就会根本好转,国家自然也就安定团结了,人民自然也就安居乐业了;精神文明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一个国富民强的民族自然而然的屹立在世界东方了。

作为一个纯粹的读书人(当初没有任何的信仰和崇拜),我对这本书的领悟是:他通过人体科学、自然科学和现代物理学并结合着许许多多的世界之最,雅俗共赏,深入浅出的向人类揭示了一个永恒的宇宙大道或者说宇宙真理。

有一天,43岁的妻子问我这本书写得怎么样?妻子是一家私营纺织厂的质量检验员,平时工作很忙。我说写得很好,语言浅显易懂,逻辑性强,推理严谨。其中的道理让人心悦诚服。建议她也抽空读一读。于是妻子便用下班的空闲时间读这本书。

非常意外的是:当妻子读到50多页的时候身体开始发生变化,令人烦恼的尿频尿急的现象即刻消失,随着读书的進程,一扫过去头疼(少年时就有)腰疼、月经不调、胸口闷胀、手脚心发热、颈椎间盘突出(CT片证实)等诸多疾病,变得一身轻松,百病全消,而且精力充沛、身心愉悦、性格重新变得开朗。

更使我惊喜的是,她从此放弃了轻生的念头。说来话长,由于我的身体残疾,全家的重荷(曾经六口之家,父母年老多病,两个孩子幼小)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加上我这个人脾气不好(学法后认识到的),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口角,话不投机,恶语相伤,导致她悲观失望,几次自杀未遂。现在好了,通过学习了《转法轮》,使她认识到了人生的真谛,重新振作了起来。也使我改变了脾气,学会了遇到矛盾向内找的技巧。

看到妻子从灵魂到身体的巨大变化,促使我下决心,怀着信仰和崇敬的心情认真观看了李洪志先生94年在大连讲法的录像。当九讲课看完之后,奇迹也在我身上发生了。

四年前,由于脑出血做了手术,落下了久治不愈的头疼头昏后遗症,现在通过看讲法录像学大法,不知不觉的痊愈了,永远的告别了治疗头疼的“镇脑宁、西比灵、正天丸、脑复康”等等药物,走上了一条身心康健的青春之路。

如今,我的家庭和睦温馨、安逸幸福,一个曾经是彻头彻尾的唯物主义者,曾经是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者的我要由衷感谢李洪志先生及他的著作《转法轮》,我要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理永恒!”

我们决心按照大法的要求为人处事,沿着大法指引的道路勇往直前!

由于疾病缠身,已有四、五年不能提笔写东西,深感运笔生疏,今逢大法救度,重获新生,故提笔写出一点感受,请编辑和功友批评修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