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大法的标准对待家庭矛盾也是正法修炼的一部分(4)

与受家庭矛盾困扰的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4年8月16日】我感到在这个正法时期,家庭矛盾已不再是简单的个人修炼或个人问题了,所遇到的任何事都与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有关。而且与自身修炼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如果自己做好了,对周围不修炼的亲人和其他人来说,本身就起到了揭露邪恶谎言的作用,有时表现的形式可能不太直接,但间接的对救度众生也起到了一个积极的作用。

我发现我们有些同修,在对外讲真象的时候,会记得自己应该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样子,但是一回到家里,就好象理所当然的给修炼放假了,我行我素。甚至觉得反正自己在家中的表现外面的同修不会知道,所以表现的差一点也无所谓。也有的同修爱面子,不愿让同修们知道自己在家中没做好,怕影响了自己的形象。直到最后家庭矛盾闹到炼功点上去了,同修们才知道原来那个同修的家里已经打成一锅粥了。

一个大法弟子与常人发生矛盾,这本身就有问题了。一个大法弟子与不修炼的家人发生矛盾,同样是有问题的。师父在讲法中不是指出过,今天社会上的一切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吗?仅仅将这些家庭矛盾简单的归为是旧势力干的,或者是象征性的嘴上说说自己有漏,是不够的。做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去深挖一下自己根子上的问题,家庭矛盾长期不决,与那些根子是密切相关的。

一个真正的大觉者,是表里如一的。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外,表现始终都应该是一样的。觉者的光芒在哪里都是不会变的,不可能对外特别光芒,而在家里就变得暗淡无光。同样,一个大觉者的慈悲在哪里都不会变,不可能在外显出慈悲,而在家里就无慈悲可言了。

无论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家庭中,大法弟子时时处处都应该体现出应有的风范,时时刻刻都应该记住自己是在证实大法,在救度众生。特别是对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来说,这不仅仅是应该做的事,而是本职。

同样,一个真正懂得救度众生神圣内涵的大法弟子,对生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因为这个生命与自己无过节就告诉真象,那个生命与自己有过节就不愿让其得度。这样的话,与常人中的你对我好我对你好有什么区别呢?这绝不是做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有的思想。

在家庭矛盾中,有的夫妻矛盾有时也会很难摆,但只要能时时以大法的标准为指导,排除“情”的私念影响,总是能摆得正的。

有一对得法已三年的夫妻,两人总是指责对方做的不好,这种状态持续了很久。有一天妻子在学法时,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因为先生未修炼前,对自己很深情,而且在许多方面都尽量与自己保持一致。但自从修炼以后,慢慢的,先生对自己不再象以前那样用情了,而且先生在许多方面的想法也不再象以前那样与自己一致了,特别是有时还当着同修的面指出自己的缺点。潜意识中,自己产生了一种不平衡,于是引发了与先生的一场又一场争执。这位妻子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后,不再与先生争吵了,而是开始要求自己做好。

当有一天她告诉先生自己的认识时,出乎意料,先生非常高兴。也告诉她自己的认识,以前情重并迁就着她是因为他不想让任何事影响夫妻感情,但自从修大法后,他觉得自己的感情观变了,觉得两人虽然这一世有着夫妻的缘份,不就是为了得法修炼吗?在修炼中就是两个不同的修炼人,都必须为自己的修炼负责,妻子修好了不等于自己修好了,反过来自己修好了也不等于妻子修好了,谁也代替不了谁。不能只为了迁就夫妻感情而置大法的标准于不顾。他觉得妻子也修炼,也应该懂得这些道理,所以当她一次又一次与自己争吵时,他觉得妻子是在无理取闹,所以也没有及时的与她沟通。

双方通过坦诚的交流,解决了长期争吵的问题。于是,两人约定,在修炼上大家都要排除“情”的影响,把对方当成同修,对对方的缺点决不包庇纵容,而是点醒不足,共同精進。

也有的两口子,双方都修炼,但因互相之间经常意见不一,越打越白热化,双方都觉得自己没错,都能拿出法理来往对方头上打棍子,谁劝也不行,最后打上法庭闹离婚,各自都请了律师,大有“不干到分胜负不收兵”的阵势。这真的是不应该的。如果双方都能向内找找自己,挖一下根源,也就不会闹到这一步。

都是大法弟子,为什么最后会闹上法庭呢?上法庭的基点是什么呢?为的是出一口气或为自己认为对的、不容伤害的“情”找支持,打击一下对方。说白了不就是觉得大法的法理用不上了、觉得治不了对方了才会上法庭的吗?两个同为大法修炼中的弟子,不是凭着大法的法理为指导来解决矛盾,而是靠人中的理,这还不是根子上的问题吗?做为一个大法弟子,难道这不是耻辱吗?

正法已经是最后在做了,真的该问问自己这正常吗?双方发生了矛盾,应该想办法去化解,但因双方都陷在情中,因情生恨,越打影响越大。身为大法弟子,有没有想过,周围的常人又该如何去想在大法弟子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呢?这是证实大法吗?如果双方能把这劲头用在铲除邪恶上那该多好,那才是真正用对地方了。

先不说身为大法弟子的两口子闹离婚本身就有问题,就算两口子最后真的闹离了,那些矛盾就没有了吗?所执著的东西就放下了吗?根子上的问题就消失了吗?那些微观中的大山就因此而不存在了吗?大法修炼者都清楚,人中的一切手段都解决不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更搬不走那些微观中的大山。只有大法,才是解决这一切的根本。也就是说,只有向内找,同化大法,才能解开这一切。

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有勇气面对自己的不足,如果双方都僵持着,谁也不肯先高姿态,那就不是大法弟子该有的状态。这其中虽有旧势力干扰的因素,但只有向内找,才能彻底的否定它。就连天上那些旧的神都不拿正眼看因“名利情”而打起来的大法弟子。真的该想想自己,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啊。

也有的夫妻矛盾,一方修炼,另一方不修炼。首先应先找自己的问题,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好。关键是在“情”中如何摆正自己的心。

有一位同修,因妻子不修炼,而且也不支持他做大法的事。所以这位同修在很多时候做事总是瞒着妻子,生怕妻子知道了跟自己闹别扭。而且每次妻子一闹别扭,就拿离婚来威胁。

这位同修很是苦恼,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这位同修曾想了许多办法,但都无法解决这个难题。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想到了是不是与自己的心有关系时,眼前仿佛一下子亮起来了。在这位同修的内心深处,很怕妻子与自己离婚,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妻子漂亮,每次与她走在街上,他都能感到别人投来的羡慕眼光,而且自己也很得意。如果妻子真的与自己离婚了,一是怕别人瞧不上自己,二是怕自己找不到比现在的妻子更漂亮的了。

这些常人心被挖掘出来之后,这位同修觉得自己太不精進了,被这些心足足磨了一年都不曾意识到。当这位同修放下这些心的瞬间,他感到自己无比的轻松。他向妻子诚心的表明了自己想做一个大法弟子的愿望,并告诉妻子如果她坚持离婚,并能找到一个比他更爱她的人,他真心的为她祝福。当时妻子一下子愣住了,没想到他变得如此的大度与豁达。

从那以后,妻子再也不与他闹了,也再也不阻拦他做事了。而且,妻子从他的变化中感到大法太不一般了,也跟着这位同修开始学功了。

在家庭矛盾中,当自己陷在“情”中时,是很难发现自己的问题的,只有时时用大法的标准来对照自己,要求自己,才能跳出“情”的局限,才能够摆正自己的心。

其实,早在个人修炼时期,大陆弟子在对待家庭矛盾方面有许多感人的例子,做的非常好。虽然那是在个人修炼时期,但对一个大法弟子来说这些都是最基本的。大法在大陆可以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迅速传开,除了大法自身的威力外,还与大陆弟子在方方面面做的好有关系。相比之下,我们海外的弟子在许多方面还有待提高。特别是在这个特殊时期,更应该警醒。

当我们面对在外的矛盾,我们都知道要做好,因为那直接影响到社会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认识,以及众生能否因我们的所为得到救度。在家中遇到矛盾时,更应该要做好,因为那也直接影响到家人与亲朋、左右邻居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认识,以及能否因我们的所为得到救度。

大陆弟子在那样严酷的环境中,为了向世人证实大法好,为了告诉世人大法弟子是好人,所付出的是生命和鲜血。相比之下,我们海外的弟子先不说别的,就在自身家庭矛盾中都不能做好的话,是否真的应该清醒的想想自己到底是不是在修炼?是不是在证实大法?事做的再多,都不能忘了最基本的实修。

无论我们面对的是社会上的矛盾,还是家庭中的矛盾,我们是没有理由不做好的。正法走到了今天,我们能得到世人的理解与支持是多么不容易,这其中得有多少大法弟子的付出?这其中,师父又费尽了多少的心血?特别是我们海外的弟子,在如此宽松的环境中,有什么理由在自己家里都做不好呢?若因自己没有做好,使得身边等待大法救度的人因此而对大法产生了不好的想法,那可不是一般的小问题;而且给自己的正法修炼带来的损失是小,给大法带来的不好的影响却是大,那是罪责。

“悠悠万世缘 大法一线牵”(《神路难》),所有的因缘,都因大法而来。做好吧,摆正吧,珍惜吧,莫让一念之差给自己带来遗憾。正法的進程在迅猛的向最表面推進着,不会因为自己没做好、没有达到大法所要求的真正标准就等着谁而不向前推進了。那一念之差在正法的進程中,决定的是自己所代表的天体中那一层的众生是留下还是淘汰。

无论是在社会上,还是在家庭中,无论是面对外人,还是面对家人,做为一个大法弟子,没有权力不做好,因为,我们都曾受益于大法,而且,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本职。(全文结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