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大法弟子孙殿斌的控告书

【明慧网2004年8月16日】

尊敬的各级检察官,你们好:

我叫孙殿斌,是法轮大法弟子,因坚信法轮大法,被黑龙江省鸡西法院判有期徒刑10年。2002年4月12日投入哈尔滨监狱关押。在哈尔滨监狱,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都曾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与精神上的摧残。一开始是扣压书信,不让接见,派人监视,限制上厕所,强行洗脑,直至大打出手,对我们实施身心的摧残。下面举本人被迫害的两个实例:

哈尔滨监狱集训队副队长张久珊为捞政绩,对我们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恶的黑手,强制我们写“三书”,把我关進小号(独居),派徐志强和佘俊杰在1号小黑屋内对我進行人身摧残与迫害,与此同时被关押的赵军(独居3号)也遭受同样迫害,后他被送進医院救治。不法人员把我关進小号后紧接着给我戴上48斤重的脚镣,两只手铐一起锁在地环上,人只能缩成一团,徐志强开始对我拳打脚踢,头部、前脑、后背、两肋、腿,打得我遍体鳞伤。我被打得背过气去,他们也没放过我,致使我大便失禁,一直折磨我四天。在此过程中,徐志强扬言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就是张大队派来强行转化你的,转化不了就火化,打死你,我顶多加三年刑。”不法人员的摧残致使我的精神达到崩溃边缘。

2004年3月18日一次答题,因不符合张久珊所愿,又遭到张久珊指使犯人杂工、关德君、刘彦朋、金志东、李东辉及集训犯人刘忠利等人对我和李成义、张玉良、张传奇等几名大法弟子進行摧残,强制让我们骑马扎子(立着骑),头部顶墙,身体稍有动弹就遭毒打,直到后半夜才让睡觉,白天训队列,不让休息,罚站,迫害持续了一星期。在此同时,关德君曾说“张大队让我好好收拾收拾你”。训队列时,刘忠利说“张大队说了,使劲给我打他们,只要打不死,留一口气就行”,致使我们肉体上、精神上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下面再列举哈尔滨监狱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两个例子:

在哈尔滨监狱十大队关押的大法弟子卜繁伟(7月1日已从哈尔滨监狱转到大庆监狱),受到十大队干警指使犯人对他实施的酷刑折磨。犯人将他用绳子绑上,用筷子削成尖从手指甲钉進去;用电摇表在卜繁伟身上过电;用电针在他身上过电;冬天把卜繁伟衣服扒光按進外面装满水的水池中,然后在风口用寒风吹,然后再往他身上泼冷水,再用冷风吹。

大法弟子王大源,哈尔滨工业大学年轻教师,现年32岁,因不写“四书”,被哈尔滨监狱二大队干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手指头断了,两肋断了,胳膊断了,肋骨扎進脾上导致死亡,死因已公布于众,法医做了鉴定。

我们在哈尔滨监狱向上级申诉,控告材料被扣压,为了掩盖他们所干的罪行,把我们分别转向异地,在大庆监狱我们30名大法弟子又向上级递交了申诉状、控告书,控告哈尔滨监狱部分恶警及其帮凶犯人,追究其法律责任。

望尊敬的各级检察官能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还我们一个合法权利。

控告人:孙殿斌
2004年7月1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