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正念正行的事例


【明慧网2004年8月19日】几日前,一同修谈到,当地政保科恶人要抓她,外地一明白真象的警察告诉她:他们再来无理取闹,你就放泼,别表现那么软弱。通过此事,我联想当地同修的一些正念正行的事。

一同修在公共汽车上发现自己的手机被偷,而偷其手机的很可能是刚刚在上一站下车的那伙人,他们有六、七个人,至少有三个小伙子,现在车已开出200多米了,司机和乘客都说,不用去找了,没有用。但此时同修想:我的手机是用来做证实法的事的,多么重要啊!如果是99年7.20前也就算了,也许是自己过去欠的债。现在是正法时期,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决不能承认,他们人多我也不怕,我虽然不能打他们也不能骂他们,但我可以指责他们,批评他们,告诉他们这样做的害处。于是他叫司机停下车,他非常严肃的边跑边发正念,同时请师父加持。当他跑到那伙人面前时,还没等他说话,其中一人笑哈哈的把手机还给了他。

一同修在外地租了间房子存放许多真象资料,平时此房没人,那天许多人住在那准备晚上发材料,晚上8点多钟,他们正在学法(屋中亮着灯),突然听到有人在敲门,他们开始没开门,都开始发正念,但敲门声越来越响,并开始砸门了,并厉声叫门。他们中有的人以为是警察来了,但一同修站起来先通过门镜看一看,一看是两个人,于是他突然开门严厉的质问他们:“干什么?干什么砸门?”他们马上软了下来说:“你的水费、电费好几个月没交,这次正好看到灯亮了,知道人回来了,所以找你交钱。”同修仍很严肃的说:水费、电费别找我,找房东去,我租房时都定好了,水费、电费我不管。在同修堂堂正正面前,俩人无可奈何的走了。

一男同修到农村发放真象资料,遇到两个不三不四的男青年问他是哪的,他马上认识到:他们是被坏东西操纵的。于是边发正念边严厉的说:“你管我哪的。”“你这么晚在这干什么?”同修说:“你管我干什么的?”那两人一看他没害怕就此罢休了。

在上面的三个例子中,我们都看到了同修严肃和无所畏惧的一面,而恰恰是这种严肃和无所畏惧的表现符合了法在那个层次对他们的要求。在《明慧周刊》中我们看到了许许多多大法弟子在迫害面前严厉的斥责恶人恶行;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严肃的用自己的正行抵制着迫害;有的女同修都50多岁了,五、六个警察硬是绑架不走!一路上喊着大法好的同修肯定是无所畏惧的,把自己的丈夫(同修)要出来的大法弟子也决不是笑呵呵要出来,当恶人把其丈夫送回来的时候,她也没有笑呵呵的“感谢”他们,否则反而是不善的。

大法有其威严的一面,大法弟子也有威严的一面,当我们被迫害时,我们还笑呵呵的,这肯定是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话,常人真会说我们傻。但我们面对邪恶、面对迫害我们也不用恶,更不能“以恶制恶”,永远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严肃不等于恶。而这种严肃没有恨,没有怨,没有仇,没有常人的情,根本不是对着恶人的,实质是针对迫害大法弟子恶人背后邪恶因素。而且这种严肃是无所畏惧的表现,这种表现是符合真善忍的。当我们不承认这种迫害的时候,我们的神通和师父的法身、正神自然就清除了邪恶的因素,而恶人一下就不能行恶了。在人中的表现好象是“放泼”,其实不是的,因为我们没有掺入恶的东西,内外都很正。

从明白真象的警察的劝告中我们应看到:邪恶是怕“硬”的,它是欺软怕硬。比如,逢年过节或所谓“敏感日”,有的警察就上门或打电话问我们的情况,当我们都向其讲清真象的情况下,他们还这样做的话,我们真得表现出我们的“硬”。软弱不等于善,笑也不等于善,严肃的指出恶人的错误,批评他们的错误不一定是恶。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