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真正修炼自己 做到对同修负责》有感(2)


【明慧网2004年8月2日】

三、安全问题是不是与心性无关。

很多同修往往把安全问题与心性问题孤立起来看。而我要谈的就是大法弟子在安全方面存在的严重的心性问题,及造成的一些惨痛教训。

记得有一次一位同修谈到这样一件事,一个资料点的同修出事了以后,其他几位同修切磋是否应该搬家。经切磋后几个主要负责的同修认为不需搬家了,认为搬家就是承认旧势力的迫害,要正念否定这一切。但人却撤离了。事出前有人已经透露邪恶要来抄家了,但相关同修依然“安若泰山”。结果一个刚成立不久的资料点遭到破坏。这些同修一个最大的心性问题是根本不把资料点与自己的安全同等看待,没有真正为法负责的正念,所以起不到正念镇邪灭乱的作用。正念的基点才是正念的根本。

后来该资料点的一位同修(该同修在当地很受崇拜)又在本地区一个刚成立不久的一个资料点工作。我当时在另一资料点工作。此同修当时有这样一种认识,认为安全问题就是一种人的观念,因为神是不会考虑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完全把大法弟子在世间证实法撇开看,并说只要没有怕心,把资料点搬大街上干都没有问题,邪恶不敢动你。不长时间与该资料点联系的一位外地同修被抓,有同修提出搬家,该同修与几位在当地大法弟子中认为“悟得高”的同修说:你怎么知道他会将资料点说出来,你这不是疑心、求心!后来明明看到有可疑人盯梢,干脆来个不管。结果资料点出事,此负责同修也被抓。在此过程中把师父的慈悲多次点悟都当成邪恶的假象演化。由于很多同修不能以法为师,受此同修的影响,不长时间又导致十多位在家同修在不同情况下被抓。并且都是事先已经有人透露情况或自己亲眼所见。这些同修当时根本就不承认注意安全问题。从表面看的确没有怕心,很令人“羡慕”认为正念强。

我当时认为资料点不是自己的资料点,是整体的资料点,我自己修得如何那是我自己的问题,我也不考虑自己的正念有多强什么的,资料点我要尽自己的所有力量维护好,这是我的“职责”。那时基本我一人照顾这个资料点,凡是与资料点无关的人员谁也不能让他知道,能少一个就少一个。我认为大法弟子之间不同于常人的信不信任,涉及到证实法的大事就相当严肃,特别在重大问题上是不能含糊的。事先出事的那位同修把那个资料点说出后,又带领公安晚上来我资料点周围蹲坑三次,后来白天又在我在的资料点周围盘旋也没得逞。该同修跟我联系也是很频繁的,但资料点我始终没有领他去,有时也上来很重的人情牵动,但始终没有在资料点的安全问题上打折扣。这里体现出一个问题,有同修只管自己为私的提高,而忽略大法工作的安全问题。由于该地区资料点频频出事,虽几年过去了,但给同修造成很大的心理障碍,给现在成立小型资料点带来很大的阻力。正法進程虽然已经到了今天,但我看到很多同修对资料点至今还是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或以一种常人的大集体的心态来对待或看待资料点。令同修很难体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的那种超常的凝聚力。

记得有一位上网的同修在资料点大面积的出事后,与当地同修谈到这样一个问题,平时大家在发正念的时候有几人想到过资料点,同修的意思不是要求其他同修如何,而是提到同修太缺乏整体意识了。资料点好像就是那几个做资料同修的资料点,出了事就是他们的问题。只有当缺乏资料的时候,才想到了资料点,除此之外,资料点根本在自己的思想中就不存在,就像常人一样,当自己经济危机的时候想到了自己的厂子,平时自己有饭吃有酒喝的时候,很难体会到自己与厂子之间的那种不可分割的关系。只有当有一天厂子突然破产的时候,方想到厂子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可是这是人。师父曾在讲法中告诉过我们,当年旧势力毁大法书时找的借口是人太不知道珍惜大法书了,从此以后要人到处找大法书。正法的今天,出现了资料点大面积的出事,原因不仅仅是表面大家直观看到的。就在我与几位同修接触中,和其他资料点同修反应中看出,有的同修拿资料点的安全根本就不当回事的。记得外地一位资料点的同修说,一些与他相联系的同修就直接在手机中说:我们需要多少份师父在某地的讲法,你给送来。同修提醒要注意安全时,而他反驳同修不能老靠人的办法,要正念强否定旧势力,不能老是叫旧势力牵着咱鼻子走。另一位与此资料点联系的在家同修对我说,以前正念不强,打个电话真麻烦,真费脑筋,这时候正念强了,根本不用考虑这么多,省很多事。并以自己曾与哪几位同修联系过,几位同修都出了事,而自己手机没换也没事,而得出自己正念强的结论。我想这位同修的正念强可不要为了自己省事,而不考虑其他同修或资料点的安全。

不多时,如出一辙的事又在我们资料点出现了。与我们资料点相联系的一主要负责传递材料的同修,一天在手机中直接说:师父经文……。我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几天该同修与外地一同修通话时,双方各自的电话均有三次被第三者接去,并且手机出现回音。就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决定换手机,该同修当时也同意了。第二天我们与该同修见面时,他(她)说与同修交流了说是邪恶演化的假象,手机不用换。我说:都告诉同修了。他说:那换就换了吧,其实这是邪恶演化的假象,咱不是整天吆喝否定旧势力么,它就要考验你到底能不能否定它。该同修表示很后悔没有抓住这一次机会提高上来。而我听到此同修这种心态十分难过,岂不知这一次电话给工作点正常运转带来了多么大的麻烦。一连五六个电话都是第三者的声音,并且双方都确定没有拨错电话。即使是邪恶演化的假象,肯定是我们自身有很大的漏洞,它们才以考验你为借口出现的。事后我才知道该同修在外地专以手机问题特意交流如何否定旧势力,很多同修交流完后,就直接和资料点同修在手机中直接谈资料如何如何。这也是出现该同修与我们通话时直接提到师父经文的事的原因。即使这次没有出现大的损失我想这至少是一个警告——我们自我膨胀的心已大起来了。

可没多久与我们联系资料的一位同修被抓,手机与没加密的电话号码本被恶警拿去。我们又一次提出要求更换手机。而该同修说:你们要换就换吧,这次我是不能换了,上次换我是真后悔了。言外之意后悔自己没有抓住机会提高上来。同修没有别的办法就提出和他暂时传呼联系。该同修很气性的说了一句:要联系就联系,不联系就算了!他扭头就走了。最后手机还是没换。该同修那种大姐大、大哥大的气势常令人喘不过气来。简直就是一种领导与被领导之间的关系,他决定的事你就得照办,也不须你多问。常常把自己这种电话联系的认识强加给别人,在与外地同修联系时强烈要求对方开着手机,要求以自己的手机直接打对方的手机,而对方由于处于整体的考虑,和地区性的不便就要求他以传呼联系。而该同修则直接肯定人家承认旧势力,要破除这一块。而在同修中说外地同修如何如何的承认旧势力,什么手机不敢开。而据我所知他所说的外地同修他们都是手机联系也不是不敢开机,他们是出于对整体的安全着想,尽量各自的电话不要轻易暴露,特别对对方还不太了解的情况下。在整体的配合方面如何能尽量的不执著自我,大法弟子间形成更大的正念,这才是我们正法中最需要的。任何的执著自我都是对整体力量的一种消减。少一份对自我的执著,就多一份对他人与整体的考虑。

这些对安全方面反映出的最大问题,就是执著自己的正念与自身的提高。我想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在正法过程中,无所求的不知不觉中自然而然的提高上来的,不是人为的达到的。证实大法的过程中容着自己的提高,但不能利用正法来达到为私提高的目地。以正法为基点而不是以自己的提高为基点。就象修炼大法可以达到祛病的目地,但大法不是用来祛病的。是以修炼大法为基点而不是以祛病为基点的。

最后提醒同修最好避免用大法弟子家的固定电话相互联系,特别牵扯资料与重大问题时。也尽量避免用固定电话与手机联系,或手机与手机联系。最方便又比较安全的是,用不固定的公用电话打手机,既避免相互感染,又不误事,最多就是多走点路。这方面的方法同修谈了很多了。

写这篇文章的目地不是批评同修,更不是否定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而是提醒同修在这类问题事情上容易忽略的一些心性问题,做事多考虑整体多考虑他人,多多体现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正念来。

不当之处请同修严肃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