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麻城市610歹徒纠集联防队迫害无辜


【明慧网2004年8月22日】湖北省麻城市自2000年以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警遭到恶报的事件不断发生,而且很多警察也逐渐的了解了法轮功真象,就不愿意积极从事迫害法轮功的事情。所以610和派出所就在社会上低廉招募一些社会不良人员,在各乡镇、办事处成立联防队,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监视、蹲坑、绑架、迫害。现在社会风气日益败坏,偷盗抢劫十分猖獗,麻城市城区里的偷盗现象每天都有发生,乡镇更是严重,有的整个村子的猪牛全被偷光。

在有关方面的怂恿下,联防队可以肆无忌惮,他们非法持有、动用警械上路拦车检查、罚款,肆意抓捕法轮功学员并使用警械殴打、逼供、罚款,这种现象在各乡镇都存在。按照他们的说法:“上面说了,对法轮功不论用什么手段都可以,打死了算自杀”。

在2004年4月12日晚,麻城市宋埠镇联防队万茂湖将两名女大法弟子(一名53岁,一名68岁)绑架到宋埠镇联防队。该联防队既不是设立在派出所,也不是设立在镇政府,而是独立设在宋埠镇街上,无人监管。联防队员屈文兵、万茂湖、李细斌、鲁自元四人用皮带、警棍、拳脚毒打、电击2名大法弟子达70分钟,打完后吼叫着要她们站起来,不然要泼水,她们在遭毒打后无法站立,只能挣扎着坐在地上,几名凶残的联防队见此就用脚在她们的脚趾上用力踩、跺,并叫嚣:“610说了,打死法轮功算自杀”。不法人员暴打后把2名女大法弟子铐在床档子一直到第2天下午4点,在敲诈每人500元后才放回。

2004年5月26日,宋埠镇联防队龚正学、李细斌使用高压电棍把在街上走路的大法弟子杨勤波绑架到联防队办公室,暴徒屈文兵、龚正学、李细斌不问青红皂白将杨勤波按倒在地,用警棍、钢管对其全身上下暴打,打完后暴徒们将杨勤波的双手从背后使劲拉扯反铐在一起,一只手从肩头朝下、一只手朝上,象背宝剑形式,此种铐法使人极度痛苦,时间长了会致残。当时杨勤波的骨头喀喀直响,顿时感到疼痛难忍,1个多小时后暴徒们看杨勤波已实在不行了,才松开手铐。松开手铐时,杨的双手早已失去知觉,手铐深深的陷入肉中,然后暴徒们又是对其一番毒打……

当大法弟子质问这些联防队员为什么要这样毒打修炼人?是谁给他们的权力?修炼人到底犯了什么法?他们通常哑口无言,只能狡辩自己没办法,是上面要他们这样做的,自己只是混口饭吃等等。他们哪里知道,所谓的“上面”的人为什么不自己管,因为很多有头脑的人都发现,中国的很多政治运动最终是搞错了,那些在运动中的“急先锋”到最后也没什么好下场,判刑的、枪毙的都有。现在很多政府官员和警察都不愿意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

而且在麻城迫害法轮功的人遭报应的也不在少数,如张家国、陈开源、罗学健、涂青松等遭恶报的事情在群众中广为流传;在宋埠镇也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比如,宋埠拜交二大队书记王茂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亡;又如姚望生,男,原司机退休,此人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协助邪恶蹲坑、监视、举报大法弟子,撕毁大法标语,于2002年腊月初六在宋埠个体街被汽车撞死。就是本文提到的联防队成员万茂湖,在2004年4月12日非法抓捕毒打大法弟子后的第2天,全身疼痛不堪,几天不能起床,明白道理后立即退出了联防队。联防队成员屈文兵和他的父亲屈学辉, 都一贯仇视大法,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 他们父子俩的恶行最终招来恶报,2004年4月18日,屈学辉下地打农药时,闻药而死。联防队员龚正学也遭恶报,在2004年7月26日凌晨被人用刀砍伤手脚致昏死。

在此奉劝那些仍受蒙蔽的人,不要仇视和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给自己及家人留下一个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