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六盘水市大法弟子熊正明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男,38岁,汉族,初中文化,以做木工为生。在得法之前经常喝酒、抽烟,有胃病,经常感冒,每顿只能吃少量的食物。1996年11月份有缘得大法,听从恩师的教诲,戒掉了烟酒,我很快得到了一个健康的身体,愉快的心情。我1.65米的身高,原来只有94斤,修炼后增到了124斤。可是从1999年7月开始,江泽民集团诽谤大法,我因坚持修炼,被抄家、被拘留、被威胁、被抓进洗脑班、被逼流离失所。我的亲人们也多次被威胁、被骚扰、被威逼替我写“三书”。

我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在常人中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做一个超越常人中的好人,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我没有错。而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违反中国的宪法和法律,违背了中国已签署的联合国人权公约、国际民权政治权公约及联合国酷刑公约等,我敬请联合国国际法庭、世界人权组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伸张正义,制止江氏集团对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的虐杀、迫害。

2001年一位朋友送给我真象资料(“自焚案”光盘)被人举报。2001年6月8日下午1点钟左右,当时我家中只有一个未满10岁的女儿,突然冲进八、九个六盘水市红岩分局城西派出所的人,其中一人对我女儿说,他是爸爸的朋友,要我女儿告诉他我的手机号,当得知号码之后,那人马上变脸恐吓我女儿说:“我们是公安局的,是来抓你爸爸的。”当时我女儿被吓哭了(以上这些话是六盘水市红岩分局城西派出所所长李玉龙在红岩分局的时候亲口对我说的)。2001年6月8日下午两点左右,红岩分局城西派出所的人就象一群土匪一样把我家翻了个底朝天,还把我柜子里面干净的衣服丢得满地都是,把所有大法书、录音带、光盘、师父照片,以及家中的录音机、炼功坐垫全部搜走,没有给我收据。我因上午一直干活还没来得及吃饭,肚子很饿,准备在家吃点饭,被城西派出所所长李玉龙强行把我的饭碗抢走,还说我是犯罪分子不准我吃饭,然后强行把我带到红岩分局非法审问了一天一夜,上厕所都有人跟随。彭国利问我“光碟哪来的?资料哪来的?”我拒绝回答,拒绝签字,彭国利用威胁的口语说:“你如果不配合,我们就用‘车轮战’办法对付你,把你精神拖垮,看你说不说。”他们看到来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彭副科长又对我说:“别人讲光碟就在你手里,而且说了只有—盘,你就拿出来吧。把光碟拿出来就没有你的事情,你就可以回家了,该干活就干活去 。”就这样翻来覆去的非法审问了我—个晚上,我心里确实很累很苦,心想:自焚骗局也应该让他们看,于是我交出光碟。但他们没放我回家。就在当晚,也就是6月8日晚上11点左右,邪恶的红岩分局城西派出所的人又来到我家,家中只有妻子、女儿(我还在红岩分局被非法审问)。他们再一次强行搜查我家(这一次搜查时,他们没有搜查证件)。

到了6月9日下午2点钟左右,孔令文(水城矿务局610办公室负责人)对我说:“你被拘留十五天。”就这样我被关进六盘水37拘留所第2号房,二三十人住一间三十个平方的屋里,睡在光光的木板上。后来家中交了150元生活费,家人带来了被子,我又被转入4号房,有六、七个人被关—间。—天两顿饭,饭只有二两,菜是三块洋芋,而且还不干净,象猪食一样。后来有人又交了一百元给我当早餐费(早餐有稀饭或饼子,没吃完的早餐费也不退还)。十五天后从拘留所出来,城西派出所副所长彭国利又把我带到大垭口派出所办公室进行非法审问,问我炼不炼,如果还要炼,就送我去劳改,我说:“关我15天,就是关我15年,我都要炼!”城西派出所又强行给我拍照、画押,彭国利还说:“你年轻,以后就不要炼功了”。徐卫东还要我交20元照像费,我没答应。

2002年4月份,在水城矿务局进行了为期—星期的洗脑班。大垭口城西派出所的陈宝海对我说:“上面喊你去矿务局开个会。”于是我被骗进了洗脑班。当时为了不配合邪恶的迫害,我和另外一名功友从矿务局洗脑班走脱,水局610办公室和红岩分局的人就象疯了一样,派出警车来抓我们,当找不到我们时,就去找家中威胁家人,他们对我妻子说:“你丈夫不来学习,马上送劳教。”这样我和这名功友被逼迫进了洗脑班。过后王佳琦要我们每人写一份材料。虽说我没有写出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语言,但还是配合了邪恶,我深感内疚,特此声明作废。

2003年10月份,邪恶的水局610办公室,红岩分局的人又一次对我进行疯狂的迫害。首先水局建业公司党委书记高旭东找到了在矿务局上班的我的哥哥,要我哥哥做我的工作,要我离开六盘水。当时我哥哥对他说:“我弟弟走到哪里都是中国永久的公民。”邪恶为了达到目的,把我哥哥的工作停了二十多天。当时还说:“你弟弟什么时候配合写好三书,你就回来上班。”这样我哥开始担心,害怕了。他开始给我做工作。我对哥哥说:“我们是被迫害的,我们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只想在人世间做—个好人,一个高尚的人,并没有干坏事。我哥哥开始担心我,又怕自己失去工作。我想:哥哥家中有—个上大学的孩子需要钱。如果失去工作,小孩上学的钱怎么办?哥哥心里很乱、很累,很苦。我还是不配合,但由于心性没守好,没有做好讲清真象,于是我妻子替我写下了所谓的“三书”。我难过得哭了,心情不好,体重由124斤降到114斤。

直到目前,邪恶的610办公室、红岩分局的人还不放过我,经常去我哥哥的办公室骚扰、威胁。我声明我妻子替我写的所谓“三书”作废,我要在正法中重新走正自己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