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得大法获新生 提笔诉江揭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

一、落入苦海生不如死

我曾有肩周炎、腰痛、月子里落下的妇科病、肚子就像怀有6、7个月小孩似的大肚子、脚底痛似万箭穿心不能走路;头痛就像要炸开一样;遇手摸冷水就咳,一咳就出尿;腰痛就像要断了一样,常年四季在沙发上或者床上度过,不能正常生活。吃药、打针、学气功、供菩萨,所有的办法都用过,病不会好,反而更严重。

另加上我丈夫在外不守节,爱喝酒,常借酒发疯打骂我,我全身多次被打伤,我忍受不了他的折磨,提出离婚他不准,反而昧着良心说二女儿不是他生的。1987年把我的右脚右手打断成残废。在医院住院期间,不准孩子送水送饭。他喝酒后到医院去泼。我被打后,不准告状、不准跟亲朋好友诉说,他如果知道我告诉别人后就打得更凶。他于1989年将我二女儿逼走9年之多,我为找女儿在路途中被抢去700多元钱,头上、脚上、手上共被砍了8刀;自身的疾病加上丈夫的虐待,使我失去了生存的信心,彻底绝望了,我想到了自杀,可是几次都“遇巧”而得救。死不掉的我就想要报仇,可是几次都因心软而下不了手。

1990年我再次向法院起诉离婚,当法院判离时他不服,又上诉到中院,中院又判离时,他还是不离开,他说:“婚是不离的,离了也不算,打是要打的,男人打老婆不犯法。”

我对他的仇恨也就更加深了。连法律对他都没有用的人,我被他折磨了10年之久,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死又死不了,活又活不好,真的是眼泪泡饭,没有活路了,只有等着被他打死了。

二、幸得大法获新生

1996年有幸得大法,使我知道了活着的意义,才有了一点盼头。可是丈夫把我学大法用的书、磁带、录像带、全部烧掉,我于96年底重新开始学法炼功修心性,3个月后,开始消业,肚子里的血块流了2个多月,业消完以后身体恢复正常,所有的病─扫而光。由于学法,知道了业力轮报的道理,对我丈夫的仇恨也被大法化解了,他再打我骂我,我都是先修自己,处处以师父的大法要求自己做个好人,还完债好回家,我庆幸我是一个大法徒,有缘得法,重获新生。

三、坚持修炼遭受迫害

2002年4月22日,我婆婆生病,我回去看望,在六盘水火车站被红岩分局民警张黔荣看见了,不法人员就打电话到矿务局610报告,说我和另一功友上了火车。当天下午610的马红和张劲松等人就到我家来追查我的行踪,要我丈夫打电话到处找我,电话打到晴隆我丈夫侄子家,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说24号回来,他们于24号揪着我丈夫和他们一起开着警车到安顺火车站截我,没截住。等他们赶到我家,看到我在家时,就凶狠狠的叫我要说清楚,并追问另一个功友的行踪,马红逼我说出坐什么车回来的,并说不准炼法轮功,不准外出上北京,否则就要抓我去关,不给退休工资。

2002年5月,因为发真象资料,有人说出了我和另一功友的名字,5月14日晚11点多钟,六盘水市公安局一处李处长、罗干部,还有一个40多岁高个子男子、一个40来岁中等个子女人、矿务局610的孔令文等5人一起冲進我的房间,没等我穿外衣,他们就恶狠狠的围住我,要我交出真象资料、大法书等东西,讲出资料来源,并出示搜查证逼我签字。我不签,他们就挑拨我丈夫也逼我签(我丈夫原是公安科科长),并说给我丈夫面子,不抄我家,要我自己交出所有大法的东西,跟他们到公安局把事情说清。我不去,他们就说要劳教一年。

到了公安局一处办公室,他们就开始了车轮战术,他们五人加上建安处公安科的张劲松,6个人开始威胁带欺骗说:那两个都被关了,都把我出卖了,我还要死守。他们不准我睡觉,不准讲话,不准走动,上厕所都要那个女人看着。15号上午,他们5个人突然到我家抄家,没有抄到大法的东西,却顺手牵羊拿走了我亲人放在我家的800元钱,连一个坐垫都拿走了,没有出示收据。

我后来问张劲松,他不承认拿钱的事,还叫我去告。15日晚,周局长对我说:“你们知道好,在家炼不要出来发资料,没啥大事,把事情说清楚就可以回去了,”李处长说:“你说了,我们就叫基地领导来把你领回去。”在他们的诱骗下,我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之后他们又强行照像、印手印,就像对待杀人犯一样。到了16日下午5点,他们说不关我半个月不好工作。就这样我被他们用警车强行送到37拘留所关了15天。

四、提笔诉江

30号刚出来,彭国利和张劲松就迫不及待的来要我写保证书,要取我的手印和头发,我不同意,他们就说,他们要吃饭,说我是法轮功骨干份子,要基地领导也写保证,如我再做资料,连领导也要下岗。

迫害一直没有停,2003年7月不法人员说怕我上北京,无故把我的工资扣在财务处,不上卡,要我亲自到财务处去领。每次都要龙书记签字同意才行。直到2004年2月份,经我多次强烈要求,据理力争下才给我上卡。2003年9月张劲松等三人多次来找我,要我写“三书”,如不写,就威胁说要劳教三年,扣发工资,孩子不准考大学,不准当兵等。我不写,他们就威胁我丈夫,逼他替我写。我儿子在读高三了,丈夫怕连累儿子,就替我写了“三书”。

以后三天两头610不法人员就来干扰,他们诱使我丈夫向我施加压力,打骂我,不准我外出,还骂大法,骂我师父。2004年4月20日,市公安局、红岩分局610都打电话到垭口基地问我在不在家,基地书记又向我丈夫施加压力,说什么要劳教三年,影响孩子,家庭等话,我丈夫又在家烧我的大法书、炼功带,控制我出外做真象资料,不准我向人讲真象。我不会再听他们那些骗人的鬼话了,我要听师父的话,做好该做的三件事。

我是一个生活在疾病苦海和家庭暴力中的不幸女子,法律制止不了丈夫对我虐待,现代医学加上金钱不能让我身体健康,是伟大的师尊把我从苦海中捞起,使我重获新生。

我严正声明,我被逼写的保证书,我丈夫替我写的“三书”和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证言材料全部作废,我不承认。

江××集团违反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肆意镇压法轮功,五年来我们不断遭受迫害。今天我写出我的经历,希望善良的人们能够明白真象,共同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我也请求联合国人权委员会,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全球公审江泽民大联盟等组织,调查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受迫害的详情,把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送上法庭。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