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昌邑市丈岭镇李国臻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8月23日】山东省昌邑市丈岭镇(原塔耳堡)郭家上疃村李国臻,男,今年29岁,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按照大法所要求的做,去掉了原来的一些不好的思想、行为。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尽量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更好的人。正如有人所说“法轮功利国利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99年7月20日,江××发动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当时李国臻向周围的人介绍法轮功,法轮功师父是怎么教的,《转法轮》里是怎么说的。

2000年麦收后,李国臻被不法人员扣留并送到派出所,被恶警非法抄家,恶警上来三、四个人把他母亲打倒在地上,他母亲被恶警压在地上直喘不过气来,不法警察抄走了一些大法书,并把李国臻绑架到派出所。

邵姓所长逼迫李国臻蹲在地上,两胳臂伸直,不一会儿致使他呕吐起来。邵说:“死了正好,挖个坑埋了,说你是自杀!”他又命令一帮恶警去李国臻家抄家。恶警回来说:“大门已锁”。他恶狠狠的说:“带上他(指李国臻),拿一根钢棍,把他家的锁撬开”。恶警第三次来到李国臻家,这时她母亲已回家,不法警察强行抬走了价值2500多元的电视机。

在派出所里,恶警强迫李国臻干活,还常常无理打骂他,并且只因他说一个炼字,恶警就逼迫他到院子里晒太阳,坐在地上两腿伸直,夏天中午那温度,象火烤一样热。李国臻在这个无人道的派出所里边非法扣留了19天。

2000年10月26日,李国臻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说明真象,横幅刚举过头顶,马上四、五个恶警冲过来,把他打倒在地上,堵住他的嘴。恶警们连打带拖的把他强行扔到警车里,又把他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后把他送到了北京昌平监狱。最后又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了北京市平谷县看守所。6个法轮功学员被“华山刑警”大队带去,开始他们用伪善的面孔审问家庭住址,不说住址,他们连打带踢,嘴里还不停的骂。就这样李国臻被提审三次,最后他说了住址。

在监室里他开始绝食,犯人开始叫他吃饭说:“这里有个警察,有三部曲:冷酷无情,秋风扫落叶,连根拔起。你可别惹着他。”

第二天这个恶警来了说:“不吃饭就叫你吃这个!”说罢,便左右开弓打李国臻的脸,边打边问。最后把李国臻叫到他的办公室说,我不打你了,打你打的我的手痛。中午镇派出所的人把我带回镇派出所。

在派出所李国臻一直绝食。邵恶警叫恶警们去挖大便给他吃,没有人去。他又命令用他的钱买来鱼肉,围着他吃、馋他。李国臻又绝食4天,他们才放了他。李国臻回到家里,恶警两人一组,白天晚上住在他家,监视了三天。

2003年8月,李国臻在街上讲真象时,被恶人举报,上来四、五个恶警把他强行打倒在地上。用脚踩他的脸,并抽走了他的裤腰带。有一个恶警压着他的腿,一个拿着他的胳膊,恶警们把他绑架到潍坊市广文派出所。下午被镇上的王恶警、周恶警带回,不法警察把他双手铐到背后,侧身蹲在车里。在派出里把他铐在暖气片上,铐到肉里去了,到现在右手脖还有伤,后来又把他铐到铁椅子上坐着,而且手、脚都固定长达十六多个小时。第二天周恶警朝他胸口上狠狠的踢了一脚,并用脚转了一个圈,又把他反铐吊到窗子上两脚尖着地,而恶警们在一旁玩扑克。

不一会儿,李国臻开始呕吐,周恶警说:“你不用装,有你受的,活该,活该。”吊了快2个小时才放他下来,继续坐铁椅子。恶警找来报纸把他的头围住,报纸一掉下来,恶警们连吵带骂的。下午刑警大队的曹恶警和某恶警,把给他送到了拘留所。在警车里,他们把李国臻双手铐到背后,而且用一电线缒着。并且用警棍打他的头,曹恶警不时的说一些恶语。

在拘留所里,恶警们强迫李国臻剥蒜瓣,剥不够数,他们任意扣馒头,并补上斤数。一晚睡两、三小时觉,便起来干活。恶警们还经常非法提审。

李国臻在被非法拘留一个月的时候,恶警们想劳教他2年,结果体检不合格,劳教所不要。在回来的路上,曹恶警叫着他的名说:“先不劳教你了,回家准备2千元钱,在10月10日前送到局里去,不然还去抓你。你听明白了没有。”

李国臻向表哥借了10元钱作路费才回家。回家后,他双手去脱了一层皮(因剥蒜腐蚀的),还裂口子,身体没有力气,干活一多就头晕,一个多月才恢复。正如歌曲《古怪歌》所唱“好人被关進监狱,真话不许说,教人向善成罪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